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2006-10-26 23:15: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陵墓下面可能蕴藏着铀,或者陵墓本身用具有放射性的石块砌成。这种射线直到今天还能致人死命,或者至少损害人的健康。” 可以想象,作为世界上最巨大神秘的陵墓——秦始皇陵,也一定埋藏着极其神秘的机关和秘密,至今我们对这些秘密知道的仅仅是皮毛,无论是自然或超自然的力量,都有可能成为可怕的诅咒,使每一个胆敢进入秦始皇陵的人遭遇危险。 去年夏天,我在西安签名售书,也趁隙去了秦始皇陵和兵马佣。我独自买了门票走进秦始皇陵景区,爬上了高高的陵墓,陵墓堆土而成,种植着果树,像是更大更扁平的金字塔。 我一直走到了陵墓的最顶端,一个大约上百平方米的平台。在这高高的平台上向四周遥望,可以见到关中千里平原,还有更远处的秦岭山。秦陵顶端平台的游人并不是特别多,最可笑的是上面收费摄影的地方,竟然还有满清皇帝的服装供人摄影——在秦始皇的头顶上有人穿着胡服照相留念,真是对世人对历史莫大的讽刺! 刹那我想到了很多,还有小时候印象极其深刻的一部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虽然有很多人认为这片子荒诞不经,当时却是深深感动了我和周围的人们。 也许,在我脚下数百米的深处,秦始皇陵里的战士们依然活着,他们尚武的血液永不停歇,战车与战马威风凛凛,长弓铁矛杀气腾腾。 谁?敢打开龙穴? 秦始皇的诅咒        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近来,某经济学家建议是打开秦始皇陵的时候了,并云打开秦陵将会给国家带来若干巨额的经济效益等。今日,若是有确凿无疑的秦始皇子孙(赢氏),不知听到这掘祖坟的消息将作何想? 在此,姑且不论打开这坟墓究竟会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因为若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出发,“经济学家”算得再清楚恐怕也不如职业的盗墓贼呢。打开秦始皇陵,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本质和盗墓没有区别。就算坟墓里的财宝可以为国家及附近的人民造福,恐怕盗墓贼以外,这样的福也没人敢享吧? 或许秦始陵里的财富确实是不义之财,确实是二千多年前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确实秦始皇帝本身就可能是一个最大的盗贼。 然而,这并不是两千多年之后盗墓的理由。 其实秦始皇陵附近地区,早已不止一次地遭到过破坏和掠夺,“坑灰未冷山东乱”,项羽就焚烧了阿房宫,掠夺了秦陵的地面建筑和财宝——当然这里的经济利益也是大有可观的,而西楚霸王的思维想必也是和二十一世纪的某些经济学家是一样的。不过,英雄盖世的霸王,并未因盗墓而获得的利益一统天下,最后还是四面楚歌,惹得千年之后的李清照吟咏“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历史上许多伟大的考古学家都有盗墓的嫌疑,楼兰考古的先驱者斯文赫定与斯坦因的所做所为,又何尝不是一种盗墓贼式的行为呢?自瑞典人斯文赫定于1900年3月28日在罗布淖尔荒原上发现楼兰古城,次年开始发掘,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年了。在此之前和之后来到这片地区的还有沙俄的普尔热瓦尔斯基、科兹洛夫,瑞典贝格曼,美国亨廷顿,英国斯坦因,日本桔瑞超等,当年的西方与日本几乎都有人来到罗布泊,或进入楼兰古城,发觉附近古墓。楼兰自然无法免除被一次又一次发掘、搜掠,文物被携走的命运。 相比之下,秦始皇已经很幸运了。 如果我们这个国家,到今天还要依靠盗墓来推动经济发展,依靠死人的财富来增加GDP的数字,那真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的笑话了。 请经济学家们记住,无论何时何地,盗墓都是一件丧尽天良的事。 哪一天若是真的有哪位脑袋发热打开了秦始皇的陵墓,那么恐怕会遭遇“秦始皇的诅咒”吧! 我几年前的小说《诅咒》里就写到过“法老的诅咒”——最著名的事件莫过于埃及图坦卡蒙王陵的发掘。1922年,考古学家卡特打开了埃及国王谷荒漠中著名的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卡特及其助手潜入古墓,在进人内室之前,卡特发现了一块泥塑板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文字的内容让人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近来,某经济学家建议是打开秦始皇陵的时候了,并云打开秦陵将会给国家带来若干巨额的经济效益等。今日,若是有确凿无疑的秦始皇
的......陵墓下面可能蕴藏着铀,或者陵墓本身用具有放射性的石块砌成。这种射线直到今天还能致人死命,或者至少损害人的健康。” 可以想象,作为世界上最巨大神秘的陵墓——秦始皇陵,也一定埋藏着极其神秘的机关和秘密,至今我们对这些秘密知道的仅仅是皮毛,无论是自然或超自然的力量,都有可能成为可怕的诅咒,使每一个胆敢进入秦始皇陵的人遭遇危险。 去年夏天,我在西安签名售书,也趁隙去了秦始皇陵和兵马佣。我独自买了门票走进秦始皇陵景区,爬上了高高的陵墓,陵墓堆土而成,种植着果树,像是更大更扁平的金字塔。 我一直走到了陵墓的最顶端,一个大约上百平方米的平台。在这高高的平台上向四周遥望,可以见到关中千里平原,还有更远处的秦岭山。秦陵顶端平台的游人并不是特别多,最可笑的是上面收费摄影的地方,竟然还有满清皇帝的服装供人摄影——在秦始皇的头顶上有人穿着胡服照相留念,真是对世人对历史莫大的讽刺! 刹那我想到了很多,还有小时候印象极其深刻的一部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虽然有很多人认为这片子荒诞不经,当时却是深深感动了我和周围的人们。 也许,在我脚下数百米的深处,秦始皇陵里的战士们依然活着,他们尚武的血液永不停歇,战车与战马威风凛凛,长弓铁矛杀气腾腾。 谁?敢打开龙穴? 秦始皇的诅咒 子孙(赢氏),不知听到这掘祖坟的消息将作何想?
    在此,姑且不论打开这坟墓究竟会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因为若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出发,“经济学家”算得再清楚恐怕也不如职业的盗墓贼
呢。打开秦始皇陵,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本质和盗墓没有区别。就算坟墓里的财宝可以为国家及附近的人民造福,恐怕盗墓贼以外,这样的福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近来,某经济学家建议是打开秦始皇陵的时候了,并云打开秦陵将会给国家带来若干巨额的经济效益等。今日,若是有确凿无疑的秦始皇子孙(赢氏),不知听到这掘祖坟的消息将作何想? 在此,姑且不论打开这坟墓究竟会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因为若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出发,“经济学家”算得再清楚恐怕也不如职业的盗墓贼呢。打开秦始皇陵,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本质和盗墓没有区别。就算坟墓里的财宝可以为国家及附近的人民造福,恐怕盗墓贼以外,这样的福也没人敢享吧? 或许秦始陵里的财富确实是不义之财,确实是二千多年前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确实秦始皇帝本身就可能是一个最大的盗贼。 然而,这并不是两千多年之后盗墓的理由。 其实秦始皇陵附近地区,早已不止一次地遭到过破坏和掠夺,“坑灰未冷山东乱”,项羽就焚烧了阿房宫,掠夺了秦陵的地面建筑和财宝——当然这里的经济利益也是大有可观的,而西楚霸王的思维想必也是和二十一世纪的某些经济学家是一样的。不过,英雄盖世的霸王,并未因盗墓而获得的利益一统天下,最后还是四面楚歌,惹得千年之后的李清照吟咏“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历史上许多伟大的考古学家都有盗墓的嫌疑,楼兰考古的先驱者斯文赫定与斯坦因的所做所为,又何尝不是一种盗墓贼式的行为呢?自瑞典人斯文赫定于1900年3月28日在罗布淖尔荒原上发现楼兰古城,次年开始发掘,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年了。在此之前和之后来到这片地区的还有沙俄的普尔热瓦尔斯基、科兹洛夫,瑞典贝格曼,美国亨廷顿,英国斯坦因,日本桔瑞超等,当年的西方与日本几乎都有人来到罗布泊,或进入楼兰古城,发觉附近古墓。楼兰自然无法免除被一次又一次发掘、搜掠,文物被携走的命运。 相比之下,秦始皇已经很幸运了。 如果我们这个国家,到今天还要依靠盗墓来推动经济发展,依靠死人的财富来增加GDP的数字,那真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的笑话了。 请经济学家们记住,无论何时何地,盗墓都是一件丧尽天良的事。 哪一天若是真的有哪位脑袋发热打开了秦始皇的陵墓,那么恐怕会遭遇“秦始皇的诅咒”吧! 我几年前的小说《诅咒》里就写到过“法老的诅咒”——最著名的事件莫过于埃及图坦卡蒙王陵的发掘。1922年,考古学家卡特打开了埃及国王谷荒漠中著名的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卡特及其助手潜入古墓,在进人内室之前,卡特发现了一块泥塑板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文字的内容让人也没人敢享吧?
    或许秦始陵里的财富确实是不义之财,确实是二千多年前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确实秦始皇帝本身就可能是一个最大的盗贼。
    然而,这并不是两千多年之后盗墓的理由。毛骨悚然:“死神将展开巨大的翅膀,扼杀敢于扰乱法老安息的任何人。” 另一尊神像上,又见到了这样一段文字:“与沙漠的酷热相配合的而迫使盗墓贼逃之夭夭并专司保卫图坦卡门陵墓之职者正是我!” 但他们还是进入了内室,发现了存放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伊的金棺。不久,这次考古活动的资助者,卡纳冯伯爵在图坦卡门墓中准备开启金棺时,突然左脸颊上被蚊子叮了一口,此后得了莫名其妙的重病。几个月后卡纳冯病死在开罗。不可思议的是,在卡纳冯去世的同时,整个开罗突然之间停了电,所有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5分钟后才恢复供电。卡纳冯的姐姐当时就守在死者身边,她回忆说:“(卡纳冯)死以前,发着高烧连声叫嚷:‘我听见了他的召唤,我要随他而去了。’” 后来对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依的研究结果更另人意外,这位仅仅活到十八岁就死去的少年法老,也是被蚊子咬了一口而死的,而经考古学家检查图坦卡门的木乃依,发现法老被蚊子叮的部位也在左脸颊上,痕迹清晰,与卡纳冯脸上被蚊咬的那个部位一模一样。诅咒并没有消失。卡特的助手迈斯患上了高烧,4年后不治而亡,他的母亲和一名护士,也因被小虫叮咬后死亡;接着卡特的另一个助手贝茨尔因心脏病突发死亡。被卡特请来的考古学家梅西,长期昏迷不醒,死于卡纳冯住宿的同一个旅馆。第一个解开图坦卡蒙裹尸布,并用X光透视其身体的亚齐伯尔特理德教授,在拍了几张照片后突发高烧,不久便死了。考古学家埃普林霍瓦依特则在离开图坦卡蒙王陵几天后自杀身亡,他留下遗言:“我因受到法老的诅咒离开这个世界。”最怪谲的是,1929年的一天清晨,卡纳冯的遗孀伊丽莎白去世,她同卡纳冯一样,也是因虫子叮蜇而死的,甚至叮蜇的部位也在左脸颊。 这么多受害者的死因究竟是什么呢?开罗博物馆馆长梅赫来尔不相信法老的诅咒的说法,他说:“我一生与木乃依打交道,我不是还健在吗?”但不久他就突然因心脏病突发而死。 有的科学家认为是病毒所致,他们发现有一种病毒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能够在木乃依内存活达四千年之久。病毒也可以通过皮肤接触而发作,陵墓内彩色壁画的颜料里,就含有砒霜等剧毒。也有人认为考古人员因为长期在古墓内工作,对墓中霉菌过敏反应而造成死亡。 德国历史学家菲利普范登堡写过一本书叫《法老的诅咒》,就专门引用过著名的原子科学家路易斯巴格雷尼的见解:“我认为古埃及人已知原子分解规律,他们的祭司和智者对铀的特性很清楚,用原子辐射来保护他们的圣地是可能
    其实秦始皇陵附近地区,早已不止一次地遭到过破坏和掠夺,“坑灰未冷山东乱”,项羽就焚烧了阿房宫,掠夺了秦陵的地面建筑和财宝
——当然这里的经济利益也是大有可观的,而西楚霸王的思维想必也是和二十一世纪的某些经济学家是一样的。不过,英雄盖世的霸王,并未因盗墓而获得的利益一统天下,最后还是四面楚歌,惹得千年之后的李清照吟咏“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历史上许多伟大的考古学家都有盗墓的嫌疑,楼兰考古的先驱者斯文"赫定与斯坦因的所做所为,又何尝不是一种盗墓贼式的行为呢?自瑞
典人斯文"赫定于1900年3月28日在罗布淖尔荒原上发现楼兰古城,次年开始发掘,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年了。在此之前和之后来到这片地区的还有沙俄的普尔热瓦尔斯基、科兹洛夫,瑞典贝格曼,美国亨廷顿,英国斯坦因,日本桔瑞超等,当年的西方与日本几乎都有人来到罗布泊,的......陵墓下面可能蕴藏着铀,或者陵墓本身用具有放射性的石块砌成。这种射线直到今天还能致人死命,或者至少损害人的健康。” 可以想象,作为世界上最巨大神秘的陵墓——秦始皇陵,也一定埋藏着极其神秘的机关和秘密,至今我们对这些秘密知道的仅仅是皮毛,无论是自然或超自然的力量,都有可能成为可怕的诅咒,使每一个胆敢进入秦始皇陵的人遭遇危险。 去年夏天,我在西安签名售书,也趁隙去了秦始皇陵和兵马佣。我独自买了门票走进秦始皇陵景区,爬上了高高的陵墓,陵墓堆土而成,种植着果树,像是更大更扁平的金字塔。 我一直走到了陵墓的最顶端,一个大约上百平方米的平台。在这高高的平台上向四周遥望,可以见到关中千里平原,还有更远处的秦岭山。秦陵顶端平台的游人并不是特别多,最可笑的是上面收费摄影的地方,竟然还有满清皇帝的服装供人摄影——在秦始皇的头顶上有人穿着胡服照相留念,真是对世人对历史莫大的讽刺! 刹那我想到了很多,还有小时候印象极其深刻的一部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虽然有很多人认为这片子荒诞不经,当时却是深深感动了我和周围的人们。 也许,在我脚下数百米的深处,秦始皇陵里的战士们依然活着,他们尚武的血液永不停歇,战车与战马威风凛凛,长弓铁矛杀气腾腾。 谁?敢打开龙穴? 秦始皇的诅咒 或进入楼兰古城,发觉附近古墓。楼兰自然无法免除被一次又一次发掘、搜掠,文物被携走的命运。
    相比之下,秦始皇已经很幸运了。
    如果我们这个国家,到今天还要依靠盗墓来推动经济发展,依靠死人的财富来增加GDP的数字,那真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的笑话了。
    请经济学家们记住,无论何时何地,盗墓都是一件丧尽天良的事。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近来,某经济学家建议是打开秦始皇陵的时候了,并云打开秦陵将会给国家带来若干巨额的经济效益等。今日,若是有确凿无疑的秦始皇子孙(赢氏),不知听到这掘祖坟的消息将作何想? 在此,姑且不论打开这坟墓究竟会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因为若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出发,“经济学家”算得再清楚恐怕也不如职业的盗墓贼呢。打开秦始皇陵,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本质和盗墓没有区别。就算坟墓里的财宝可以为国家及附近的人民造福,恐怕盗墓贼以外,这样的福也没人敢享吧? 或许秦始陵里的财富确实是不义之财,确实是二千多年前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确实秦始皇帝本身就可能是一个最大的盗贼。 然而,这并不是两千多年之后盗墓的理由。 其实秦始皇陵附近地区,早已不止一次地遭到过破坏和掠夺,“坑灰未冷山东乱”,项羽就焚烧了阿房宫,掠夺了秦陵的地面建筑和财宝——当然这里的经济利益也是大有可观的,而西楚霸王的思维想必也是和二十一世纪的某些经济学家是一样的。不过,英雄盖世的霸王,并未因盗墓而获得的利益一统天下,最后还是四面楚歌,惹得千年之后的李清照吟咏“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历史上许多伟大的考古学家都有盗墓的嫌疑,楼兰考古的先驱者斯文赫定与斯坦因的所做所为,又何尝不是一种盗墓贼式的行为呢?自瑞典人斯文赫定于1900年3月28日在罗布淖尔荒原上发现楼兰古城,次年开始发掘,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年了。在此之前和之后来到这片地区的还有沙俄的普尔热瓦尔斯基、科兹洛夫,瑞典贝格曼,美国亨廷顿,英国斯坦因,日本桔瑞超等,当年的西方与日本几乎都有人来到罗布泊,或进入楼兰古城,发觉附近古墓。楼兰自然无法免除被一次又一次发掘、搜掠,文物被携走的命运。 相比之下,秦始皇已经很幸运了。 如果我们这个国家,到今天还要依靠盗墓来推动经济发展,依靠死人的财富来增加GDP的数字,那真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的笑话了。 请经济学家们记住,无论何时何地,盗墓都是一件丧尽天良的事。 哪一天若是真的有哪位脑袋发热打开了秦始皇的陵墓,那么恐怕会遭遇“秦始皇的诅咒”吧! 我几年前的小说《诅咒》里就写到过“法老的诅咒”——最著名的事件莫过于埃及图坦卡蒙王陵的发掘。1922年,考古学家卡特打开了埃及国王谷荒漠中著名的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卡特及其助手潜入古墓,在进人内室之前,卡特发现了一块泥塑板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文字的内容让人
    哪一天若是真的有哪位脑袋发热打开了秦始皇的陵墓,那么恐怕会遭遇“秦始皇的诅咒”吧!
    我几年前的小说《诅咒》里就写到过“法老的诅咒”——最著名的事件莫过于埃及图坦卡蒙王陵的发掘。1922年,考古学家卡特打开了埃
及国王谷荒漠中著名的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卡特及其助手潜入古墓,在进人内室之前,卡特发现了一块泥塑板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文字的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近来,某经济学家建议是打开秦始皇陵的时候了,并云打开秦陵将会给国家带来若干巨额的经济效益等。今日,若是有确凿无疑的秦始皇子孙(赢氏),不知听到这掘祖坟的消息将作何想? 在此,姑且不论打开这坟墓究竟会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因为若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出发,“经济学家”算得再清楚恐怕也不如职业的盗墓贼呢。打开秦始皇陵,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本质和盗墓没有区别。就算坟墓里的财宝可以为国家及附近的人民造福,恐怕盗墓贼以外,这样的福也没人敢享吧? 或许秦始陵里的财富确实是不义之财,确实是二千多年前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确实秦始皇帝本身就可能是一个最大的盗贼。 然而,这并不是两千多年之后盗墓的理由。 其实秦始皇陵附近地区,早已不止一次地遭到过破坏和掠夺,“坑灰未冷山东乱”,项羽就焚烧了阿房宫,掠夺了秦陵的地面建筑和财宝——当然这里的经济利益也是大有可观的,而西楚霸王的思维想必也是和二十一世纪的某些经济学家是一样的。不过,英雄盖世的霸王,并未因盗墓而获得的利益一统天下,最后还是四面楚歌,惹得千年之后的李清照吟咏“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历史上许多伟大的考古学家都有盗墓的嫌疑,楼兰考古的先驱者斯文赫定与斯坦因的所做所为,又何尝不是一种盗墓贼式的行为呢?自瑞典人斯文赫定于1900年3月28日在罗布淖尔荒原上发现楼兰古城,次年开始发掘,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年了。在此之前和之后来到这片地区的还有沙俄的普尔热瓦尔斯基、科兹洛夫,瑞典贝格曼,美国亨廷顿,英国斯坦因,日本桔瑞超等,当年的西方与日本几乎都有人来到罗布泊,或进入楼兰古城,发觉附近古墓。楼兰自然无法免除被一次又一次发掘、搜掠,文物被携走的命运。 相比之下,秦始皇已经很幸运了。 如果我们这个国家,到今天还要依靠盗墓来推动经济发展,依靠死人的财富来增加GDP的数字,那真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的笑话了。 请经济学家们记住,无论何时何地,盗墓都是一件丧尽天良的事。 哪一天若是真的有哪位脑袋发热打开了秦始皇的陵墓,那么恐怕会遭遇“秦始皇的诅咒”吧! 我几年前的小说《诅咒》里就写到过“法老的诅咒”——最著名的事件莫过于埃及图坦卡蒙王陵的发掘。1922年,考古学家卡特打开了埃及国王谷荒漠中著名的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卡特及其助手潜入古墓,在进人内室之前,卡特发现了一块泥塑板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文字的内容让人内容让人毛骨悚然:“死神将展开巨大的翅膀,扼杀敢于扰乱法老安息的任何人。”
    另一尊神像上,又见到了这样一段文字:“与沙漠的酷热相配合的而迫使盗墓贼逃之夭夭并专司保卫图坦卡门陵墓之职者正是我!”
    但他们还是进入了内室,发现了存放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伊的金棺。不久,这次考古活动的资助者,卡纳冯伯爵在图坦卡门墓中准备开启金
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近来,某经济学家建议是打开秦始皇陵的时候了,并云打开秦陵将会给国家带来若干巨额的经济效益等。今日,若是有确凿无疑的秦始皇子孙(赢氏),不知听到这掘祖坟的消息将作何想? 在此,姑且不论打开这坟墓究竟会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因为若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出发,“经济学家”算得再清楚恐怕也不如职业的盗墓贼呢。打开秦始皇陵,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本质和盗墓没有区别。就算坟墓里的财宝可以为国家及附近的人民造福,恐怕盗墓贼以外,这样的福也没人敢享吧? 或许秦始陵里的财富确实是不义之财,确实是二千多年前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确实秦始皇帝本身就可能是一个最大的盗贼。 然而,这并不是两千多年之后盗墓的理由。 其实秦始皇陵附近地区,早已不止一次地遭到过破坏和掠夺,“坑灰未冷山东乱”,项羽就焚烧了阿房宫,掠夺了秦陵的地面建筑和财宝——当然这里的经济利益也是大有可观的,而西楚霸王的思维想必也是和二十一世纪的某些经济学家是一样的。不过,英雄盖世的霸王,并未因盗墓而获得的利益一统天下,最后还是四面楚歌,惹得千年之后的李清照吟咏“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历史上许多伟大的考古学家都有盗墓的嫌疑,楼兰考古的先驱者斯文赫定与斯坦因的所做所为,又何尝不是一种盗墓贼式的行为呢?自瑞典人斯文赫定于1900年3月28日在罗布淖尔荒原上发现楼兰古城,次年开始发掘,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年了。在此之前和之后来到这片地区的还有沙俄的普尔热瓦尔斯基、科兹洛夫,瑞典贝格曼,美国亨廷顿,英国斯坦因,日本桔瑞超等,当年的西方与日本几乎都有人来到罗布泊,或进入楼兰古城,发觉附近古墓。楼兰自然无法免除被一次又一次发掘、搜掠,文物被携走的命运。 相比之下,秦始皇已经很幸运了。 如果我们这个国家,到今天还要依靠盗墓来推动经济发展,依靠死人的财富来增加GDP的数字,那真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的笑话了。 请经济学家们记住,无论何时何地,盗墓都是一件丧尽天良的事。 哪一天若是真的有哪位脑袋发热打开了秦始皇的陵墓,那么恐怕会遭遇“秦始皇的诅咒”吧! 我几年前的小说《诅咒》里就写到过“法老的诅咒”——最著名的事件莫过于埃及图坦卡蒙王陵的发掘。1922年,考古学家卡特打开了埃及国王谷荒漠中著名的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卡特及其助手潜入古墓,在进人内室之前,卡特发现了一块泥塑板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文字的内容让人棺时,突然左脸颊上被蚊子叮了一口,此后得了莫名其妙的重病。几个月后卡纳冯病死在开罗。不可思议的是,在卡纳冯去世的同时,整个开罗突然之间停了电,所有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5分钟后才恢复供电。卡纳冯的姐姐当时就守在死者身边,她回忆说:“(卡纳冯)死以前,发着高烧连声叫嚷:‘我听见了他的召唤,我要随他而去了。’”
    后来对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依的研究结果更另人意外,这位仅仅活到十八岁就死去的少年法老,也是被蚊子咬了一口而死的,而经考古学家
检查图坦卡门的木乃依,发现法老被蚊子叮的部位也在左脸颊上,痕迹清晰,与卡纳冯脸上被蚊咬的那个部位一模一样。诅咒并没有消失。卡特的助手迈斯患上了高烧,4年后不治而亡,他的母亲和一名护士,也因被小虫叮咬后死亡;接着卡特的另一个助手贝茨尔因心脏病突发死亡。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近来,某经济学家建议是打开秦始皇陵的时候了,并云打开秦陵将会给国家带来若干巨额的经济效益等。今日,若是有确凿无疑的秦始皇子孙(赢氏),不知听到这掘祖坟的消息将作何想? 在此,姑且不论打开这坟墓究竟会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因为若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出发,“经济学家”算得再清楚恐怕也不如职业的盗墓贼呢。打开秦始皇陵,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本质和盗墓没有区别。就算坟墓里的财宝可以为国家及附近的人民造福,恐怕盗墓贼以外,这样的福也没人敢享吧? 或许秦始陵里的财富确实是不义之财,确实是二千多年前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确实秦始皇帝本身就可能是一个最大的盗贼。 然而,这并不是两千多年之后盗墓的理由。 其实秦始皇陵附近地区,早已不止一次地遭到过破坏和掠夺,“坑灰未冷山东乱”,项羽就焚烧了阿房宫,掠夺了秦陵的地面建筑和财宝——当然这里的经济利益也是大有可观的,而西楚霸王的思维想必也是和二十一世纪的某些经济学家是一样的。不过,英雄盖世的霸王,并未因盗墓而获得的利益一统天下,最后还是四面楚歌,惹得千年之后的李清照吟咏“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历史上许多伟大的考古学家都有盗墓的嫌疑,楼兰考古的先驱者斯文赫定与斯坦因的所做所为,又何尝不是一种盗墓贼式的行为呢?自瑞典人斯文赫定于1900年3月28日在罗布淖尔荒原上发现楼兰古城,次年开始发掘,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年了。在此之前和之后来到这片地区的还有沙俄的普尔热瓦尔斯基、科兹洛夫,瑞典贝格曼,美国亨廷顿,英国斯坦因,日本桔瑞超等,当年的西方与日本几乎都有人来到罗布泊,或进入楼兰古城,发觉附近古墓。楼兰自然无法免除被一次又一次发掘、搜掠,文物被携走的命运。 相比之下,秦始皇已经很幸运了。 如果我们这个国家,到今天还要依靠盗墓来推动经济发展,依靠死人的财富来增加GDP的数字,那真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的笑话了。 请经济学家们记住,无论何时何地,盗墓都是一件丧尽天良的事。 哪一天若是真的有哪位脑袋发热打开了秦始皇的陵墓,那么恐怕会遭遇“秦始皇的诅咒”吧! 我几年前的小说《诅咒》里就写到过“法老的诅咒”——最著名的事件莫过于埃及图坦卡蒙王陵的发掘。1922年,考古学家卡特打开了埃及国王谷荒漠中著名的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卡特及其助手潜入古墓,在进人内室之前,卡特发现了一块泥塑板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文字的内容让人被卡特请来的考古学家梅西,长期昏迷不醒,死于卡纳冯住宿的同一个旅馆。第一个解开图坦卡蒙裹尸布,并用X光透视其身体的亚齐伯尔特"理德教授,在拍了几张照片后突发高烧,不久便死了。考古学家埃普林"霍瓦依特则在离开图坦卡蒙王陵几天后自杀身亡,他留下遗言:“我因受到法老的诅咒离开这个世界。”最怪谲的是,1929年的一天清晨,卡纳冯的遗孀伊丽莎白去世,她同卡纳冯一样,也是因虫子叮蜇而死的,的......陵墓下面可能蕴藏着铀,或者陵墓本身用具有放射性的石块砌成。这种射线直到今天还能致人死命,或者至少损害人的健康。” 可以想象,作为世界上最巨大神秘的陵墓——秦始皇陵,也一定埋藏着极其神秘的机关和秘密,至今我们对这些秘密知道的仅仅是皮毛,无论是自然或超自然的力量,都有可能成为可怕的诅咒,使每一个胆敢进入秦始皇陵的人遭遇危险。 去年夏天,我在西安签名售书,也趁隙去了秦始皇陵和兵马佣。我独自买了门票走进秦始皇陵景区,爬上了高高的陵墓,陵墓堆土而成,种植着果树,像是更大更扁平的金字塔。 我一直走到了陵墓的最顶端,一个大约上百平方米的平台。在这高高的平台上向四周遥望,可以见到关中千里平原,还有更远处的秦岭山。秦陵顶端平台的游人并不是特别多,最可笑的是上面收费摄影的地方,竟然还有满清皇帝的服装供人摄影——在秦始皇的头顶上有人穿着胡服照相留念,真是对世人对历史莫大的讽刺! 刹那我想到了很多,还有小时候印象极其深刻的一部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虽然有很多人认为这片子荒诞不经,当时却是深深感动了我和周围的人们。 也许,在我脚下数百米的深处,秦始皇陵里的战士们依然活着,他们尚武的血液永不停歇,战车与战马威风凛凛,长弓铁矛杀气腾腾。 谁?敢打开龙穴? 秦始皇的诅咒 甚至叮蜇的部位也在左脸颊。
    这么多受害者的死因究竟是什么呢?开罗博物馆馆长梅赫来尔不相信法老的诅咒的说法,他说:“我一生与木乃依打交道,我不是还健在
吗?”但不久他就突然因心脏病突发而死。的......陵墓下面可能蕴藏着铀,或者陵墓本身用具有放射性的石块砌成。这种射线直到今天还能致人死命,或者至少损害人的健康。” 可以想象,作为世界上最巨大神秘的陵墓——秦始皇陵,也一定埋藏着极其神秘的机关和秘密,至今我们对这些秘密知道的仅仅是皮毛,无论是自然或超自然的力量,都有可能成为可怕的诅咒,使每一个胆敢进入秦始皇陵的人遭遇危险。 去年夏天,我在西安签名售书,也趁隙去了秦始皇陵和兵马佣。我独自买了门票走进秦始皇陵景区,爬上了高高的陵墓,陵墓堆土而成,种植着果树,像是更大更扁平的金字塔。 我一直走到了陵墓的最顶端,一个大约上百平方米的平台。在这高高的平台上向四周遥望,可以见到关中千里平原,还有更远处的秦岭山。秦陵顶端平台的游人并不是特别多,最可笑的是上面收费摄影的地方,竟然还有满清皇帝的服装供人摄影——在秦始皇的头顶上有人穿着胡服照相留念,真是对世人对历史莫大的讽刺! 刹那我想到了很多,还有小时候印象极其深刻的一部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虽然有很多人认为这片子荒诞不经,当时却是深深感动了我和周围的人们。 也许,在我脚下数百米的深处,秦始皇陵里的战士们依然活着,他们尚武的血液永不停歇,战车与战马威风凛凛,长弓铁矛杀气腾腾。 谁?敢打开龙穴? 秦始皇的诅咒
    有的科学家认为是病毒所致,他们发现有一种病毒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能够在木乃依内存活达四千年之久。病毒也可以通过皮肤接触而发
作,陵墓内彩色壁画的颜料里,就含有砒霜等剧毒。也有人认为考古人员因为长期在古墓内工作,对墓中霉菌过敏反应而造成死亡。
    德国历史学家菲利普"范登堡写过一本书叫《法老的诅咒》,就专门引用过著名的原子科学家路易斯"巴格雷尼的见解:“我认为古埃及人
已知原子分解规律,他们的祭司和智者对铀的特性很清楚,用原子辐射来保护他们的圣地是可能的......陵墓下面可能蕴藏着铀,或者陵墓本身用具有放射性的石块砌成。这种射线直到今天还能致人死命,或者至少损害人的健康。”
    可以想象,作为世界上最巨大神秘的陵墓——秦始皇陵,也一定埋藏着极其神秘的机关和秘密,至今我们对这些秘密知道的仅仅是皮毛,
无论是自然或超自然的力量,都有可能成为可怕的诅咒,使每一个胆敢进入秦始皇陵的人遭遇危险。
    去年夏天,我在西安签名售书,也趁隙去了秦始皇陵和兵马佣。我独自买了门票走进秦始皇陵景区,爬上了高高的陵墓,陵墓堆土而成,
种植着果树,像是更大更扁平的金字塔。
    我一直走到了陵墓的最顶端,一个大约上百平方米的平台。在这高高的平台上向四周遥望,可以见到关中千里平原,还有更远处的秦岭山
。秦陵顶端平台的游人并不是特别多,最可笑的是上面收费摄影的地方,竟然还有满清皇帝的服装供人摄影——在秦始皇的头顶上有人穿着胡服照相留念,真是对世人对历史莫大的讽刺!毛骨悚然:“死神将展开巨大的翅膀,扼杀敢于扰乱法老安息的任何人。” 另一尊神像上,又见到了这样一段文字:“与沙漠的酷热相配合的而迫使盗墓贼逃之夭夭并专司保卫图坦卡门陵墓之职者正是我!” 但他们还是进入了内室,发现了存放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伊的金棺。不久,这次考古活动的资助者,卡纳冯伯爵在图坦卡门墓中准备开启金棺时,突然左脸颊上被蚊子叮了一口,此后得了莫名其妙的重病。几个月后卡纳冯病死在开罗。不可思议的是,在卡纳冯去世的同时,整个开罗突然之间停了电,所有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5分钟后才恢复供电。卡纳冯的姐姐当时就守在死者身边,她回忆说:“(卡纳冯)死以前,发着高烧连声叫嚷:‘我听见了他的召唤,我要随他而去了。’” 后来对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依的研究结果更另人意外,这位仅仅活到十八岁就死去的少年法老,也是被蚊子咬了一口而死的,而经考古学家检查图坦卡门的木乃依,发现法老被蚊子叮的部位也在左脸颊上,痕迹清晰,与卡纳冯脸上被蚊咬的那个部位一模一样。诅咒并没有消失。卡特的助手迈斯患上了高烧,4年后不治而亡,他的母亲和一名护士,也因被小虫叮咬后死亡;接着卡特的另一个助手贝茨尔因心脏病突发死亡。被卡特请来的考古学家梅西,长期昏迷不醒,死于卡纳冯住宿的同一个旅馆。第一个解开图坦卡蒙裹尸布,并用X光透视其身体的亚齐伯尔特理德教授,在拍了几张照片后突发高烧,不久便死了。考古学家埃普林霍瓦依特则在离开图坦卡蒙王陵几天后自杀身亡,他留下遗言:“我因受到法老的诅咒离开这个世界。”最怪谲的是,1929年的一天清晨,卡纳冯的遗孀伊丽莎白去世,她同卡纳冯一样,也是因虫子叮蜇而死的,甚至叮蜇的部位也在左脸颊。 这么多受害者的死因究竟是什么呢?开罗博物馆馆长梅赫来尔不相信法老的诅咒的说法,他说:“我一生与木乃依打交道,我不是还健在吗?”但不久他就突然因心脏病突发而死。 有的科学家认为是病毒所致,他们发现有一种病毒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能够在木乃依内存活达四千年之久。病毒也可以通过皮肤接触而发作,陵墓内彩色壁画的颜料里,就含有砒霜等剧毒。也有人认为考古人员因为长期在古墓内工作,对墓中霉菌过敏反应而造成死亡。 德国历史学家菲利普范登堡写过一本书叫《法老的诅咒》,就专门引用过著名的原子科学家路易斯巴格雷尼的见解:“我认为古埃及人已知原子分解规律,他们的祭司和智者对铀的特性很清楚,用原子辐射来保护他们的圣地是可能
    刹那我想到了很多,还有小时候印象极其深刻的一部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虽然有很多人认为这片子荒诞不经,当时却是深深感动了
我和周围的人们。
    也许,在我脚下数百米的深处,秦始皇陵里的战士们依然活着,他们尚武的血液永不停歇,战车与战马威风凛凛,长弓铁矛杀气腾腾。毛骨悚然:“死神将展开巨大的翅膀,扼杀敢于扰乱法老安息的任何人。” 另一尊神像上,又见到了这样一段文字:“与沙漠的酷热相配合的而迫使盗墓贼逃之夭夭并专司保卫图坦卡门陵墓之职者正是我!” 但他们还是进入了内室,发现了存放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伊的金棺。不久,这次考古活动的资助者,卡纳冯伯爵在图坦卡门墓中准备开启金棺时,突然左脸颊上被蚊子叮了一口,此后得了莫名其妙的重病。几个月后卡纳冯病死在开罗。不可思议的是,在卡纳冯去世的同时,整个开罗突然之间停了电,所有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5分钟后才恢复供电。卡纳冯的姐姐当时就守在死者身边,她回忆说:“(卡纳冯)死以前,发着高烧连声叫嚷:‘我听见了他的召唤,我要随他而去了。’” 后来对图坦卡蒙法老木乃依的研究结果更另人意外,这位仅仅活到十八岁就死去的少年法老,也是被蚊子咬了一口而死的,而经考古学家检查图坦卡门的木乃依,发现法老被蚊子叮的部位也在左脸颊上,痕迹清晰,与卡纳冯脸上被蚊咬的那个部位一模一样。诅咒并没有消失。卡特的助手迈斯患上了高烧,4年后不治而亡,他的母亲和一名护士,也因被小虫叮咬后死亡;接着卡特的另一个助手贝茨尔因心脏病突发死亡。被卡特请来的考古学家梅西,长期昏迷不醒,死于卡纳冯住宿的同一个旅馆。第一个解开图坦卡蒙裹尸布,并用X光透视其身体的亚齐伯尔特理德教授,在拍了几张照片后突发高烧,不久便死了。考古学家埃普林霍瓦依特则在离开图坦卡蒙王陵几天后自杀身亡,他留下遗言:“我因受到法老的诅咒离开这个世界。”最怪谲的是,1929年的一天清晨,卡纳冯的遗孀伊丽莎白去世,她同卡纳冯一样,也是因虫子叮蜇而死的,甚至叮蜇的部位也在左脸颊。 这么多受害者的死因究竟是什么呢?开罗博物馆馆长梅赫来尔不相信法老的诅咒的说法,他说:“我一生与木乃依打交道,我不是还健在吗?”但不久他就突然因心脏病突发而死。 有的科学家认为是病毒所致,他们发现有一种病毒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能够在木乃依内存活达四千年之久。病毒也可以通过皮肤接触而发作,陵墓内彩色壁画的颜料里,就含有砒霜等剧毒。也有人认为考古人员因为长期在古墓内工作,对墓中霉菌过敏反应而造成死亡。 德国历史学家菲利普范登堡写过一本书叫《法老的诅咒》,就专门引用过著名的原子科学家路易斯巴格雷尼的见解:“我认为古埃及人已知原子分解规律,他们的祭司和智者对铀的特性很清楚,用原子辐射来保护他们的圣地是可能
    谁?敢打开龙穴?
   
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近来,某经济学家建议是打开秦始皇陵的时候了,并云打开秦陵将会给国家带来若干巨额的经济效益等。今日,若是有确凿无疑的秦始皇子孙(赢氏),不知听到这掘祖坟的消息将作何想? 在此,姑且不论打开这坟墓究竟会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因为若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出发,“经济学家”算得再清楚恐怕也不如职业的盗墓贼呢。打开秦始皇陵,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本质和盗墓没有区别。就算坟墓里的财宝可以为国家及附近的人民造福,恐怕盗墓贼以外,这样的福也没人敢享吧? 或许秦始陵里的财富确实是不义之财,确实是二千多年前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确实秦始皇帝本身就可能是一个最大的盗贼。 然而,这并不是两千多年之后盗墓的理由。 其实秦始皇陵附近地区,早已不止一次地遭到过破坏和掠夺,“坑灰未冷山东乱”,项羽就焚烧了阿房宫,掠夺了秦陵的地面建筑和财宝——当然这里的经济利益也是大有可观的,而西楚霸王的思维想必也是和二十一世纪的某些经济学家是一样的。不过,英雄盖世的霸王,并未因盗墓而获得的利益一统天下,最后还是四面楚歌,惹得千年之后的李清照吟咏“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历史上许多伟大的考古学家都有盗墓的嫌疑,楼兰考古的先驱者斯文赫定与斯坦因的所做所为,又何尝不是一种盗墓贼式的行为呢?自瑞典人斯文赫定于1900年3月28日在罗布淖尔荒原上发现楼兰古城,次年开始发掘,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年了。在此之前和之后来到这片地区的还有沙俄的普尔热瓦尔斯基、科兹洛夫,瑞典贝格曼,美国亨廷顿,英国斯坦因,日本桔瑞超等,当年的西方与日本几乎都有人来到罗布泊,或进入楼兰古城,发觉附近古墓。楼兰自然无法免除被一次又一次发掘、搜掠,文物被携走的命运。 相比之下,秦始皇已经很幸运了。 如果我们这个国家,到今天还要依靠盗墓来推动经济发展,依靠死人的财富来增加GDP的数字,那真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的笑话了。 请经济学家们记住,无论何时何地,盗墓都是一件丧尽天良的事。 哪一天若是真的有哪位脑袋发热打开了秦始皇的陵墓,那么恐怕会遭遇“秦始皇的诅咒”吧! 我几年前的小说《诅咒》里就写到过“法老的诅咒”——最著名的事件莫过于埃及图坦卡蒙王陵的发掘。1922年,考古学家卡特打开了埃及国王谷荒漠中著名的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卡特及其助手潜入古墓,在进人内室之前,卡特发现了一块泥塑板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文字的内容让人秦始皇的诅咒
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 蔡骏 - 蔡骏的博客
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近来,某经济学家建议是打开秦始皇陵的时候了,并云打开秦陵将会给国家带来若干巨额的经济效益等。今日,若是有确凿无疑的秦始皇子孙(赢氏),不知听到这掘祖坟的消息将作何想? 在此,姑且不论打开这坟墓究竟会带来多少经济效益,因为若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出发,“经济学家”算得再清楚恐怕也不如职业的盗墓贼呢。打开秦始皇陵,无论出于什么目的,本质和盗墓没有区别。就算坟墓里的财宝可以为国家及附近的人民造福,恐怕盗墓贼以外,这样的福也没人敢享吧? 或许秦始陵里的财富确实是不义之财,确实是二千多年前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确实秦始皇帝本身就可能是一个最大的盗贼。 然而,这并不是两千多年之后盗墓的理由。 其实秦始皇陵附近地区,早已不止一次地遭到过破坏和掠夺,“坑灰未冷山东乱”,项羽就焚烧了阿房宫,掠夺了秦陵的地面建筑和财宝——当然这里的经济利益也是大有可观的,而西楚霸王的思维想必也是和二十一世纪的某些经济学家是一样的。不过,英雄盖世的霸王,并未因盗墓而获得的利益一统天下,最后还是四面楚歌,惹得千年之后的李清照吟咏“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历史上许多伟大的考古学家都有盗墓的嫌疑,楼兰考古的先驱者斯文赫定与斯坦因的所做所为,又何尝不是一种盗墓贼式的行为呢?自瑞典人斯文赫定于1900年3月28日在罗布淖尔荒原上发现楼兰古城,次年开始发掘,到现在已经整整一百年了。在此之前和之后来到这片地区的还有沙俄的普尔热瓦尔斯基、科兹洛夫,瑞典贝格曼,美国亨廷顿,英国斯坦因,日本桔瑞超等,当年的西方与日本几乎都有人来到罗布泊,或进入楼兰古城,发觉附近古墓。楼兰自然无法免除被一次又一次发掘、搜掠,文物被携走的命运。 相比之下,秦始皇已经很幸运了。 如果我们这个国家,到今天还要依靠盗墓来推动经济发展,依靠死人的财富来增加GDP的数字,那真是二十一世纪全世界的笑话了。 请经济学家们记住,无论何时何地,盗墓都是一件丧尽天良的事。 哪一天若是真的有哪位脑袋发热打开了秦始皇的陵墓,那么恐怕会遭遇“秦始皇的诅咒”吧! 我几年前的小说《诅咒》里就写到过“法老的诅咒”——最著名的事件莫过于埃及图坦卡蒙王陵的发掘。1922年,考古学家卡特打开了埃及国王谷荒漠中著名的图坦卡蒙法老的陵墓,卡特及其助手潜入古墓,在进人内室之前,卡特发现了一块泥塑板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文字的内容让人
 
秦始皇的诅咒——盗墓是丧尽天良的事… - 蔡骏 - 蔡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