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天机》(第一季:沉睡之城) 连…  

2007-07-18 17:24:00|  分类: 《人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族服装的老人,举着骨槌用力敲打。那鼓声与众不同,发出金属独特的共鸣,时而清脆时而沉闷,似乎可以穿透人的心。 而在铜鼓后有数十个怪物,他们个个面目丑陋,如被硫酸毁过容一般,气势汹汹地手持刀剑。这场面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其中有个牛头怪物舞着刀,狂乱地向大家扑过来,活像古代剪径的山贼,几个女游客吓得拔腿要逃回车上。 导游小方立即喊道:“别怕!是傩神舞。” 没错,这是中国西南常见的“傩”神面具,在木头上画出狰狞的鬼怪或野兽相貌,据说有驱鬼破妖的神效。鼓点节奏越来越快,几十位“傩”神载歌载舞,手中挥舞刀光剑影,像远征血战得胜归来 叶萧眼前一片恍惚,只剩下那些鬼怪面具,还有锋利的刀刃和箭头,耳朵则被铜鼓声震得几乎要聋了。这时,有个“傩”神面具冲到他跟前,是一位盔明甲亮的冥府将军,宝剑竟然直指他的心口—— 今日问题:叶萧所在的旅行团此次旅行的目的地是哪里? 点击阅读: 《天机》连载2
族服装的老人,举着骨槌用力敲打。那鼓声与众不同,发出金属独特的共鸣,时而清脆时而沉闷,似乎可以穿透人的心。 而在铜鼓后有数十个怪物,他们个个面目丑陋,如被硫酸毁过容一般,气势汹汹地手持刀剑。这场面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其中有个牛头怪物舞着刀,狂乱地向大家扑过来,活像古代剪径的山贼,几个女游客吓得拔腿要逃回车上。 导游小方立即喊道:“别怕!是傩神舞。” 没错,这是中国西南常见的“傩”神面具,在木头上画出狰狞的鬼怪或野兽相貌,据说有驱鬼破妖的神效。鼓点节奏越来越快,几十位“傩”神载歌载舞,手中挥舞刀光剑影,像远征血战得胜归来 叶萧眼前一片恍惚,只剩下那些鬼怪面具,还有锋利的刀刃和箭头,耳朵则被铜鼓声震得几乎要聋了。这时,有个“傩”神面具冲到他跟前,是一位盔明甲亮的冥府将军,宝剑竟然直指他的心口—— 今日问题:叶萧所在的旅行团此次旅行的目的地是哪里? 点击阅读: 《天机》连载2  第一章 黄金肉
 
第一章 黄金肉 一 叶萧做了一个梦。 …… 当梦醒来的时候,睁眼只见满山遍野的绿色,竹子如箭矢刺入瞳孔,一朵巨大的花放肆地绽开,红得那样耀眼。头顶巍峨的高山颠簸起伏,再往上是层层叠叠的乌云,随时可能有大雨倾泻。 这是哪儿?噩梦带来的汗水从额头滑落。他发现身下是摇晃的车座,右边是明亮的窗玻璃,左边是一张熟悉的脸。 大脑仿佛正被撕裂。 孙子楚冲他咧嘴笑了笑:“喂,你总算醒啦!” “你——”叶萧把眼睛睁大了,费力地支起身子,茫然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还没睡醒?可我记得昨晚你没怎么喝酒。” 酒? 叶萧捂着嘴呼了口气,却没有闻到任何酒精味。 他环视了周围一圈,这是辆小型的旅游巴士,车上坐着十几个游客。 车外是热带或亚热带山区,茂密的绿树间点缀着鲜艳的花。一条公路在大山中蜿蜒,通向不可捉摸的命运深处。 但车上的那么多人,叶萧只认识身边的孙子楚——这两年他们成为了好朋友,身为S大历史老师的孙子楚,曾经帮过他不少忙。 “现在?去哪里?” “兰那王陵——我们刚从清迈开出来。” “清迈?”这地名好像在哪听到过,叶萧绞尽脑汁地想了片刻,“我们在哪个省?云南?还是贵州?” 孙子楚苦笑了一声:“拜托,不是开玩笑吧?我们现在泰国!” “我们不在中国吗?” “当然不在!清迈是泰国北方最著名的城市——你忘了几个钟头前,我们在清迈的酒店吃的早餐?” 心又浸到了浴缸底下,叶萧用力揉着太阳穴,后背心已满是冷汗。记忆像被打碎的镜子,就连自己的脸也随之破裂,没人能重新拼合起来。 不过,起码找到了坐标横线:泰国北方——清迈——兰那

    叶萧做了一个梦。

……

第一章 黄金肉 一 叶萧做了一个梦。 …… 当梦醒来的时候,睁眼只见满山遍野的绿色,竹子如箭矢刺入瞳孔,一朵巨大的花放肆地绽开,红得那样耀眼。头顶巍峨的高山颠簸起伏,再往上是层层叠叠的乌云,随时可能有大雨倾泻。 这是哪儿?噩梦带来的汗水从额头滑落。他发现身下是摇晃的车座,右边是明亮的窗玻璃,左边是一张熟悉的脸。 大脑仿佛正被撕裂。 孙子楚冲他咧嘴笑了笑:“喂,你总算醒啦!” “你——”叶萧把眼睛睁大了,费力地支起身子,茫然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还没睡醒?可我记得昨晚你没怎么喝酒。” 酒? 叶萧捂着嘴呼了口气,却没有闻到任何酒精味。 他环视了周围一圈,这是辆小型的旅游巴士,车上坐着十几个游客。 车外是热带或亚热带山区,茂密的绿树间点缀着鲜艳的花。一条公路在大山中蜿蜒,通向不可捉摸的命运深处。 但车上的那么多人,叶萧只认识身边的孙子楚——这两年他们成为了好朋友,身为S大历史老师的孙子楚,曾经帮过他不少忙。 “现在?去哪里?” “兰那王陵——我们刚从清迈开出来。” “清迈?”这地名好像在哪听到过,叶萧绞尽脑汁地想了片刻,“我们在哪个省?云南?还是贵州?” 孙子楚苦笑了一声:“拜托,不是开玩笑吧?我们现在泰国!” “我们不在中国吗?” “当然不在!清迈是泰国北方最著名的城市——你忘了几个钟头前,我们在清迈的酒店吃的早餐?” 心又浸到了浴缸底下,叶萧用力揉着太阳穴,后背心已满是冷汗。记忆像被打碎的镜子,就连自己的脸也随之破裂,没人能重新拼合起来。 不过,起码找到了坐标横线:泰国北方——清迈——兰那

    当梦醒来的时候,睁眼只见满山遍野的绿色,竹子如箭矢刺入瞳孔,一朵巨大的花放肆地绽开,红得那样耀眼。头顶巍峨的高山颠簸起伏,再往上是层层叠叠的乌云,随时可能有大雨倾泻。

    这是哪儿?噩梦带来的汗水从额头滑落。他发现身下是摇晃的车座,右边是明亮的窗玻璃,左边是一张熟悉的脸。

    大脑仿佛正被撕裂。

    孙子楚冲他咧嘴笑了笑:“喂,你总算醒啦!”

    “你——”叶萧把眼睛睁大了,费力地支起身子,茫然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还没睡醒?可我记得昨晚你没怎么喝酒。”

    酒?

    叶萧捂着嘴呼了口气,却没有闻到任何酒精味。

    他环视了周围一圈,这是辆小型的旅游巴士,车上坐着十几个游客。

王陵。 那么竖线呢? “今天是几号?” “9月24日!我真搞不懂,发车时你还很正常,现在却好像从外星球回来的?” 而叶萧问出了一个更愚蠢的问题:“哪一年?” “公元前841年!”孙子楚已被他气糊涂了,“你故意耍我吧?连2006年都不知道?” “2006年9月24日,泰国北方清迈,前往兰那王陵?” 时间竖线与空间横线终于在平面相交,这个特殊的坐标点—— 或许是致命的。 二 在确定时空坐标点的瞬间,叶萧模糊的视野里,浮现出一片山间盆地——酷似一幅古老的水墨画,从尘封的箱子里翻出来,纸上还扭动着几只虫子。 不,那不是虫子,而是袅袅的炊烟,如白雾弥漫在墨绿的山色中。在绿与白的颜色调配下,宛如特殊处理的电影镜头,渐渐幻化出数十间高脚茅屋,这可是“荒村”的南国版本? 11点30分,旅游巴士在路边停下,导游小方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招呼着大家下车。 叶萧随着孙子楚踏上地面,这就是泰国北方的土地吗?脚底板有些电流般的麻感,蟾蜍在野草下呱呱乱叫,也许还潜伏着几条竹叶青蛇。 导游用机械的语气介绍说:这个少数民族村落,两百年前自中国云南迁来,有着与泰国本地人迥然不同的风俗习惯。而贫瘠的内陆山地,也比不得肥沃的湄南河平原,只能生长玉米红薯之类,此外就是美丽而可怕的——罂粟。 旅行团被安排在此午餐,可享受纯正的山间野味。有人兴奋了起来,这些天泰国菜都吃腻了,这下定要大快朵颐。也有几个女人皱起眉头,想起几年前“非典”的果子狸。 众人还未到村口,便听到一阵沉闷悠扬的鼓声,孙子楚紧皱眉头道:“铜鼓?” 果然,一进村便看到两面大铜鼓,几个穿着民

    车外是热带或亚热带山区,茂密的绿树间点缀着鲜艳的花。一条公路在大山中蜿蜒,通向不可捉摸的命运深处。

    但车上的那么多人,叶萧只认识身边的孙子楚——这两年他们成为了好朋友,身为S大历史老师的孙子楚,曾经帮过他不少忙。

   “现在?去哪里?”

王陵。 那么竖线呢? “今天是几号?” “9月24日!我真搞不懂,发车时你还很正常,现在却好像从外星球回来的?” 而叶萧问出了一个更愚蠢的问题:“哪一年?” “公元前841年!”孙子楚已被他气糊涂了,“你故意耍我吧?连2006年都不知道?” “2006年9月24日,泰国北方清迈,前往兰那王陵?” 时间竖线与空间横线终于在平面相交,这个特殊的坐标点—— 或许是致命的。 二 在确定时空坐标点的瞬间,叶萧模糊的视野里,浮现出一片山间盆地——酷似一幅古老的水墨画,从尘封的箱子里翻出来,纸上还扭动着几只虫子。 不,那不是虫子,而是袅袅的炊烟,如白雾弥漫在墨绿的山色中。在绿与白的颜色调配下,宛如特殊处理的电影镜头,渐渐幻化出数十间高脚茅屋,这可是“荒村”的南国版本? 11点30分,旅游巴士在路边停下,导游小方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招呼着大家下车。 叶萧随着孙子楚踏上地面,这就是泰国北方的土地吗?脚底板有些电流般的麻感,蟾蜍在野草下呱呱乱叫,也许还潜伏着几条竹叶青蛇。 导游用机械的语气介绍说:这个少数民族村落,两百年前自中国云南迁来,有着与泰国本地人迥然不同的风俗习惯。而贫瘠的内陆山地,也比不得肥沃的湄南河平原,只能生长玉米红薯之类,此外就是美丽而可怕的——罂粟。 旅行团被安排在此午餐,可享受纯正的山间野味。有人兴奋了起来,这些天泰国菜都吃腻了,这下定要大快朵颐。也有几个女人皱起眉头,想起几年前“非典”的果子狸。 众人还未到村口,便听到一阵沉闷悠扬的鼓声,孙子楚紧皱眉头道:“铜鼓?” 果然,一进村便看到两面大铜鼓,几个穿着民

   “兰那王陵——我们刚从清迈开出来。”

   “清迈?”这地名好像在哪听到过,叶萧绞尽脑汁地想了片刻,“我们在哪个省?云南?还是贵州?”

    孙子楚苦笑了一声:“拜托,不是开玩笑吧?我们现在泰国!”

族服装的老人,举着骨槌用力敲打。那鼓声与众不同,发出金属独特的共鸣,时而清脆时而沉闷,似乎可以穿透人的心。 而在铜鼓后有数十个怪物,他们个个面目丑陋,如被硫酸毁过容一般,气势汹汹地手持刀剑。这场面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其中有个牛头怪物舞着刀,狂乱地向大家扑过来,活像古代剪径的山贼,几个女游客吓得拔腿要逃回车上。 导游小方立即喊道:“别怕!是傩神舞。” 没错,这是中国西南常见的“傩”神面具,在木头上画出狰狞的鬼怪或野兽相貌,据说有驱鬼破妖的神效。鼓点节奏越来越快,几十位“傩”神载歌载舞,手中挥舞刀光剑影,像远征血战得胜归来 叶萧眼前一片恍惚,只剩下那些鬼怪面具,还有锋利的刀刃和箭头,耳朵则被铜鼓声震得几乎要聋了。这时,有个“傩”神面具冲到他跟前,是一位盔明甲亮的冥府将军,宝剑竟然直指他的心口—— 今日问题:叶萧所在的旅行团此次旅行的目的地是哪里? 点击阅读: 《天机》连载2

   “我们不在中国吗?”

    “当然不在!清迈是泰国北方最著名的城市——你忘了几个钟头前,我们在清迈的酒店吃的早餐?”

    心又浸到了浴缸底下,叶萧用力揉着太阳穴,后背心已满是冷汗。记忆像被打碎的镜子,就连自己的脸也随之破裂,没人能重新拼合起来。

    不过,起码找到了坐标横线:泰国北方——清迈——兰那王陵。

那么竖线呢?

   “今天是几号?”

   “9月24日!我真搞不懂,发车时你还很正常,现在却好像从外星球回来的?”

而叶萧问出了一个更愚蠢的问题:“哪一年?”

  “公元前841年!”孙子楚已被他气糊涂了,“你故意耍我吧?连2006年都不知道?”

   “2006年9月24日,泰国北方清迈,前往兰那王陵?”

   时间竖线与空间横线终于在平面相交,这个特殊的坐标点——

   或许是致命的。

族服装的老人,举着骨槌用力敲打。那鼓声与众不同,发出金属独特的共鸣,时而清脆时而沉闷,似乎可以穿透人的心。 而在铜鼓后有数十个怪物,他们个个面目丑陋,如被硫酸毁过容一般,气势汹汹地手持刀剑。这场面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其中有个牛头怪物舞着刀,狂乱地向大家扑过来,活像古代剪径的山贼,几个女游客吓得拔腿要逃回车上。 导游小方立即喊道:“别怕!是傩神舞。” 没错,这是中国西南常见的“傩”神面具,在木头上画出狰狞的鬼怪或野兽相貌,据说有驱鬼破妖的神效。鼓点节奏越来越快,几十位“傩”神载歌载舞,手中挥舞刀光剑影,像远征血战得胜归来 叶萧眼前一片恍惚,只剩下那些鬼怪面具,还有锋利的刀刃和箭头,耳朵则被铜鼓声震得几乎要聋了。这时,有个“傩”神面具冲到他跟前,是一位盔明甲亮的冥府将军,宝剑竟然直指他的心口—— 今日问题:叶萧所在的旅行团此次旅行的目的地是哪里? 点击阅读: 《天机》连载2

    在确定时空坐标点的瞬间,叶萧模糊的视野里,浮现出一片山间盆地——酷似一幅古老的水墨画,从尘封的箱子里翻出来,纸上还扭动着几只虫子。

    不,那不是虫子,而是袅袅的炊烟,如白雾弥漫在墨绿的山色中。在绿与白的颜色调配下,宛如特殊处理的电影镜头,渐渐幻化出数十间高脚茅屋,这可是“荒村”的南国版本?

第一章 黄金肉 一 叶萧做了一个梦。 …… 当梦醒来的时候,睁眼只见满山遍野的绿色,竹子如箭矢刺入瞳孔,一朵巨大的花放肆地绽开,红得那样耀眼。头顶巍峨的高山颠簸起伏,再往上是层层叠叠的乌云,随时可能有大雨倾泻。 这是哪儿?噩梦带来的汗水从额头滑落。他发现身下是摇晃的车座,右边是明亮的窗玻璃,左边是一张熟悉的脸。 大脑仿佛正被撕裂。 孙子楚冲他咧嘴笑了笑:“喂,你总算醒啦!” “你——”叶萧把眼睛睁大了,费力地支起身子,茫然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还没睡醒?可我记得昨晚你没怎么喝酒。” 酒? 叶萧捂着嘴呼了口气,却没有闻到任何酒精味。 他环视了周围一圈,这是辆小型的旅游巴士,车上坐着十几个游客。 车外是热带或亚热带山区,茂密的绿树间点缀着鲜艳的花。一条公路在大山中蜿蜒,通向不可捉摸的命运深处。 但车上的那么多人,叶萧只认识身边的孙子楚——这两年他们成为了好朋友,身为S大历史老师的孙子楚,曾经帮过他不少忙。 “现在?去哪里?” “兰那王陵——我们刚从清迈开出来。” “清迈?”这地名好像在哪听到过,叶萧绞尽脑汁地想了片刻,“我们在哪个省?云南?还是贵州?” 孙子楚苦笑了一声:“拜托,不是开玩笑吧?我们现在泰国!” “我们不在中国吗?” “当然不在!清迈是泰国北方最著名的城市——你忘了几个钟头前,我们在清迈的酒店吃的早餐?” 心又浸到了浴缸底下,叶萧用力揉着太阳穴,后背心已满是冷汗。记忆像被打碎的镜子,就连自己的脸也随之破裂,没人能重新拼合起来。 不过,起码找到了坐标横线:泰国北方——清迈——兰那

    11点30分,旅游巴士在路边停下,导游小方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招呼着大家下车。

    叶萧随着孙子楚踏上地面,这就是泰国北方的土地吗?脚底板有些电流般的麻感,蟾蜍在野草下呱呱乱叫,也许还潜伏着几条竹叶青蛇。

    导游用机械的语气介绍说:这个少数民族村落,两百年前自中国云南迁来,有着与泰国本地人迥然不同的风俗习惯。而贫瘠的内陆山地,也比不得肥沃的湄南河平原,只能生长玉米红薯之类,此外就是美丽而可怕的——罂粟。

王陵。 那么竖线呢? “今天是几号?” “9月24日!我真搞不懂,发车时你还很正常,现在却好像从外星球回来的?” 而叶萧问出了一个更愚蠢的问题:“哪一年?” “公元前841年!”孙子楚已被他气糊涂了,“你故意耍我吧?连2006年都不知道?” “2006年9月24日,泰国北方清迈,前往兰那王陵?” 时间竖线与空间横线终于在平面相交,这个特殊的坐标点—— 或许是致命的。 二 在确定时空坐标点的瞬间,叶萧模糊的视野里,浮现出一片山间盆地——酷似一幅古老的水墨画,从尘封的箱子里翻出来,纸上还扭动着几只虫子。 不,那不是虫子,而是袅袅的炊烟,如白雾弥漫在墨绿的山色中。在绿与白的颜色调配下,宛如特殊处理的电影镜头,渐渐幻化出数十间高脚茅屋,这可是“荒村”的南国版本? 11点30分,旅游巴士在路边停下,导游小方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招呼着大家下车。 叶萧随着孙子楚踏上地面,这就是泰国北方的土地吗?脚底板有些电流般的麻感,蟾蜍在野草下呱呱乱叫,也许还潜伏着几条竹叶青蛇。 导游用机械的语气介绍说:这个少数民族村落,两百年前自中国云南迁来,有着与泰国本地人迥然不同的风俗习惯。而贫瘠的内陆山地,也比不得肥沃的湄南河平原,只能生长玉米红薯之类,此外就是美丽而可怕的——罂粟。 旅行团被安排在此午餐,可享受纯正的山间野味。有人兴奋了起来,这些天泰国菜都吃腻了,这下定要大快朵颐。也有几个女人皱起眉头,想起几年前“非典”的果子狸。 众人还未到村口,便听到一阵沉闷悠扬的鼓声,孙子楚紧皱眉头道:“铜鼓?” 果然,一进村便看到两面大铜鼓,几个穿着民

     旅行团被安排在此午餐,可享受纯正的山间野味。有人兴奋了起来,这些天泰国菜都吃腻了,这下定要大快朵颐。也有几个女人皱起眉头,想起几年前“非典”的果子狸。

    众人还未到村口,便听到一阵沉闷悠扬的鼓声,孙子楚紧皱眉头道:“铜鼓?”

    果然,一进村便看到两面大铜鼓,几个穿着民族服装的老人,举着骨槌用力敲打。那鼓声与众不同,发出金属独特的共鸣,时而清脆时而沉闷,似乎可以穿透人的心。

    而在铜鼓后有数十个怪物,他们个个面目丑陋,如被硫酸毁过容一般,气势汹汹地手持刀剑。这场面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其中有个牛头怪物舞着刀,狂乱地向大家扑过来,活像古代剪径的山贼,几个女游客吓得拔腿要逃回车上。

    导游小方立即喊道:“别怕!是傩神舞。”

    没错,这是中国西南常见的“傩”神面具,在木头上画出狰狞的鬼怪或野兽相貌,据说有驱鬼破妖的神效。鼓点节奏越来越快,几十位“傩”神载歌载舞,手中挥舞刀光剑影,像远征血战得胜归来

第一章 黄金肉 一 叶萧做了一个梦。 …… 当梦醒来的时候,睁眼只见满山遍野的绿色,竹子如箭矢刺入瞳孔,一朵巨大的花放肆地绽开,红得那样耀眼。头顶巍峨的高山颠簸起伏,再往上是层层叠叠的乌云,随时可能有大雨倾泻。 这是哪儿?噩梦带来的汗水从额头滑落。他发现身下是摇晃的车座,右边是明亮的窗玻璃,左边是一张熟悉的脸。 大脑仿佛正被撕裂。 孙子楚冲他咧嘴笑了笑:“喂,你总算醒啦!” “你——”叶萧把眼睛睁大了,费力地支起身子,茫然地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还没睡醒?可我记得昨晚你没怎么喝酒。” 酒? 叶萧捂着嘴呼了口气,却没有闻到任何酒精味。 他环视了周围一圈,这是辆小型的旅游巴士,车上坐着十几个游客。 车外是热带或亚热带山区,茂密的绿树间点缀着鲜艳的花。一条公路在大山中蜿蜒,通向不可捉摸的命运深处。 但车上的那么多人,叶萧只认识身边的孙子楚——这两年他们成为了好朋友,身为S大历史老师的孙子楚,曾经帮过他不少忙。 “现在?去哪里?” “兰那王陵——我们刚从清迈开出来。” “清迈?”这地名好像在哪听到过,叶萧绞尽脑汁地想了片刻,“我们在哪个省?云南?还是贵州?” 孙子楚苦笑了一声:“拜托,不是开玩笑吧?我们现在泰国!” “我们不在中国吗?” “当然不在!清迈是泰国北方最著名的城市——你忘了几个钟头前,我们在清迈的酒店吃的早餐?” 心又浸到了浴缸底下,叶萧用力揉着太阳穴,后背心已满是冷汗。记忆像被打碎的镜子,就连自己的脸也随之破裂,没人能重新拼合起来。 不过,起码找到了坐标横线:泰国北方——清迈——兰那

    叶萧眼前一片恍惚,只剩下那些鬼怪面具,还有锋利的刀刃和箭头,耳朵则被铜鼓声震得几乎要聋了。这时,有个“傩”神面具冲到他跟前,是一位盔明甲亮的冥府将军,宝剑竟然直指他的心口——

 

今日问题:叶萧所在的旅行团此次旅行的目的地是哪里?

 

王陵。 那么竖线呢? “今天是几号?” “9月24日!我真搞不懂,发车时你还很正常,现在却好像从外星球回来的?” 而叶萧问出了一个更愚蠢的问题:“哪一年?” “公元前841年!”孙子楚已被他气糊涂了,“你故意耍我吧?连2006年都不知道?” “2006年9月24日,泰国北方清迈,前往兰那王陵?” 时间竖线与空间横线终于在平面相交,这个特殊的坐标点—— 或许是致命的。 二 在确定时空坐标点的瞬间,叶萧模糊的视野里,浮现出一片山间盆地——酷似一幅古老的水墨画,从尘封的箱子里翻出来,纸上还扭动着几只虫子。 不,那不是虫子,而是袅袅的炊烟,如白雾弥漫在墨绿的山色中。在绿与白的颜色调配下,宛如特殊处理的电影镜头,渐渐幻化出数十间高脚茅屋,这可是“荒村”的南国版本? 11点30分,旅游巴士在路边停下,导游小方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招呼着大家下车。 叶萧随着孙子楚踏上地面,这就是泰国北方的土地吗?脚底板有些电流般的麻感,蟾蜍在野草下呱呱乱叫,也许还潜伏着几条竹叶青蛇。 导游用机械的语气介绍说:这个少数民族村落,两百年前自中国云南迁来,有着与泰国本地人迥然不同的风俗习惯。而贫瘠的内陆山地,也比不得肥沃的湄南河平原,只能生长玉米红薯之类,此外就是美丽而可怕的——罂粟。 旅行团被安排在此午餐,可享受纯正的山间野味。有人兴奋了起来,这些天泰国菜都吃腻了,这下定要大快朵颐。也有几个女人皱起眉头,想起几年前“非典”的果子狸。 众人还未到村口,便听到一阵沉闷悠扬的鼓声,孙子楚紧皱眉头道:“铜鼓?” 果然,一进村便看到两面大铜鼓,几个穿着民

点击阅读:

族服装的老人,举着骨槌用力敲打。那鼓声与众不同,发出金属独特的共鸣,时而清脆时而沉闷,似乎可以穿透人的心。 而在铜鼓后有数十个怪物,他们个个面目丑陋,如被硫酸毁过容一般,气势汹汹地手持刀剑。这场面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其中有个牛头怪物舞着刀,狂乱地向大家扑过来,活像古代剪径的山贼,几个女游客吓得拔腿要逃回车上。 导游小方立即喊道:“别怕!是傩神舞。” 没错,这是中国西南常见的“傩”神面具,在木头上画出狰狞的鬼怪或野兽相貌,据说有驱鬼破妖的神效。鼓点节奏越来越快,几十位“傩”神载歌载舞,手中挥舞刀光剑影,像远征血战得胜归来 叶萧眼前一片恍惚,只剩下那些鬼怪面具,还有锋利的刀刃和箭头,耳朵则被铜鼓声震得几乎要聋了。这时,有个“傩”神面具冲到他跟前,是一位盔明甲亮的冥府将军,宝剑竟然直指他的心口—— 今日问题:叶萧所在的旅行团此次旅行的目的地是哪里? 点击阅读: 《天机》连载2 《天机》连载2

 

王陵。 那么竖线呢? “今天是几号?” “9月24日!我真搞不懂,发车时你还很正常,现在却好像从外星球回来的?” 而叶萧问出了一个更愚蠢的问题:“哪一年?” “公元前841年!”孙子楚已被他气糊涂了,“你故意耍我吧?连2006年都不知道?” “2006年9月24日,泰国北方清迈,前往兰那王陵?” 时间竖线与空间横线终于在平面相交,这个特殊的坐标点—— 或许是致命的。 二 在确定时空坐标点的瞬间,叶萧模糊的视野里,浮现出一片山间盆地——酷似一幅古老的水墨画,从尘封的箱子里翻出来,纸上还扭动着几只虫子。 不,那不是虫子,而是袅袅的炊烟,如白雾弥漫在墨绿的山色中。在绿与白的颜色调配下,宛如特殊处理的电影镜头,渐渐幻化出数十间高脚茅屋,这可是“荒村”的南国版本? 11点30分,旅游巴士在路边停下,导游小方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招呼着大家下车。 叶萧随着孙子楚踏上地面,这就是泰国北方的土地吗?脚底板有些电流般的麻感,蟾蜍在野草下呱呱乱叫,也许还潜伏着几条竹叶青蛇。 导游用机械的语气介绍说:这个少数民族村落,两百年前自中国云南迁来,有着与泰国本地人迥然不同的风俗习惯。而贫瘠的内陆山地,也比不得肥沃的湄南河平原,只能生长玉米红薯之类,此外就是美丽而可怕的——罂粟。 旅行团被安排在此午餐,可享受纯正的山间野味。有人兴奋了起来,这些天泰国菜都吃腻了,这下定要大快朵颐。也有几个女人皱起眉头,想起几年前“非典”的果子狸。 众人还未到村口,便听到一阵沉闷悠扬的鼓声,孙子楚紧皱眉头道:“铜鼓?” 果然,一进村便看到两面大铜鼓,几个穿着民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