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鏄ㄦ櫄鍒犻櫎浜嗕竴鏉$煭淇?/a>  

2008-01-12 17:40: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还在北京。 昨晚,在酒店的房间里发呆,把手机里存的短信翻出来看了看,发现有一条07年8月收到的短信,发信人的名字叫王唯懿,后面跟着她的邮箱等联络方式。 忽然,我心里微微震了一下。 因为,发送这条短信给我的人,在不到一个月前已离开了人世。 而我也只见过她一面,通过几次电话而已,通常这类短信我不会保留很久,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存着这条信息? 认识王唯懿是2007年8月,那次正好去环球天韵唱片公司看个朋友,正好碰到环球公司的王唯懿,她因为工作方面的原因,希望能和我多联系,并和我的出版商进行一些合作。 此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只是偶尔通一些电话。 上个
我还在北京。
昨晚,在酒店的房间里发呆,把手机里存的短信翻出来看了看,发现有一条07年8月收到的短信,发信人的名字叫王唯懿,后面跟着她的邮箱等联络方式。
月末,萨顶顶来上海与我见了一次,突然告诉我王唯懿最近去世了。 这让我非常地诧异,更诧异的是,王唯懿是因为煤气中毒意外而走的,同时还带走了她腹中六个月大的孩子。 顶顶说得颇具戏剧性,仿佛是命运中的劫难?当时我心里就感到很难过,虽然仅仅有过一面之缘,但也曾经想一起合作一些事情,也认识一些共同的朋友,也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却不曾料到她会以这种方式永远离开我们。 昨晚,不知为何又翻出了她发给我的短信,似乎又看到了她本人出现。 但我并没有害怕,只有一些伤感。 于是,我删除了这条短信。 刚才我在韩寒的博客上也看到了悼念王唯懿的文章——http:blog.
忽然,我心里微微震了一下。
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81nr.html 或许是同样的心情吧。 愿她和她的孩子一路走好。 命运是什么? 谁都无法回答,因为我们无法预测命运,甚至无法预测生命的长短。 我只想在我们还活着的每分每秒,珍惜自己正在拥有的,也争取自己正在梦想的。 马上要出发去火车站,坐京沪直达快车回家了。 有些想家。 想挂念自己的人。 因为,发送这条短信给我的人,在不到一个月前已离开了人世。
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81nr.html 或许是同样的心情吧。 愿她和她的孩子一路走好。 命运是什么? 谁都无法回答,因为我们无法预测命运,甚至无法预测生命的长短。 我只想在我们还活着的每分每秒,珍惜自己正在拥有的,也争取自己正在梦想的。 马上要出发去火车站,坐京沪直达快车回家了。 有些想家。 想挂念自己的人。 而我也只见过她一面,通过几次电话而已,通常这类短信我不会保留很久,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存着这条信息?
认识王唯懿是2007年8月,那次正好去环球天韵唱片公司看个朋友,正好碰到环球公司的王唯懿,她因为工作方面的原因,希望能和我多联系,并和我的出版商进行一些合作。
此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只是偶尔通一些电话。
上个月末,萨顶顶来上海与我见了一次,突然告诉我王唯懿最近去世了。
这让我非常地诧异,更诧异的是,王唯懿是因为煤气中毒意外而走的,同时还带走了她腹中六个月大的孩子。
月末,萨顶顶来上海与我见了一次,突然告诉我王唯懿最近去世了。 这让我非常地诧异,更诧异的是,王唯懿是因为煤气中毒意外而走的,同时还带走了她腹中六个月大的孩子。 顶顶说得颇具戏剧性,仿佛是命运中的劫难?当时我心里就感到很难过,虽然仅仅有过一面之缘,但也曾经想一起合作一些事情,也认识一些共同的朋友,也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却不曾料到她会以这种方式永远离开我们。 昨晚,不知为何又翻出了她发给我的短信,似乎又看到了她本人出现。 但我并没有害怕,只有一些伤感。 于是,我删除了这条短信。 刚才我在韩寒的博客上也看到了悼念王唯懿的文章——http:blog.
顶顶说得颇具戏剧性,仿佛是命运中的劫难?当时我心里就感到很难过,虽然仅仅有过一面之缘,但也曾经想一起合作一些事情,也认识一些共同的朋友,也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却不曾料到她会以这种方式永远离开我们。
昨晚,不知为何又翻出了她发给我的短信,似乎又看到了她本人出现。
但我并没有害怕,只有一些伤感。
于是,我删除了这条短信。
刚才我在韩寒的博客上也看到了悼念王唯懿的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81nr.html
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81nr.html 或许是同样的心情吧。 愿她和她的孩子一路走好。 命运是什么? 谁都无法回答,因为我们无法预测命运,甚至无法预测生命的长短。 我只想在我们还活着的每分每秒,珍惜自己正在拥有的,也争取自己正在梦想的。 马上要出发去火车站,坐京沪直达快车回家了。 有些想家。 想挂念自己的人。 或许是同样的心情吧。
愿她和她的孩子一路走好。
月末,萨顶顶来上海与我见了一次,突然告诉我王唯懿最近去世了。 这让我非常地诧异,更诧异的是,王唯懿是因为煤气中毒意外而走的,同时还带走了她腹中六个月大的孩子。 顶顶说得颇具戏剧性,仿佛是命运中的劫难?当时我心里就感到很难过,虽然仅仅有过一面之缘,但也曾经想一起合作一些事情,也认识一些共同的朋友,也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却不曾料到她会以这种方式永远离开我们。 昨晚,不知为何又翻出了她发给我的短信,似乎又看到了她本人出现。 但我并没有害怕,只有一些伤感。 于是,我删除了这条短信。 刚才我在韩寒的博客上也看到了悼念王唯懿的文章——http:blog.
 
月末,萨顶顶来上海与我见了一次,突然告诉我王唯懿最近去世了。 这让我非常地诧异,更诧异的是,王唯懿是因为煤气中毒意外而走的,同时还带走了她腹中六个月大的孩子。 顶顶说得颇具戏剧性,仿佛是命运中的劫难?当时我心里就感到很难过,虽然仅仅有过一面之缘,但也曾经想一起合作一些事情,也认识一些共同的朋友,也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却不曾料到她会以这种方式永远离开我们。 昨晚,不知为何又翻出了她发给我的短信,似乎又看到了她本人出现。 但我并没有害怕,只有一些伤感。 于是,我删除了这条短信。 刚才我在韩寒的博客上也看到了悼念王唯懿的文章——http:blog.命运是什么?
谁都无法回答,因为我们无法预测命运,甚至无法预测生命的长短。
我还在北京。 昨晚,在酒店的房间里发呆,把手机里存的短信翻出来看了看,发现有一条07年8月收到的短信,发信人的名字叫王唯懿,后面跟着她的邮箱等联络方式。 忽然,我心里微微震了一下。 因为,发送这条短信给我的人,在不到一个月前已离开了人世。 而我也只见过她一面,通过几次电话而已,通常这类短信我不会保留很久,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存着这条信息? 认识王唯懿是2007年8月,那次正好去环球天韵唱片公司看个朋友,正好碰到环球公司的王唯懿,她因为工作方面的原因,希望能和我多联系,并和我的出版商进行一些合作。 此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只是偶尔通一些电话。 上个我只想在我们还活着的每分每秒,珍惜自己正在拥有的,也争取自己正在梦想的。
 
月末,萨顶顶来上海与我见了一次,突然告诉我王唯懿最近去世了。 这让我非常地诧异,更诧异的是,王唯懿是因为煤气中毒意外而走的,同时还带走了她腹中六个月大的孩子。 顶顶说得颇具戏剧性,仿佛是命运中的劫难?当时我心里就感到很难过,虽然仅仅有过一面之缘,但也曾经想一起合作一些事情,也认识一些共同的朋友,也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却不曾料到她会以这种方式永远离开我们。 昨晚,不知为何又翻出了她发给我的短信,似乎又看到了她本人出现。 但我并没有害怕,只有一些伤感。 于是,我删除了这条短信。 刚才我在韩寒的博客上也看到了悼念王唯懿的文章——http:blog.马上要出发去火车站,坐京沪直达快车回家了。
有些想家。
月末,萨顶顶来上海与我见了一次,突然告诉我王唯懿最近去世了。 这让我非常地诧异,更诧异的是,王唯懿是因为煤气中毒意外而走的,同时还带走了她腹中六个月大的孩子。 顶顶说得颇具戏剧性,仿佛是命运中的劫难?当时我心里就感到很难过,虽然仅仅有过一面之缘,但也曾经想一起合作一些事情,也认识一些共同的朋友,也生活在同一座城市里,却不曾料到她会以这种方式永远离开我们。 昨晚,不知为何又翻出了她发给我的短信,似乎又看到了她本人出现。 但我并没有害怕,只有一些伤感。 于是,我删除了这条短信。 刚才我在韩寒的博客上也看到了悼念王唯懿的文章——http:blog.
想挂念自己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