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鏁板勾琛屽杽鑳滆繃涓?鏃ユ崘閽?  

2008-05-16 15:32: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的精神力量而长存于后世心中。 人的爱心和人的品德,可以通过很多方面来体现,在这种关键时刻可以体现,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体现。 平时多积德,生死关头自会有英雄本色。 与其问别人“今天你捐了没有”,不如问“每天你做了没有?” (“做”是指做好事,做善事的“做”,不要想歪了)。     这几天都在关心四川地震的灾情,民众们对灾区的捐款也成为了关注热点。某某人捐了多少钱成为新闻报道的对象,企业们、富豪们、明星们,就连作家们也都被媒体所报道。我也接到过记者的电话,问我有没有捐过?捐了多少钱?

这几天都在关心四川地震的灾情,民众们对灾区的捐款也成为了关注热点。某某人捐了多少钱成为新闻报道的对象,企业们、富豪们、明星们,就连作家们也都被媒体所报道。我也接到过记者的电话,问我有没有捐过?捐了多少钱? 再看这两天作家捐款的报道,把各人的数字由高到低罗列一番。当然,捐款的人都肯定是有爱心的,榜上的作家们就事论事也是值得称赞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捐款或者少捐款的人就没有爱心,或者爱心小于其他捐款更多的人。 以钱来衡量爱心,就像以钱来衡量爱情,以钱来衡量生命,这都是荒谬的。 灾区人民是很需要支援,而援救和灾后重建也确实    再看这两天作家捐款的报道,把各人的数字由高到低罗列一番。当然,捐款的人都肯定是有爱心的,榜上的作家们就事论事也是值得称赞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捐款或者少捐款的人就没有爱心,或者爱心小于其他捐款更多的人。

    以钱来衡量爱心,就像以钱来衡量爱情,以钱来衡量生命,这都是荒谬的。

这几天都在关心四川地震的灾情,民众们对灾区的捐款也成为了关注热点。某某人捐了多少钱成为新闻报道的对象,企业们、富豪们、明星们,就连作家们也都被媒体所报道。我也接到过记者的电话,问我有没有捐过?捐了多少钱? 再看这两天作家捐款的报道,把各人的数字由高到低罗列一番。当然,捐款的人都肯定是有爱心的,榜上的作家们就事论事也是值得称赞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捐款或者少捐款的人就没有爱心,或者爱心小于其他捐款更多的人。 以钱来衡量爱心,就像以钱来衡量爱情,以钱来衡量生命,这都是荒谬的。 灾区人民是很需要支援,而援救和灾后重建也确实

    灾区人民是很需要支援,而援救和灾后重建也确实需要大量的钱,但钱绝对不是唯一的。

需要大量的钱,但钱绝对不是唯一的。 捐款多少属于个人自由,也属于个人隐私,可以公布,也可以不公布,没有公布的也不等于没有捐过。 说到我个人,我只能说我一定会捐款的,钱款至少会在五位数。 至于捐款的方式,捐款的具体数目,这是我的隐私,是否公布何时公布由我个人决定。 但我绝对不想去跟别人比,无论是比别人多,还是比别人少,都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如果把捐款变成所谓某某“富豪榜”上的互相攀比,实在是与捐款献爱心的本意相差甚远了。 作家当以作品说话,作家的行为虽然也会对大众产生影响,但我相信一个具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作家,一定会以    捐款多少属于个人自由,也属于个人隐私,可以公布,也可以不公布,没有公布的也不等于没有捐过。

需要大量的钱,但钱绝对不是唯一的。 捐款多少属于个人自由,也属于个人隐私,可以公布,也可以不公布,没有公布的也不等于没有捐过。 说到我个人,我只能说我一定会捐款的,钱款至少会在五位数。 至于捐款的方式,捐款的具体数目,这是我的隐私,是否公布何时公布由我个人决定。 但我绝对不想去跟别人比,无论是比别人多,还是比别人少,都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如果把捐款变成所谓某某“富豪榜”上的互相攀比,实在是与捐款献爱心的本意相差甚远了。 作家当以作品说话,作家的行为虽然也会对大众产生影响,但我相信一个具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作家,一定会以    说到我个人,我只能说我一定会捐款的,钱款至少会在五位数。

需要大量的钱,但钱绝对不是唯一的。 捐款多少属于个人自由,也属于个人隐私,可以公布,也可以不公布,没有公布的也不等于没有捐过。 说到我个人,我只能说我一定会捐款的,钱款至少会在五位数。 至于捐款的方式,捐款的具体数目,这是我的隐私,是否公布何时公布由我个人决定。 但我绝对不想去跟别人比,无论是比别人多,还是比别人少,都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如果把捐款变成所谓某某“富豪榜”上的互相攀比,实在是与捐款献爱心的本意相差甚远了。 作家当以作品说话,作家的行为虽然也会对大众产生影响,但我相信一个具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作家,一定会以    至于捐款的方式,捐款的具体数目,这是我的隐私,是否公布何时公布由我个人决定。

他的精神力量而长存于后世心中。 人的爱心和人的品德,可以通过很多方面来体现,在这种关键时刻可以体现,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体现。 平时多积德,生死关头自会有英雄本色。 与其问别人“今天你捐了没有”,不如问“每天你做了没有?” (“做”是指做好事,做善事的“做”,不要想歪了)。

    但我绝对不想去跟别人比,无论是比别人多,还是比别人少,都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如果把捐款变成所谓某某“富豪榜”上的互相攀比,实在是与捐款献爱心的本意相差甚远了。

需要大量的钱,但钱绝对不是唯一的。 捐款多少属于个人自由,也属于个人隐私,可以公布,也可以不公布,没有公布的也不等于没有捐过。 说到我个人,我只能说我一定会捐款的,钱款至少会在五位数。 至于捐款的方式,捐款的具体数目,这是我的隐私,是否公布何时公布由我个人决定。 但我绝对不想去跟别人比,无论是比别人多,还是比别人少,都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如果把捐款变成所谓某某“富豪榜”上的互相攀比,实在是与捐款献爱心的本意相差甚远了。 作家当以作品说话,作家的行为虽然也会对大众产生影响,但我相信一个具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作家,一定会以    作家当以作品说话,作家的行为虽然也会对大众产生影响,但我相信一个具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作家,一定会以他的精神力量而长存于后世心中。

这几天都在关心四川地震的灾情,民众们对灾区的捐款也成为了关注热点。某某人捐了多少钱成为新闻报道的对象,企业们、富豪们、明星们,就连作家们也都被媒体所报道。我也接到过记者的电话,问我有没有捐过?捐了多少钱? 再看这两天作家捐款的报道,把各人的数字由高到低罗列一番。当然,捐款的人都肯定是有爱心的,榜上的作家们就事论事也是值得称赞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捐款或者少捐款的人就没有爱心,或者爱心小于其他捐款更多的人。 以钱来衡量爱心,就像以钱来衡量爱情,以钱来衡量生命,这都是荒谬的。 灾区人民是很需要支援,而援救和灾后重建也确实    人的爱心和人的品德,可以通过很多方面来体现,在这种关键时刻可以体现,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体现。

    平时多积德,生死关头自会有英雄本色。

需要大量的钱,但钱绝对不是唯一的。 捐款多少属于个人自由,也属于个人隐私,可以公布,也可以不公布,没有公布的也不等于没有捐过。 说到我个人,我只能说我一定会捐款的,钱款至少会在五位数。 至于捐款的方式,捐款的具体数目,这是我的隐私,是否公布何时公布由我个人决定。 但我绝对不想去跟别人比,无论是比别人多,还是比别人少,都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如果把捐款变成所谓某某“富豪榜”上的互相攀比,实在是与捐款献爱心的本意相差甚远了。 作家当以作品说话,作家的行为虽然也会对大众产生影响,但我相信一个具有悲天悯人情怀的作家,一定会以

   与其问别人“今天你捐了没有”,不如问“每天你做了没有?”

这几天都在关心四川地震的灾情,民众们对灾区的捐款也成为了关注热点。某某人捐了多少钱成为新闻报道的对象,企业们、富豪们、明星们,就连作家们也都被媒体所报道。我也接到过记者的电话,问我有没有捐过?捐了多少钱? 再看这两天作家捐款的报道,把各人的数字由高到低罗列一番。当然,捐款的人都肯定是有爱心的,榜上的作家们就事论事也是值得称赞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捐款或者少捐款的人就没有爱心,或者爱心小于其他捐款更多的人。 以钱来衡量爱心,就像以钱来衡量爱情,以钱来衡量生命,这都是荒谬的。 灾区人民是很需要支援,而援救和灾后重建也确实

  (“做”是指做好事,做善事的“做”,不要想歪了)。

这几天都在关心四川地震的灾情,民众们对灾区的捐款也成为了关注热点。某某人捐了多少钱成为新闻报道的对象,企业们、富豪们、明星们,就连作家们也都被媒体所报道。我也接到过记者的电话,问我有没有捐过?捐了多少钱? 再看这两天作家捐款的报道,把各人的数字由高到低罗列一番。当然,捐款的人都肯定是有爱心的,榜上的作家们就事论事也是值得称赞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捐款或者少捐款的人就没有爱心,或者爱心小于其他捐款更多的人。 以钱来衡量爱心,就像以钱来衡量爱情,以钱来衡量生命,这都是荒谬的。 灾区人民是很需要支援,而援救和灾后重建也确实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