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没有终点的《远声》(上)(写于2004年)  

2005-11-02 13:09: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终点的《远声》

2004年夏

 

            前几日,家里新装了一个书架,便整理了许多过去的旧书,不经意间翻出了一张熟悉的封面,几种颜色如折纸般拼接在一起,衬托出了自上而下的书名——《远声》。

 

            一瞬间,我似乎闻到了某种气味,轻轻地抚摸着返黄的纸页,宛如又摸到了大约十年前的夏天,一个略带伤感的少年的脸——那就是我。

            那时应该是初中三年级,我读的学校大门面对着长寿路,靠近武宁路桥,如今校园早已被拆了,变成了一栋栋高楼。在学校对面的武宁路上有一家小小的书店,午休的时候我偶尔会去跑去那里,书店里也会出售一些旧书。不记得是哪个季节了,是冬天还是夏天?我只记得在个小书店里,偶然地看到了一本叫《远声》的旧书,封面上还有一个副标题——“大逆事件真相”,作者是(日)濑户内晴美。翻过来,封底印着内容提要——

             以阴谋暗杀天皇的罪名一口气判了二十二个人的死刑,而这些“阴谋者”却几乎互不相识!日本第一个献身社会主义的女性,在临刑前一昼夜伴随遮挡自己不幸的身世和经历,道出了日本历史上最大的迫害事件“大逆事件”的真相。

             封底印着的定价是0.95元,毕竟是本旧书,品相只能说是一般,但并没有明显损坏的地方。最关键的是书价实在太便宜了,大概只有几毛钱吧,相当于当时一根棒冰的价钱,于是我就把它买了下来。

            现在,我又看了看这本书的版权页,除了原著以外,翻译者是陈浩,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4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好像也只印了这么一次),总印数是49000册,这个印数在当时应该不算多。

 

            买这本旧书的时候,我并不清楚它究竟是小说还是历史,初中时的我和许多男生一样,比较喜欢看二战史,顺便也看了一些日本史,至于“大逆事件”是什么,只有一个依稀的印象。但翻开这本书才发现,原来这是一本小说,一本由女人写成的长篇小说。

 

            在读这本书之前,我也读过一些长篇小说,除了四大名著和武侠小说以外,就是一些中国人写的历史小说。但在许多年之后,我忽然发现是这本叫《远声》的旧书,第一次让我懂得了什么是小说。

 

            是的,此前我从来没有像读这本书那样,整个人都沉入了主人公的悲伤之中,似乎她在死亡边缘的那种恐惧,全都通过书的纸页传递到了我的身上。那一年的我,悄悄地读着这本书,看着学校上方逼仄的天空,看着炎热的教室的窗户,似乎全变成了一座冰凉的牢狱,我只能把着铁窗看着外面,听到了——远声。

 

            发出的远声的是一个叫管野须贺子的女人。

            所谓的《远声》便是她一个人的独白。

            整部小说的开头是这样写的——

 

            天还没有亮,我从一阵抑郁中醒来了。啊,今天我还活着。我还能活多久呢......

 

            这是我第一次读到小说中的“意识流”写法,现在看来竟是如此简单,但那时却感觉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第一人称的女主人公躺在冰凉的死囚监狱里,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死刑,她对我倾诉着最隐秘的内心,倾诉她的悲伤她的仇恨她的恐惧。

 

            她先回忆起自己的少女时代,她是一个并不漂亮的女人,她早早地失去了母亲,又被继母找来的男人所玷污。她离开家以后遇到了许许多多男人,有年轻的学生,知名的学者,还有痴心于革命的愤青,直到爱上日本早期社会主义者幸德秋水。因为她所爱的男人,她成为了一个“女无政府主义者”,因为她所爱的男人,她卷入了所谓的“大逆事件”,也就是计划谋刺明治天皇的事件,结果东窗事发,被政府判处了死刑。

 

            整部小说与其是在说革命,不如是在说一个女人与无数个男人之间的关系,至少绝不能算是一部“爱情与革命”的小说。也许连作者都不是很清楚,作为主人公的管野须贺子究竟是否是社会主义者?或许,她所认为的社会主义,就是她所爱的男人们的事业?

 

            但是,我绝不能说她只是那种不懂政治,只懂为爱人而牺牲的殉葬品,我认为那是对她的人格的侮辱。她是有独立思考的,无论是爱某一个男人,还是恨某一个政府,都完全出自于她自己的选择。她确实亲身参与了种种政治活动,也曾公然在法庭上叫出过“无政府主义万岁”,从而引起了幸德秋水的注意,展开了一段孽缘。

 

            也许,“大逆事件”中所有走上绞刑架的人,都有着与她相同的迷惘与希望。与别人唯一的不同的是,她是一个女人。

            在最后走上绞刑架的十二个人中,管野须贺子是唯一的女子(历史上确实留下了她的姓名)或许这就是作者要写她的原因。

            小说里还有一个重要人物——幸德秋水。我在此简单地介绍一下历史上的其人,幸德秋水(1871-1911),本名傳次郎,生於四国岛上的高知县,青年時代投身于自由民权运动,组织社會主義研究會和社會主義協會,創立过社会民主党,并反对日俄戰爭。幸德秋水曾与人合譯了《共產黨宣言》第一個日譯本,该书最早的中译本就是根据他的日译本转译而来。1905年后,幸德秋水逐漸转為无政府主義者。1911年,发生无政府主义者谋刺明治天皇的“大逆事件”,事实上并未参与谋刺的幸德秋水被处以死刑。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