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你要冰糖还是棒冰  

2006-02-08 09:20:00|  分类: 蔡骏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要冰糖还是棒冰

文:蔡骏

在我们这一代人(70年代末、80年代初出生)的童年记忆中,冰糖和棒冰都是抹不掉的东西。记得每一年大考前夕,都会和同学们走在街上,在街边的小店用几毛钱买串冰糖葫芦或盐水棒冰,舔着冰水走在太阳底下,于是我们就长大成人了。

许多年以后(请原谅我又一次运用了马尔克斯式的开头),当我差不多忘记了盐水棒冰的味道时,却在小饭的新书《蚂蚁》里重新回味了一遍。只不过在这本书里看到的冰糖、棒冰还有石头和手枪,都是少男少女们的名字。故事从男生冰糖的自叙开始,即将小学毕业的他暗恋上了美丽的同班女生手枪,却发现手枪和另一个沉默寡言的男生石头关系密切,不久又认识了“社会青年”棒冰,结果被卷进了说不明道不清的风波中。接着手枪、棒冰、石头依次开始自叙,看似美好的少年时光,却被抹上了一道道淤泥。从手枪的离家出走,到棒冰对她产生的兄妹之情,再到与石头之间的冲突,那种感觉对我来说是既熟悉又陌生。说它熟悉是因为回忆自己的少年时代,身边确实常有这样的人和事,只是那是属于小孩子自己的故事,很少讲述于大人们听而已。说它陌生是因为在过去的所谓少年题材小说中,很少看到如此真实的故事,往往更多的是被宁静与温馨笼罩着,即便有波澜也不过是老师与家长关心的那些事情,而关于少年们的残酷叙事似乎已是一个禁忌。

从叙述童年记忆的角度而言,小饭无疑继承了莫言、余华等人的传统,在经验面前一切技巧都已失效,惟有真实的经验才是最精彩的故事。一如莫言的高密东北乡、余华的海盐小镇,小饭也有自己的精神故乡——那就是在他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上海南汇乡村,那个大都市边缘的乡土世界,显然比纯粹的城市或农村更为独特,甚至可以认为是文明的中间地带。虽然,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并没有“本地人”的玩伴,但我仍然可以真切地体验到小说里人物内心的真实,我相信每一个从青春期走来的同龄人也都会感受得到。男生血管里永远有贲张的欲望,对女孩的向往是古老的征服欲,对打架的渴望则是更古老的战争欲。我想无论人类文明如何发达,我们血管里的野性总是无法消除的,发育中的青春期更是如此。其实,我真的不想用悲剧来形容这个故事的结局,因为一切都是那样自然而水到渠成,或许这个结局在小说的第一页就注定了。那熊熊的烈火便是青春的欲望,总会有一些人要燃烧掉自己,因为那就是现实一种而已。

在评论小说文本时,我从不给它硬套上某某理论某某主义,那样只不过是对作品的肢解——大卸八块并不能还原作品本身。正如小饭自己所说,这就是一个少年们的故事,任何对其的图解都是徒劳而可笑的。但请允许我抽取出文本中的一个道具,那就是小说中数度出现的蚂蚁,我确信小饭内心的所指,一如张楚写的歌词。在《蚂蚁》里,蚂蚁简直成了故事的第五个主人公和叙述者,蚂蚁扮演了许多个角色,比如一开始的吞噬者,比如中间的被消灭者。蚂蚁的数量是如此之多,它们既是如此的渺小,又是如此的伟大,它们可以指向任何一种意象,也可能仅仅只是蚂蚁本身。

    最后我的问题是:你要冰糖还是棒冰?他们是最后的幸存者,也是我们可以选择的道路,即便长大后的我们早已别无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