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文学就是要“装神弄鬼”  

2006-06-30 22:14: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就是要“装神弄鬼”
——致陶教授并声援江南、萧鼎等诸位文友
 
     近日,有位陶教授撰文大声疾呼:“中国文学已经进入装神弄鬼时代”,将矛头对准了“奇幻文学”/“玄幻文学”/“魔幻文学”,给中国新兴的幻想文学戴上了“妖精打架”、“群魔乱舞”、“怪力乱神”等帽子。
     我向来不喜欢往热闹的地方钻,但看到陶教授的奇文实在“受教匪浅”,又见很多朋友都已加入战团,有奇幻的作者朋友,有媒体的记者朋友,也有其他一些文学评论老师。
     在此,我以一个悬疑惊悚类型小说的作者身份,也出来谈谈这个关于装神弄鬼的问题。
     先不论装神弄鬼是什么东西,但若说到文学的起源,倒真是与装神弄鬼有着不解之缘。相信陶教授不会不知道,中国小说的起源正是妖魔鬼怪,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早有述及,“志怪之作,庄子谓有齐谐,列子则称夷坚”,上古之神话即为小说之雏形。
     君若翻开《搜神记》等六朝志怪小说,满纸都是群魔乱舞,怪力乱神,玄幻得一踏糊涂,陶教授若对装神弄鬼深恶痛绝的话,请把中国古典小说全都烧光了吧——从三国演义里诸葛亮看天相,水浒传开头张天师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红楼梦里的太虚境,又有哪一个不是装神弄鬼的把戏?至于西游记,更是从头到尾都是妖精打架,就连主人公都是一只大猴精。聊斋里也是群魔乱舞的所在,那些女鬼狐仙们哪一个不比凡人更可爱,倒是人间的道学先生们更加面目可憎。
     这个装神弄鬼的传统还并非中国人的专利,西方文学也是从装神弄鬼里出来的,古希腊神话个个都是怪力乱神,荷马史诗里还有刀枪不入的阿喀硫斯——若今天的人们不知道有特洛伊这段历史与荷马史诗这部作品,径直拿到今天的网络上来发表的话,就是一部标准的西方背景的奇幻小说。到了现代文学里,卡夫卡的格利高里变成了大甲虫是否也算怪力乱神呢?
     英国奇幻大师托尔金,用了毕生的时间来打造魔戒系列,开西方奇幻小说一代之风气,影响了此后全世界千千万万的作者与读者——美国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在其少年时代就是托尔金的忠实读者,在他立志创作恐怖小说之前,就有了创作奇幻小说的构思和梦想。又过了许多年,当斯蒂芬.金通过装神弄鬼的恐怖小说征服世界后,终于写出了自己的奇幻史诗黑暗塔系列。

      装神弄鬼,对于全人类的文学实在太重要了!
      古时候人们不了解世界,所以需要幻想,因为有无限的未知等待着他们。到了现代社会,人类或许了解世界更多了(但仍然有无数的未知),却发现日常生活变得更为平庸,更需要幻想让内心变得精彩,需要我们无限的想象力。这就是幻想文学带给我们的意义。
     陶教授在他的奇文中说:“八零后一代感受世界的非常突出的特点就是网络游戏化。他们是玩网络游戏长大的一代,也是道德价值混乱、政治热情冷漠、公共关怀缺失的一代。这就难怪他们可以把神出鬼没的魔幻世界描写得场面宏大、色彩绚烂,但最终呈现出来的却是一个缺血
苍白的技术世界。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在道德的真空中玩弄高科技的游戏”
     其实,很多幻想小说作者都并非80后一代,他们中有的接受过精英教育(如江南),有的擅长古典诗词创作(如燕垒生),其传统文化的功底绝不低于某些大学里的教授。此外,除硬科幻小说以外,大部分幻想小说并无多少高科技内容,无论是《诛仙》还是《九州》,都还是相当传统古老的背景,与陶教授所说的高科技实在相去甚远。
     陶教授为了证明当下中国幻想文学精神低俗空虚,竟说:“他们不仅生活在一个电子游戏机的世界,而且也生活在一个道德颠倒和价值真空的世界。从而必然地,他们描述、塑造的魔幻世界再怎么神奇而宏大,想像力再令人惊奇,仍然是缺乏文学意蕴的,因为文学不是电脑游戏,不是动漫flash的文字版。”

     而我想对大家说的是:“道德颠倒与价值真空”正是这个平庸的时代,强加给我们这些拥有梦想的年轻人头上的!
 
     非常非常遗憾,我们无法选择自己出生的时代!
 
     虽然,我们不甘于现实世界的“道德颠倒与价值真空”,我们渴望看到那个理想中的美丽新世界。但我们仍然勇敢地面对生活的现实,履行着我们的社会责任与义务。偶尔在冷漠的现代都市的卡拉OK里唱郑智化的星星点灯。
 
     但我们至少有权利,在心灵深处选择自己梦想的世界!
 
     如果我们不能以非文明的方式来实现,那么至少可以用文明的方式——幻想文学实现于纯真的心中。
 
     我相信每一个幻想文学的作者,都有一颗纯洁自由的心灵,他们以自己的方式来书写世界的真实与梦想,如江南、今何在、潘海天等人的《九州》、萧鼎的《诛仙》、沧月的《镜》系列等等,他们的作品和他们本人都要比把持着话语权的某些人可爱得多。
     我也常常说自己写作的乐趣是什么?便是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这个世界是如此地精彩和广阔,往往需要许多个故事和人物来共同编织,这也是我的许多小说人物彼此有联系,前后都可以找到关联的原因。其实,古今中外许多作家开始从事写作,大多也是有这样的内心需求。
     在这个文字的世界里,我们自己就是主宰,“彩笔由我舞,挥洒一片天”,何等自由爽快,想象力可以挥洒到极致。作为以现实生活为背景写作的悬疑小说作者,我还是挺羡慕这些幻想文学的兄弟姐妹们滴!
     最最让我不解的是,陶教授居然把庄子和“黑暗”的魏晋文学以及“犬儒”都给抬了出来,顺便又批判了以上祖先一番,真不知是要鼓吹传统文化呢?还是要颠覆我们的文化传承?难道大众需要娱乐需要故事就是低级趣味,照此之说三国演义水浒传等等最早流传于酒楼茶肆供说书人养家活口的文字,也成了躲避黑暗现实的犬儒文学,说书人们一家老小也活该饿死,三国演义和水浒也断没有存活下来的余地了,剩下的便只有官定的三国志与宋史了。如此倒也落得个白茫茫大地一片干净,只是我们的世界不会再有“文学”这个词了。

     最后请问陶教授:装神弄鬼何罪之有?幻想文学何罪之有?
  
     其实,世上本无妖,只因有了近似于妖的人,才会有人们书中的妖。

即便有妖有魔,若如美丽活泼之狐妖,善良可人之女鬼,亦为似人之妖,是为人妖也。
即便无妖无魔,若有肮脏卑鄙之小人,鱼肉百姓之恶夫,亦为似妖之人,是为妖人也。
 
   自古到今的小说,写的不过是人妖与妖人们的故事罢了

 
 
草就于6月30日夜等待阿根廷德国大战之际,愿我主护佑阿根廷!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