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人间》中卷 复活夜 (连载5)  

2009-08-10 19:13:00|  分类: 《人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间》中卷复活夜  (连载5)

两个月的签证期,可以在美国做很多事去很多地方。不管是不是按照原定方案,只要我见到天空集团全球CEO高思国,就有机会改变我的人生,甚至改变许多人的命运。

然而,只有一个人,可能破坏这个计划。

莫妮卡。

除了蓝衣社的几个人之外,只有她知道我不是高能,只有她知道我的读心术,只有她掌握着某些我不知道的秘密。

尽管她从未告诉过我,但那晚她的眼睛已然泄密,她是高能的堂妹,她的爸爸是高能的叔叔——高思国。

她来中国所谓的任务,估计就是她的爸爸交代给她的——来到高能的身边,接近他并得到他的信任,找到留在中国的高家后人的秘密。

兰陵王的秘密?

而这个任务不也是蓝衣社留给古英雄的使命吗?

莫妮卡会不会告诉她的爸爸:他所谓的亲侄儿高能,原来是个冒牌货?

幸好她并不知道,我本是蓝衣社的社长,是高家延续数十年的世仇。如今,我却摇身一变为兰陵王家族的后人,还要去美国骗取她爸爸的庞大产业,哪怕是其中很小一部分。

所以,这次美国之行还是充满风险,最大的风险来自这个爱着我的女人。

我的第二个幸运是,无论常青还是端木良,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即便他们知道莫妮卡是谁,也未必知道她已摸清了我的真实身份。

所以,蓝衣社仍对我寄予厚望,而且深信他们的许愿,包括天空集团那份产业的诱惑,都足以使我心甘情愿成为一枚棋子,即便我随时有可能背叛。

蓝衣社VS莫妮卡——两边都知道我是假高能,但两边都不清楚互相掌握的情况,这反而给了我最大的活动空间。

我第一次产生了自信。

此刻,我既不是原来的古英雄,也不是被假冒的高能。

自从杭州的致命车祸,自从我的脸被替换,自从原来的我躺进坟墓,我就是一个全新的人,一个死而复生的人,一个脱胎换骨的人。我能看清别人的心灵,发现隐藏的秘密。我有独立的目标,有坚持的价值观,有永不放弃的梦想。

我不属于任何家族,也不属于任何组织。兰陵王高氏家族也好,世代相传的蓝衣社也好,我只属于我自己!我所作所为的一切,都只能为一个人负责——我。

必须为了我自己而战斗,哪怕遇到多大的困难,哪怕一切的面具都被戳穿,哪怕遇到最可怕的危险。

苍天作证——我是为自己而去美国,我将完成的是自己的任务,成为一个英雄的任务!

 

 

又是熙熙攘攘的地铁站。

我在站台上随着人群等车,大屏幕里放出娱乐新闻:大明星洪冰冰深陷艳照门丑闻。

这些天网上到处都传那些照片,相比之下陈冠希真是小巫见大巫,而洪冰冰的艳照男主角们,并不是那些男明星,而都是富豪榜上的大人物。有纳斯达克上市的网游公司大老板;有国际风险投资公司总裁;也有娱乐传媒业的龙头老大;更有以大胆言论闻名的房地产开发商......

洪冰冰的艳照事件,既是娱乐圈头号新闻,也是财经圈深水炸弹。坊间到处是关于她的传闻,至于那些精彩照片倒成了其次。人们更关心那些富豪们的尴尬与逃避,更有些艳照中的老板,利用手中的金钱与资源,控制媒体封锁消息。但网络成为传播的主战场,广大网民凭借娱乐精神,让富豪们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女主角洪冰冰自然名声扫地,彻底退出娱乐圈。而她代言的品牌,都受到巨大冲击。南京路上有一张她的巨幅灯箱广告,一夜之间变成了白板。想起她曾为天空集团的代言,当初我已从她的眼睛里发现问题——这个女人早晚都会出事,果然东窗事发,使天空集团的形象大受损伤。

列车飞驰入站台,又是下班时间,我随人流挤进去,拉着扶手摇摇晃晃,拿着一本口语教材,为了更好与美国人说话。

忽然,我看到了盲姑娘。

已有两三个月没见过秋波,她还是脱俗不凡的样子,与周围匆忙疲惫的人们相比,就像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

她收起导盲杖坐在别人让出的位子上,我急忙挤过去轻声说:“你好,还记得我吗?”

“你是——”她皱起眉头想了想,“高能?”

“是!好久不见!”

没想到隔了那么久,她还能记得我的声音,也许耳朵的记忆也是有天分的。

“最近两个月,都是哥哥开车送我去电台,所以我们在地铁碰不上了。今天,正好他有事过不来,只能我自己去了。”

“你还有哥哥?”

“自从小时候爸爸妈妈离婚,我跟着妈妈,哥哥跟着爸爸,我们就很少在一起了。”

“对不起。”

说着已经要到站了,我小心地陪她下车,不时用眼角余光扫视着她——真可笑,她根本看不到我,干嘛不大胆地盯着她?可我就是不敢,仿佛只要盯着她的脸,就是欺负她是个盲人,还是我过分缺乏自信?抑或她天生丽质让我自惭形秽?

“最近过得怎么样?心里还难过吗?”

走出车站回到地面,华灯初上的夜晚,她的脸庞更加生动,这份关心让我受宠若惊:“你还记得我那封信啊?”

“每一封听众来信我都不会忘记的。”

“还有许多复杂的事情,等待着我去完成。”

“工作很忙吗?”

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微笑着转移话题:“真幸运又能见到你。”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事实情况恰恰相反,她是高能的救命恩人,而我——古英雄是她的救命恩人。

“好多年前的事情,还提那些干什么。”

轻描淡写,却还隐藏一些忧伤,因为正是那件事,导致她永远失去光明。

“啊,不过我失去了全部记忆,早就忘记了那时情景。”

走到广播大厦门口,她匆忙地说:“我要进去了,再见。”

“哦,请等一等,我想对你说。”

“什么?”

“我马上要去美国了,就在下个星期,可能要很久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祝你一路平安。”

“谢谢。”

我还想对她说什么,比如“我不知道在美国会发生什么?不知道有什么命运在等着我”,但秋波已走入大厦,回头说了声“再见”,缓缓消失在电梯间。

一个人站在大厦门口,与保安大眼瞪小眼,不禁对自己苦笑一声,能记住我的声音已不错了,何必再奢望什么?

默默在心里说:“下个星期!”

 

倒计时。

距离我起飞前往美国,还剩下24小时。

一层秋雨一层凉。

第一场秋雨淅淅沥沥落下,微凉的风掠过空旷天野,吹乱刚留长的头发。一条小河从身边缓缓流淌,水面泛起一圈圈雨痕,流向远方稻田与荒原。最遥远的视野尽头,几棵枯树寂静地矗立,伸向烟雨濛濛的天际线。

我撑着一把黑伞,来到松柏丛中最深处,找到了自己的坟墓。

墓碑上刻着一行红色的隶书汉字——

 

爱子古英雄之墓

 

墓碑镶嵌一张陶瓷照片,没想到正是我包里的那张,大概也是从前最喜欢的照片。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墓碑上我曾经的照片,并非我现在的这张脸。

同样,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坟墓里埋葬着的骨灰,也并不属于墓碑上刻着的名字。

只有几个人才知道这个秘密——古英雄的坟墓里,埋葬着的是高能的骨灰。

一个是秘密蓝衣社的年轻社长,一个是兰陵王高氏家族最后的传人。他们原本是几代人的宿敌,血管深处盛满仇恨,至今还是水火难容。此刻却以这样一种方式,在坟墓之中亲密无间融为一体。

这才看到命运是什么?一张嘲笑的大嘴,一个荒诞的小丑。

可惜的是,在我的墓碑上,并没有博客里那首郑智化的《别哭,我最爱的人》。

因为真正的古英雄还未死去。

如果我要留下遗嘱,不管在几十年后还是明天,也不管以古英雄还是高能的名义,都会把这首歌写在遗嘱里。

看着自己小小的墓碑,还有底下不到一平方米的基座,隔着几块石板就是“自己”的骨灰——真正的高能的骨灰,明天我就要以他的名字,飞去美国与他的叔叔见面,图谋天空集团价值万亿美元的产业。

是我杀了他吗?

想到这个危险的可能,身体便猛烈一晃,秋风秋雨中更见单薄,似乎风再大点就能把我吹到墓碑上。四周除了松柏就是坟墓,密密麻麻如同城市万家灯火,这倒也没什么希奇,这个世界的坟墓远远多过活着的人。

大胆伸手在墓碑上摸了摸,被雨水打湿的大理石,刚好被洗去尘埃,干干净净地迎接我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