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人间》中卷 复活夜 (连载6)  

2009-08-11 20:08:00|  分类: 《人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间》中卷复活夜  (连载6)

这既是古英雄的坟墓,也是高能的坟墓,这个坟墓把我们两个人的过去一同埋葬。此刻站在墓碑前的我,就是两个人复活之后的统一体,既是古英雄也是高能,一个全新的灵魂,一个等待被拯救与拯救他人的灵魂。

不知不觉在雨中站了十几分钟,拿出布小心擦拭墓碑基座,当我要对自己的坟墓说再见时,却听到身后踩过雨水的脚步声。

墓地里听到背后这样的声音,任何人都会惊出一身冷汗,莫非有鬼从墓中爬出来了?

警觉地回过头去,却是一个撑着伞的老头,提着一个铅桶,穿过许多墓碑而来。

提前来给自己买阴宅的?

没想到老头竟走到我身边,我下意识地往旁边让了让。他抬头看了我一眼,便低下身子掏出几叠纸钱,塞到铅桶里烧起来。

老头的伞挡住雨水,纸钱变成红色火焰,黑色的烟屑随风飞扬,飘到半空中又被雨打落,烟雾直冲得我流眼泪。

他在为我烧纸钱!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老头的铅桶正对我的墓碑。他在烧纸钱的同时,还看着墓碑上的照片,抚摸陶瓷相片上我过去的脸!

老头子看上去快八十岁了,留着一头银白的板寸,他的动作并不缓慢,皮肤与气色都还不错,尤其双目炯炯有神。

他是谁?

古家的亲戚的吗?难道我还有爷爷在世?老人站在烟雾的上风口,并未被烟雾熏到,我只能躲到他的背后,从侧后方观察他的表情。

我看到了一个老人的忧伤,他的手指抚摸墓碑上“古英雄”三个字,随即从眼眶中淌出泪水。不敢打扰他的怀念,静静站在雨中,直到铅桶里的纸钱烧成灰烬,最后一团烟雾飘向天空,宛如我再也不会回来的记忆。

老人转头要离去,我才疑惑地问:“请问,你是古英雄的家人吗?”

泪水还未从眼中干涸,他盯着我看了几秒钟,却缓缓地摇了摇头。

“那是——”

不是家人又会是什么呢?我拦在老人面前,一定要问个清楚。

但老人并不回答问题,反问了一句:“你是谁?”

“我?哦,我是古英雄以前的同学。”

“谢谢你还记得来看他。”老人提着铅桶从我身边绕过,“再见。“

不,不能就这么让他走了,这个老人不可能是普通人!

我固执地追上去,大胆地问道:“对不起,请问你知道兰陵王吗?”

老人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停下脚步站在雨中,用冷酷的目光扫视我全身,看得我后背心直起鸡皮疙瘩。

许久,他才吐出一句话:“你在说谎。”

“什么?”

“你不是古英雄的同学。”

这句话一下子揭去了我的面具,让我无地自容地后退两步,只能故作镇定地苦笑道:“不,我没有说谎,我是他的同学,否则干嘛来看他呢?”

“不,你是‘他们’的人!”

“他们?”

心里又猛晃了一下,抓着伞柄的手差点松开,所谓的“他们”是谁?

老人又打量我一番:“你不像是坏人,快点离开这吧。”

“坏人?是谁坏人?”

我仍固执地缠着他,老人厌恶地说了声:“别再跟着我了。”

一直走到墓地的出口,我大声地问了一句:“请告诉我,你一定知道,兰陵王!”

终于,老人回头看着我,雨幕里看不清他的目光,只听到他缓缓回答——

“兰陵王是个魔鬼。”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国际航班的边防检查通道,穿着制服的美女接过我的护照,看了看我尴尬的笑容,低头盖上出境图章。

行李已经托运好了,只有随身一个大包,总共不过几公斤份量,却让我走得步履沉重。掏出钱包和手机接受X光检查,顺利通过安检,这是登机前的最后一关。

现存记忆之中,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更是第一次乘坐国际航班。路上不免东张西望,不时有人快步匆匆跑过,也有漂亮的外国美人迎面走来。找了半天都没发现那张脸,跟踪并监视我的那张脸,蓝衣社管他叫“南宫”,天知道还有几个姓南宫的人。

走到登机口,从玻璃幕墙外看到即将乘坐的飞机——硕大无朋的波音747,机身涂着美国联合航空公司标志。距离登机时间还有半小时,我找了个空位坐下。旁边是个美国家庭,年轻的妈妈穿着性感,手里抱着个小男孩,另一个小女孩摇摇晃晃走到我眼前,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我看到了她心里的话:“这个男人不是我妈妈喜欢的类型。”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直到小女孩无趣地回到妈妈身边。

凌晨,我做了一个梦。

不再是那片黑色的湖水,而是一个个封闭的房间,排列在昏暗的长廊中。我屏住呼吸踮着脚尖,轻轻打开每一扇房门,却看不到任何人影,直到最后一个——门里响起剧烈的争吵声,含混的英语无法听清楚,我恐惧地站在门外许久,还未等举手敲门,房门便自动打开。刹那间,我瞪大眼睛,看到一支黑洞洞的枪口,接着一点火星闪烁,一枚子弹钻进大脑。

死亡瞬间,我带着一身冷汗从梦中惊醒。

妈妈端着早餐进来,不到六点我就要出门赶航班——上周才明确告诉妈妈,我将去美国工作几个月。她非常惊讶与担心,但我说这是公司的任务,如果完成会提升为经理。妈妈也没法阻拦我,但经常悄悄流泪。我答应她会打电话回来,保证照顾好自己。

五点三刻,端木良开着他的奥迪A4来到我家楼下。

在楼下与妈妈告别,第一次亲了她的额头,擦去她的眼泪,尽管我并非她真正的儿子。

带着行李上了端木良的车,他的精神看起来不错,飞速开上高架直往机场而去。

“昨晚我九点钟就睡了,就为了一大早起来送你去机场。”

“看得出。”我并不给他好脸色,抓紧把手,“小心别开这么快,我还想完整地去美国。”

“放心!”

端木良打开音响,居然放出美国的黑人音乐。。

“现在,能告诉我具体的行程了吗?”

“对不起,I don’t know。”

“什么?”我瞪大眼睛,要不是他现在开车,早就揪住他的脖子了,“到现在还不知道?等我一个人飞到洛杉矶,就在机场发呆?”

“会有人在机场接你的。”

“是常青吗?”

“我不知道是谁,但肯定会有人接。”

这样的回答让我抓狂:“那么高思国呢?天空集团的大老板,我不是要去见这位所谓的亲叔叔吗?”

“是,会有人给你安排的,但具体只有常先生知道。”端木良用眼角扫了扫我,微笑着说,“别担心!这不是一个骗局,有谁会花几十万,来骗一个本来就没钱的人呢?OK!就算你到了美国,却发现什么人都找不到,至少你的卡里有几万美元——那都是我们打给你的,可以保证你不会在美国流浪,就当是免费旅游,尽情享受那个花花世界吧。不过,你要是去拉斯维加斯赌钱,那我就不敢担保你能平安归来了。”

我沉默地看着川流不息的道路,想象地平线尽头的大海,将在海的另一边发生什么?

端木良送我到达机场,一直陪我到边检窗口,说了声“祝你好运”。

当我通过边检回头再看,他却像空气一样消失了,难道他只是我幻想出来的一个影子?

此刻,坐在登机口外的座位上,整理散乱的头发,回想近一年来发生的全部——奇迹般地从植物人中醒来,却丢失全部自我记忆,“我”的一切都是别人告诉我的。我成为高能,回到天空集团上班,经过一段极不成功的职场生涯,遭到了公司裁员。我遇到了莫妮卡,发现兰陵王面具与蓝衣社,父亲为了保护我而自杀!这才发现我根本不是高能,我本是另外一个人,却被替换上高能的脸。当发现自己是古英雄,一群自称古英雄同伙的人出现,我被绑上蓝衣社的战车,担负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突然机场的广播响了: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815航班开始登机。

中断回忆,忐忑不安地走进排队人群。那些陌生的面孔,即将陪伴我跨越半个地球。通过登机口进入通道,我不断仰头深呼吸,紧张地捏着包,额头竟落下豆大的汗。

一个机场工作人员过来问我:“先生,需要帮助吗?”

糟糕!不会把我当作恐怖分子吧?我结结巴巴地回答:“不!不!我只是......只是......第一次坐飞机。”

这个愚蠢的理由让人家笑了:“哦,没关系,坐大飞机很安全的。”

我急忙点头走过去,通过波音747的舱门,进入这架巨大的飞行器。

第一次上飞机,没想到里面可以容纳那么多人,各种肤色的面孔从眼前闪过。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座位,刚坐下就绑紧了安全带。

掏出手机给妈妈发了个短信,说我已平安登机不要担心。

低头沉思片刻,终于拨通了一个号码。

半分钟后,听到一个还没睡醒的声音:“喂——”

“莫妮卡!”

“是你!”她即刻反应了过来,“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我现在能见你吗?”

我无奈地看着飞机的舷窗:“不,今天你不可能再见到我了。”

“怎么了?你在哪?”

“还有十分钟,飞机就要起飞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