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人间》偶像张雨生  

2009-09-02 15:59: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雨生是我最喜欢的歌手。

尽管,当我喜欢他的时候,他早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而我那个时候,也是心情郁闷不知何处发泄,一如《人间》里那个小职员的主人公。

也许正因为这个原因,喜欢他就是喜欢一种悲伤。而这种悲伤的背后,是如同他歌声的激昂向上,蓬勃有力,干净纯粹。

所以,我在《人间》中数次写到了张雨生,不仅仅因为单纯的喜爱,也是因为张雨生的声音,代表了一个追求纯洁的心灵的战斗。

张雨生不高,也不帅,出生于普通人家,父亲是国军老兵,他从小在眷村长大,酷爱音乐理想。从他的音乐就可看出,他是一个非常固执倔强的人,又充满了想象力,对未来拥有自信的力量,比如《我的未来不是梦》。无论受到多么大的苦难与挫折,他都会以一颗坚强的心来应对,比如《大海》。他以生为一个中国人为荣,他的文字说明他受到过良好的中国文化教育,他深爱着那个《心底的中国》。

《人间》中的高能也是如此,他那么平凡普通,又那么不幸可怜,但他不愿意在现实中沦落,不愿意就此自暴自弃,他相信自己有能力改变人生,甚至发现自己真正的身份——而在这个过程中,张雨生扮演了异常重要的角色。他发现自己的基因里无法忘却张雨生的歌,甚至天生就会唱所有张雨生的歌,但别人却说他以前从来不喜欢张雨生。于是,他怀疑以前的那个自己,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自己——他本来应该是另一个人,这个人才是真正喜爱张雨生的人。

于是,“高能”发现了自己是谁。

 

下面的文字,摘录自《人间》上卷“谁是我”,与张雨生有关的部分——

 

主持人秋波接完两个电话说:“现在给大家听一首歌,张雨生的《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随着一段简单的钢琴弹奏,电波里响起那难以模仿的独特嗓音——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听到第二句,心就被揪起来,眼眶条件反射地湿润了。我拼命想要忍住,却难以抑制泪腺的分泌。这些古老的液体夺眶而出,冲涮脸颊上的尘土,从两腮滑落到手背。无法理解自己的眼泪,但我的心已投入到歌声中,亘古不变的无奈,让人难以释怀的悲伤。我惊讶世上竟有如此的歌喉,也惊讶天底下还有这样的情怀——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

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

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枯瘦的技干少有人来停驻

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

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时时仰望天等待春风吹拂

但是季节不曾为我赶路

我很有耐心不与命运追逐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安安静静守着小小疆土

眼前的繁华我从不羡慕

因为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

 

在午夜的公车萦绕,像永远不会离去的幽灵,来到我耳边安静地歌唱。他的声音时而淡定时而激昂,时而苍凉时而温暖,不争不取,不离不弃,像路边一掠而过的树,如此寂寞如此凄凉,却独自享受自己的世界,无论白天与黑夜的变化,无论春夏与秋冬的更替,无论多少个世纪多少个轮回。

一曲终了,我的泪水还没结束,确切说是失声痛哭——全车乘客都注视着我,大概以为钱包刚被偷了。泪水依然挂在脸上,无法解释为何如此激动,就因为这首张雨生的歌?在最近半年的记忆里,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也是第一次听到张雨生,怎么突然有这种强烈反应?永远也割不断的心灵感应,如同一根导火索,炸开了遗忘的秘密之门。

 

 终于挪到点歌的屏幕前,醒来后的半年,我还从没唱过卡拉OK。虽然许多歌我都认识,但不知该点哪一首好,便进入歌手点歌的画面,从头到尾翻歌手的名字,将近最后几页,一个名字跳入眼中——张雨生。

点开张雨生那些曲目,感觉每一首都那么熟悉,心里涌起一股热流,传遍全身的毛细血管,我点了一首张雨生的《大海》。

很快轮到我唱了,随着旋律的开始,同事们用异样的眼神盯着我。我尴尬又紧张,就像第一次走上舞台,当字幕打出“从那遥远海边慢慢消失的你/本来模糊的脸竟然渐渐清晰/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有把它放在心底......”我自然地唱了出来,契合旋律与节奏,就连音调也如原唱那么高亢清亮。

完全不是我的声音,平时唱歌绝对没有这么高。唱到高潮部分,简直已不认识自己,完全脱胎换骨了一般,不再畏畏缩缩,也不再含蓄内向。眼前不再是狭小的钱柜包房,而是无数闪光灯下的个唱舞台;观众也不再是侯总老钱田露他们,而是举着各色牌子的亿万狂热粉丝。我忘情地举着话筒,随着MTV里的张雨生而高歌,仿佛刹那间灵魂附体。

“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就让我用一生等待/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恋/就让它随风飘远/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像带走每条河流/所有受过的伤/所有流过的泪/我的爱/请全部带走!”

当我嘹亮的歌声唱向最高音,包房里的人们都已惊呆了,老钱流下长长的哈瘌子,田露掉下了她的假睫毛,侯总则把一杯红酒洒在了裤子上。等我唱完大家都沉默了,像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我,包房里死一般寂静了半分钟,接着便是暴风骤雨般的掌声。

“太棒了!”

“高能,你简直是技惊四座!”

“快点去报名参加选秀比赛,你肯定能得全国冠军!”

“张雨生复活,也不过如此嘛!”

......

面对雨点般的赞誉,有些受宠若惊,我不过是无权无势的小职员,没有理由对我拍马屁,显然我震撼到了他们。

我又点了好几首张雨生的歌:《天天想你》、《一天到晚游泳的鱼》、《心底的中国》、《大地的天使》、《两个永恒》......

 

“好了,请大家休息一下,如果午夜梦回,也不要乍暖还寒,接下来是张雨生的《口是心非》,因为每个人都有口是心非的时候,但请在今夜敞开你的心。”

《口是心非》?又是张雨生,我在钱柜刚唱过这首歌,随后听到那熟悉的歌声,宛如我刚才卡拉OK里的录音:“口是心非你深情的承诺都随着西风飘渺远走/痴人梦话我钟情的倚托就像枯萎凋零的花朵......”

仔细听真的非常像,与我平时说话的嗓音不同,难道除了可以看透人心,我的声带也有某种超人之处?

一曲听完百感交集,每天我都口是心非地上班,口是心非地面对周围的人们,口是心非地度过我的人生?

这是我要的生活?

出租车在午夜飞驰,不相信田露的话——我肯定曾是个张雨生的歌迷,并经常唱他的歌,足以到以假乱真的地步。虽然丧失了全部记忆,张雨生却永远埋藏在我的潜意识深处。

不是所有的记忆都可以被抹去。

 

 照旧把自己关在小房间,一直等到收音机里的《午夜面具》——今夜不同在于,脑中同时浮现盲姑娘的脸庞。秋波的细语像一团丝绸,又似一块小小的磁石,将我的心吸了过去。

“今天,有位新朋友点播了一首张雨生与陶晶莹合唱的《我期待》。如果,你还坐在收音机前,请暂时放下心里的烦恼,共同期待一个不同的明天。”

“我期待有一天我会回来/回到我最初的爱回到童贞的神采。”张雨生之后是陶晶莹的声音:“我期待有一天我会明白/明白人世的至爱明白原始的情怀......”

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轻轻哼唱这些人类难以企及的高音,最后副歌部分不知不觉流下了眼泪:“say goodbye saygoodbye/前前后后迂迂回回地试探/say goodbye say goodbye/昂首阔步不留一丝遗憾......”

 

 “兰陵,你在信里说你非常喜欢张雨生的歌,又说你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请让我为你播放一首张雨生的歌,记住那句话——我的未来不是梦!”

电波中又响起那熟悉的旋律与声音,当我是另外一个人的时候,曾经狂热地喜欢过张雨生,现在却完全遗忘了那段记忆。在我最最绝望最最迷惘的时刻,只有听着张雨生嘹亮的歌声,才仿佛梦回真正的青葱岁月,回到那个真正的我。

你是不是像我在太阳下低头

流着汗水默默辛苦的工作

你是不是像我就算受了冷漠

也不放弃自己想要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