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米里哀主教为何替冉阿让作伪证  

2009-10-29 21:49: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大约是小学四年级,家里有两本《悲惨世界》的藏书,虽然无法看懂这本书,我还是坚持着读了其中一卷的开头,《悲惨世界》的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1815年,冉阿让从被关押了十九年的苦役中释放。

   冉阿让从小失去父母,从前是个修树枝的工人,有年冬季找不到工作,家里有七个外甥挨着饿,他为了救活那些孩子而偷了一块面包,从此被关进了监狱。因为几次越狱逃跑,又被抓了回来,他总共在监狱里蹲了十九年。但监狱并没有让他往好的一面改变,反而让他变得仇恨一切,不再相信任何人,成为一个凶狠孤独的男人。
   他来到狄涅城中,却发现没人愿收留他过夜——“好多个人家都不要我。我又到了监狱,看门的人也不肯开门。我也到过狗窝里。那狗咬了我,也把我撵了出来,好象它也是人似的,仿佛它也知道我是谁似的。我就跑到田里,打算露天过一宵。可是天上没有星星。我想天要下雨了,又没有好天主阻挡下雨,我再回到城里……”
   结果,本城的主教米里哀先生却收留了他,并邀请他一同共进晚餐,还为他铺了一张洁白的床过夜。
这是冉阿让十九年来第一次睡床。

   半夜,冉阿让却偷走了米里哀主教家里的一套值钱的银器,刚逃出去不久便被警察抓住。
   当警察带着冉阿让来到主教家里,主教却出人意料地说,那些银器是他送给冉阿让的,还说冉阿让忘了带走一对银烛台,警察只得将冉阿让释放。

   最后,主教对冉阿让说“不要忘记,您拿了这些银子,是为了去做一个诚实人。”

   从此,冉阿让彻底地改变了。

   若没有米里哀主教当初做的这个伪证,芳汀可怜的女儿珂赛特也不可能获救,或许这个小女孩将永远在小旅馆里暗无天日地长大直到无声无息地死去。

   米里哀不但救了一个人,而且间接地救了好多人。

    许多年后,我依然对《悲惨世界》的这段开头印象深刻。

    为什么,米里哀主教明知冉阿让偷走了自己的贵重物品,却还要说谎并将他放走,放在现在来看不可思议,法律上来说就是做伪证,是可以被法律起诉的。

    一个堂堂的主教(法国是天主教国家,主教享有非常崇高的地位与权力),为何要为拯救一个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小偷而向警察作伪证?

   因为他知道,如果为了法律的正义,要把小偷交给警察,那么冉阿让必然又会坐牢,而当时法国的司法制度不可能去感化一个罪犯,只可能使罪犯在坐牢的过程中变得更加危险和仇恨社会,只会毁灭一个人而不会拯救一个人。
   于是,主教选择了信仰,选择了道德,而抛弃了法律,他为了信仰和道德做了伪证,不仅仅是拯救了冉阿让不再被关进监狱,更重要的是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使他彻底变成了另一个人。

   但是,主教拯救冉阿让并非随意的施舍,因为他自己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因为天主教徒,尤其是天主教的主教,撒谎和不诚实是一桩很大的罪过,主教却宁愿由自己来承担这样的罪过,也要拯救并改变一个人的灵魂。

    主教在这里以违背某种信仰的代价,来实现了信仰中的一个更高的准则,那就是牺牲自己拯救他人。

    

   或许,雨果在这里写得过分美好过分强调人类弃恶从善的天性,但我可以从中发现雨果对于法律的认识——法律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比法律更有效的约束是道德,比道德更有效的约束是信仰,法律只能约束一个人的行为,但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法律可以把一个罪犯关进监狱让他不再危害社会,但法律不会保证这个人被放出监狱以后不再危害社会!一个人可以接受法律的惩罚,但不会改变他对他人及社会的仇恨。因为法律不能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和精神。

   道德有可能做到这一点,但道德的力量有些薄弱,最有效的力量则是信仰,只有信仰才能深刻影响一个人的心灵,从心灵深处约束人的行为。

   可是,我们现代人已经无法理解十九世纪的马克思恩格思,更无法理解雨果这样的文学大师笔下的《悲惨世界》。因为现代人无比自私,只看到自己的生活也只关心自己的生活,他们看不到生活在自己身边的大多数人的生活,看不到一个虽然残酷但却近在眼前的现实,那也是雨果所说的三个问题——“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贏弱”。

   法律能否解决这些问题?答案是否定的,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社会,法律都无法解决这些问题。

   用暴力可以暂时压制暴力,但无法永远控制暴力,因为千千万万人的暴力,相加起来永远会超过少数人的暴力。

    所以,米里哀主教放弃了警察的暴力,而选择了他自己的方式,用宽恕对待仇恨,用给予对待窃取。

    我们可以说他是妇人之仁,也可以说他会姑息养奸,但不能怀疑他有一颗虔诚善良的心。

    好吧,我暂且不把米里哀主教归入圣贤一列,只当他仍然是个和我们一样的平凡人,那么看看我们这些平凡人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冉阿让是个身无分文之人,一套偷来的银器变是他全部的财产,而米里哀主教想必衣食无忧,一套银器可能只占据他的财富的千分之一,损失自己的千分之一,来拯救一个人全部的命运,对自己来说无关痛痒,对那个人来说却是生死攸关。从个角度去平衡考量,我可以认为米里哀做了一件很划算很精明的事情——即用自己的千分之一换来了另一个人生命的全部。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富有的人,当遇到某些社会底层的人们,而这些人出于种种原因伤害到了你的一些利益,只要不是很大的利益(比如买东西宰了你几百块钱,拿走了你家中的某个小物件),只要不是伤害或威胁到你的人身安全,你大可以不必兴师动众疵牙必报,你就当自己做了一回米里哀主教,或许你的宽恕可以拯救一个人。

    将心比心,每个人生活在不同的层次,生活在不同的境遇之中,你的千分之一可能是他的百分之一百,那么何必再要站在同一根水平线上去争什么呢?

    我们做不到圣贤,至少可以做一个米里哀主教。

    《悲惨世界》是一部伟大的作品,雨果是一位伟大的作家。

   我很幸运,我童年时代的文学启蒙自《悲惨世界》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