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顾彬夸我,是真是假?  

2009-03-20 11:35: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在媒体上看到一条新闻:“德国汉学家顾彬:《人间》相当不错蔡骏是个异数”。 

   新闻里说曾经引起争议的德国汉学家顾彬最近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其实对于蔡骏的小说,我看过一本《病毒》,《病毒》有强烈浓重的中国本土文化,《人间》相对于《病毒》来说,对于表向叙述多了层内在探究,强调了人这个个体的人性探索,就蔡骏《人间》来说,完全可以和和丹·布朗与斯蒂芬·金最好的作品比,但是没有人愿意承认一个中国作家已经到达了如此高度。”

  “蔡骏所表现出的想象力,对女性的态度,以及蔡骏在《人间》中提出的“现实是最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都很有意思,但蔡骏小说模式却有西方悬疑小说的痕迹,总得来说,还是相当的不错。但我这样说并不是说中国的悬疑小说已经到达了怎样的高度,对这个,我有清醒的认识,中国的悬疑小说在世界上只能排到中下水平,蔡骏是个异数。”

    看到这些话我的第一反应是非常奇怪,然后就是严重的怀疑——顾彬先生远在德国,与我素不相识,而且我的书从未在德国出版过,外文版只有俄罗斯与越南,虽然顾彬先生精通汉语,可以直接阅读中文版图书,但他的研究主要在中国现代纯文学领域,很少对中国的通俗小说发表评价,怎么会突然提到了我,而且还如此地夸奖于我?(但愿不是讽刺吧)

    考虑到当下充满着假新闻与假采访,我就怀疑这是不是出版社或者记者杜撰的新闻?但刚才与出版社沟通,此事出版社方面并不知情,他们也是看到新闻以后才知道的,并不是我原来想象的出版社策划。

   说到顾彬,还是2006年那篇<<德国汉学家称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的新闻让我知道了他,他的犀利的观点毫不留情的批评,让中国的主流文坛颜面扫地,当时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而他其中的一部分观点我还是赞同的,尤其是他批判狼图腾是法西斯主义让我深以为然。

   去年九月,我还与顾彬先生在上海擦肩而过,有一天我在上海录制湖南卫视零点交锋节目,而几个小时以后这个节目又录制了顾彬先生的访谈。

   国外的汉学家原本关注的仅限于中国当代的纯文学作家,如果能够开始关注中国的通俗与类型文学,应该说是一种进步了。

    但还有些让我感到奇怪,《人间》要在3月31日才全国上市,顾彬先生是如何看到书稿的?也许是看到了作品的简介与详细的书摘。

  如果等到《人间》出版上市之后,他再做一个详细的评价岂不更好?如果顾彬先生愿意的话,我也可以与他做个当面的交流,届时他对我的夸奖是真是假就可见个分晓。

   

 

本报讯,近日,汉学家顾彬在接受新快报采访时说:有人告诉我,蔡骏的小说也应该看,因为他是中国悬疑小说最重要的一个代表人物,又有人给我推荐了一本书稿说,看蔡骏的小说就应该看《人间》,《人间》要是没法看,他以前的书就完全可以丢进垃圾箱。其实对于蔡骏的小说,我看过一本《病毒》,《病毒》有强烈浓重的中国本土文化,《人间》相对于《病毒》来说,对于表向叙述多了层内在探究,强调了人这个个体的人性探索,就蔡骏《人间》来说,完全可以和和丹·布朗与斯蒂芬·金最好的作品比,但是没有人愿意承认一个中国作家已经到达了如此高度。
    
    这个在国际汉学界有着一定知名度的德国汉学家顾彬,曾在接受德国权威媒体“德国之声”访问时,突然以“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中国作家相互看不起;中国作家胆子特别小……”等惊人之语,炮轰中国文学。但为什么又力挺蔡骏呢?带着这个问题本报连线了德国汗学家顾彬,顾彬接通了电话说:我以前就有说过中国当代作家的缺点,第一个他们根本不知道人是什么,第二个中国当代小说家喜欢讲已经讲过的故事,他们没有什么想象力。第三个中国不少作家,他们小说中的叙述者对女人的态度是我们所受不了的。在他们的作品中,男人没办法了解女人。女人都是肉。比如说,莫言的《酒国》,男的碰到女的,女的胸部很大,他就想摸一摸。我打开一本书,看到这样一句话,我马上就会把书合上。我不能接受他们对女人的态度。
    
    蔡骏所表现出的想象力,对女性的态度,以及蔡骏在《人间》中提出的“现实是最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都很有意思,但蔡骏小说模式却有西方悬疑小说的痕迹,总得来说,还是相当的不错。但我这样说并不是说中国的悬疑小说已经到达了怎样的高度,对这个,我有清醒的认识,中国的悬疑小说在世界上只能排到中下水平,蔡骏是个异数。(来源:新民晚报)

 

 

 

顾彬夸我,是真是假? - 蔡骏 - 蔡骏的博客

 沃尔夫冈·顾彬(WolfgangKubin),1945年12月17日出生于德国下萨克森州策勒市,是波恩大学汉学系主任教授、翻译家、作家、德国翻译家协会及德国作家协会成员、汉学家。
  1966年,顾彬入明斯特大学学习神学,1968转入维也纳大学改学中文及日本学,1969年至1973年在波恩大学专攻汉学,兼修哲学、日耳曼语言文学及日本学,并于1973年获波恩大学汉学博士学位,其博士论文为《论杜牧的抒情诗》。
  1974年至1975年在当时的北京语言学院(今北京语言文化大学)进修汉语。1977年至1985年间任柏林自由大学东亚学系讲师,教授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及艺术。1981年在柏林自由大学获得汉学教授资格,其教授资格论文题目为《空山——中国文人的自然观》。
  1985年起任教于波恩大学东方语言学院中文系,其间升为该学院主任教授;1995年任波恩大学汉学系主任教授。
  顾彬以德文、英文、中文出版专著、译著和编著达50多部,如《中国文学中自然观的演变》、《中国古典诗歌史》等。合编、主编或翻译的著作和文学作品有:茅盾的《子夜》、丁玲的《莎菲女士的日记》和《百花齐放》、巴金的《家》和《寒夜》,以及《现代中国小说(1949—1979)》、《中国现代文学汉文艺批评文集》、《中国现代文学》、《中国的妇女与文学》、《中国的文化、政治和经济》等。
  20世纪九十年代起,顾彬在中国文学的翻译方面成绩斐然,已出版的著作主要有:
  北岛《太阳城札记》(慕尼黑.Hanser.1991)
  杨炼《面具和鳄鱼》(柏林.Aufbau. 1994)
  杨炼《大海停止之处》(斯图加特.Edition Solitude. 1996)
  《鲁迅选集》六卷本(苏黎世.Union.1994)
  张枣《春秋来信》(艾辛根,Heiderhoff Verlag, 1999)
  梁秉均《政治的蔬菜》(柏林.DAAD. 2000)、北岛《战后》(慕尼黑.Hanser. 2001)
  翟永明《咖啡馆之歌》(波恩.Weidle Verlag. 2004)
  作为作家的顾彬,也出版了自己的一些文学作品:
  诗集:《新离骚》(波恩.2000)、《愚人塔》(波恩.2002)和《影舞者》(波恩.2004);
  散文集:《黑色的故事》(维也纳.2005)。
  2006年11月, 顾彬在接受德国权威媒体“德国之声”访问时,对中国当代文学谈了他的一些看法。2006年12月11日,<<重庆晨报>>发表了题为<<德国汉学家称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的文章,引起了各界读者和新闻媒体的广泛争议。事后,顾彬对这一事件作了回应,称<<重庆晨报>>的报道与他的谈话内容有不符合之处。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