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最新短篇小说:富士康杀人事件  

2010-11-29 13:26: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富士康杀人事件

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发表于《谜小说》2010第五辑“异档案”)

富士康杀人事件 (发表于《谜小说》2010第五辑“异档案”) 文:蔡骏 1、2、3、4、5、6、7、8、9、10、11、12、13...... 第N个。 毒太阳,照在G君的头顶,热得就像要把身体熔化,而地上的尸体已渐渐冰凉——死者恐怕只有90后,脸上发着青春痘,乍看还以为高中生,工作服却已被鲜血染红。 G君有些意外,他居然认识死者,是同乡好友的弟弟,也来自遥远的小县城。 风,毒太阳的底下,骤然刮来阴冷的风,无情地掠过G君背后,就像传说中的死亡瘟疫,是否也要传染到自己身上? 穿过聚集围观的人群,他看到那些苍白的、恐惧的、激动的,更多却是冷漠的脸。 G君感到有些恶心,从胃里猛扑上来,还是赶快回流水线上去吧。 在上次发生跳楼的地方,他看到一群黄衣飘飘的僧人,由大队保安护卫,在地上摆放一些奇怪的东西,念经声响彻天空。 有人在身后窃窃私语:“这里有恶鬼出没。” “是,恶鬼害死好多人拉。” “我已经让老家给我寄了护身符。” “不知道这些和尚能不能把鬼赶走?” G君转过楼道,看到几个保安来回走动,严格检查每个路过的工人——据说这是一个阴谋,有人在厂区实施催眠杀人,凶手就隐藏在人群中,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恶鬼。昨天,厂里请来美国中情局的退役特工,依靠超能力追查恶鬼所在,以前他们就是通过这种手段,才在伊拉克抓住了萨达姆。 十二个小时后。 他从流水线上走下来,浑身疲倦步履沉重,身边掠过一双狼似的眼睛。 天,黑了。 这双眼睛让他心惊胆战,似乎轻轻一瞪就能杀死他——恶鬼?恶鬼的眼睛? G君丝毫不敢怠慢,悄悄跟随在那人身后,穿过楼道穿过广场穿过食堂,来到一栋陌生的宿舍楼。他看到那双狼似的眼睛,与另外一个工人轻声说话,紧接着那个人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果然,这双眼睛是会传染的! 于是,他又跟着第二个人,小心翼翼走进宿舍楼。在三楼走廊里, 文:蔡骏

    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12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3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45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6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789 富士康杀人事件 (发表于《谜小说》2010第五辑“异档案”) 文:蔡骏 1、2、3、4、5、6、7、8、9、10、11、12、13...... 第N个。 毒太阳,照在G君的头顶,热得就像要把身体熔化,而地上的尸体已渐渐冰凉——死者恐怕只有90后,脸上发着青春痘,乍看还以为高中生,工作服却已被鲜血染红。 G君有些意外,他居然认识死者,是同乡好友的弟弟,也来自遥远的小县城。 风,毒太阳的底下,骤然刮来阴冷的风,无情地掠过G君背后,就像传说中的死亡瘟疫,是否也要传染到自己身上? 穿过聚集围观的人群,他看到那些苍白的、恐惧的、激动的,更多却是冷漠的脸。 G君感到有些恶心,从胃里猛扑上来,还是赶快回流水线上去吧。 在上次发生跳楼的地方,他看到一群黄衣飘飘的僧人,由大队保安护卫,在地上摆放一些奇怪的东西,念经声响彻天空。 有人在身后窃窃私语:“这里有恶鬼出没。” “是,恶鬼害死好多人拉。” “我已经让老家给我寄了护身符。” “不知道这些和尚能不能把鬼赶走?” G君转过楼道,看到几个保安来回走动,严格检查每个路过的工人——据说这是一个阴谋,有人在厂区实施催眠杀人,凶手就隐藏在人群中,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恶鬼。昨天,厂里请来美国中情局的退役特工,依靠超能力追查恶鬼所在,以前他们就是通过这种手段,才在伊拉克抓住了萨达姆。 十二个小时后。 他从流水线上走下来,浑身疲倦步履沉重,身边掠过一双狼似的眼睛。 天,黑了。 这双眼睛让他心惊胆战,似乎轻轻一瞪就能杀死他——恶鬼?恶鬼的眼睛? G君丝毫不敢怠慢,悄悄跟随在那人身后,穿过楼道穿过广场穿过食堂,来到一栋陌生的宿舍楼。他看到那双狼似的眼睛,与另外一个工人轻声说话,紧接着那个人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果然,这双眼睛是会传染的! 于是,他又跟着第二个人,小心翼翼走进宿舍楼。在三楼走廊里,1011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12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13......

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N个。

毒太阳,照在G君的头顶,热得就像要把身体熔化,而地上的尸体已渐渐冰凉——死者恐怕只有90后,脸上发着青春痘,乍看还以为高中生,工作服却已被鲜血染红。

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

G君有些意外,他居然认识死者,是同乡好友的弟弟,也来自遥远的小县城。

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风,毒太阳的底下,骤然刮来阴冷的风,无情地掠过G君背后,就像传说中的死亡瘟疫,是否也要传染到自己身上?

穿过聚集围观的人群,他看到那些苍白的、恐惧的、激动的,更多却是冷漠的脸。

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G君感到有些恶心,从胃里猛扑上来,还是赶快回流水线上去吧。

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在上次发生跳楼的地方,他看到一群黄衣飘飘的僧人,由大队保安护卫,在地上摆放一些奇怪的东西,念经声响彻天空。

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 有人在身后窃窃私语:“这里有恶鬼出没。”

“是,恶鬼害死好多人拉。”

“我已经让老家给我寄了护身符。”

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不知道这些和尚能不能把鬼赶走?”

G君转过楼道,看到几个保安来回走动,严格检查每个路过的工人——据说这是一个阴谋,有人在厂区实施催眠杀人,凶手就隐藏在人群中,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恶鬼。昨天,厂里请来美国中情局的退役特工,依靠超能力追查恶鬼所在,以前他们就是通过这种手段,才在伊拉克抓住了萨达姆。

十二个小时后。

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他从流水线上走下来,浑身疲倦步履沉重,身边掠过一双狼似的眼睛。

天,黑了。

这双眼睛让他心惊胆战,似乎轻轻一瞪就能杀死他——恶鬼?恶鬼的眼睛?

G君丝毫不敢怠慢,悄悄跟随在那人身后,穿过楼道穿过广场穿过食堂,来到一栋陌生的宿舍楼。他看到那双狼似的眼睛,与另外一个工人轻声说话,紧接着那个人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果然,这双眼睛是会传染的!

于是,他又跟着第二个人,小心翼翼走进宿舍楼。在三楼走廊里,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 富士康杀人事件 (发表于《谜小说》2010第五辑“异档案”) 文:蔡骏 1、2、3、4、5、6、7、8、9、10、11、12、13...... 第N个。 毒太阳,照在G君的头顶,热得就像要把身体熔化,而地上的尸体已渐渐冰凉——死者恐怕只有90后,脸上发着青春痘,乍看还以为高中生,工作服却已被鲜血染红。 G君有些意外,他居然认识死者,是同乡好友的弟弟,也来自遥远的小县城。 风,毒太阳的底下,骤然刮来阴冷的风,无情地掠过G君背后,就像传说中的死亡瘟疫,是否也要传染到自己身上? 穿过聚集围观的人群,他看到那些苍白的、恐惧的、激动的,更多却是冷漠的脸。 G君感到有些恶心,从胃里猛扑上来,还是赶快回流水线上去吧。 在上次发生跳楼的地方,他看到一群黄衣飘飘的僧人,由大队保安护卫,在地上摆放一些奇怪的东西,念经声响彻天空。 有人在身后窃窃私语:“这里有恶鬼出没。” “是,恶鬼害死好多人拉。” “我已经让老家给我寄了护身符。” “不知道这些和尚能不能把鬼赶走?” G君转过楼道,看到几个保安来回走动,严格检查每个路过的工人——据说这是一个阴谋,有人在厂区实施催眠杀人,凶手就隐藏在人群中,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恶鬼。昨天,厂里请来美国中情局的退役特工,依靠超能力追查恶鬼所在,以前他们就是通过这种手段,才在伊拉克抓住了萨达姆。 十二个小时后。 他从流水线上走下来,浑身疲倦步履沉重,身边掠过一双狼似的眼睛。 天,黑了。 这双眼睛让他心惊胆战,似乎轻轻一瞪就能杀死他——恶鬼?恶鬼的眼睛? G君丝毫不敢怠慢,悄悄跟随在那人身后,穿过楼道穿过广场穿过食堂,来到一栋陌生的宿舍楼。他看到那双狼似的眼睛,与另外一个工人轻声说话,紧接着那个人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果然,这双眼睛是会传染的! 于是,他又跟着第二个人,小心翼翼走进宿舍楼。在三楼走廊里,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富士康杀人事件 (发表于《谜小说》2010第五辑“异档案”) 文:蔡骏 1、2、3、4、5、6、7、8、9、10、11、12、13...... 第N个。 毒太阳,照在G君的头顶,热得就像要把身体熔化,而地上的尸体已渐渐冰凉——死者恐怕只有90后,脸上发着青春痘,乍看还以为高中生,工作服却已被鲜血染红。 G君有些意外,他居然认识死者,是同乡好友的弟弟,也来自遥远的小县城。 风,毒太阳的底下,骤然刮来阴冷的风,无情地掠过G君背后,就像传说中的死亡瘟疫,是否也要传染到自己身上? 穿过聚集围观的人群,他看到那些苍白的、恐惧的、激动的,更多却是冷漠的脸。 G君感到有些恶心,从胃里猛扑上来,还是赶快回流水线上去吧。 在上次发生跳楼的地方,他看到一群黄衣飘飘的僧人,由大队保安护卫,在地上摆放一些奇怪的东西,念经声响彻天空。 有人在身后窃窃私语:“这里有恶鬼出没。” “是,恶鬼害死好多人拉。” “我已经让老家给我寄了护身符。” “不知道这些和尚能不能把鬼赶走?” G君转过楼道,看到几个保安来回走动,严格检查每个路过的工人——据说这是一个阴谋,有人在厂区实施催眠杀人,凶手就隐藏在人群中,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恶鬼。昨天,厂里请来美国中情局的退役特工,依靠超能力追查恶鬼所在,以前他们就是通过这种手段,才在伊拉克抓住了萨达姆。 十二个小时后。 他从流水线上走下来,浑身疲倦步履沉重,身边掠过一双狼似的眼睛。 天,黑了。 这双眼睛让他心惊胆战,似乎轻轻一瞪就能杀死他——恶鬼?恶鬼的眼睛? G君丝毫不敢怠慢,悄悄跟随在那人身后,穿过楼道穿过广场穿过食堂,来到一栋陌生的宿舍楼。他看到那双狼似的眼睛,与另外一个工人轻声说话,紧接着那个人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果然,这双眼睛是会传染的! 于是,他又跟着第二个人,小心翼翼走进宿舍楼。在三楼走廊里,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 富士康杀人事件 (发表于《谜小说》2010第五辑“异档案”) 文:蔡骏 1、2、3、4、5、6、7、8、9、10、11、12、13...... 第N个。 毒太阳,照在G君的头顶,热得就像要把身体熔化,而地上的尸体已渐渐冰凉——死者恐怕只有90后,脸上发着青春痘,乍看还以为高中生,工作服却已被鲜血染红。 G君有些意外,他居然认识死者,是同乡好友的弟弟,也来自遥远的小县城。 风,毒太阳的底下,骤然刮来阴冷的风,无情地掠过G君背后,就像传说中的死亡瘟疫,是否也要传染到自己身上? 穿过聚集围观的人群,他看到那些苍白的、恐惧的、激动的,更多却是冷漠的脸。 G君感到有些恶心,从胃里猛扑上来,还是赶快回流水线上去吧。 在上次发生跳楼的地方,他看到一群黄衣飘飘的僧人,由大队保安护卫,在地上摆放一些奇怪的东西,念经声响彻天空。 有人在身后窃窃私语:“这里有恶鬼出没。” “是,恶鬼害死好多人拉。” “我已经让老家给我寄了护身符。” “不知道这些和尚能不能把鬼赶走?” G君转过楼道,看到几个保安来回走动,严格检查每个路过的工人——据说这是一个阴谋,有人在厂区实施催眠杀人,凶手就隐藏在人群中,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恶鬼。昨天,厂里请来美国中情局的退役特工,依靠超能力追查恶鬼所在,以前他们就是通过这种手段,才在伊拉克抓住了萨达姆。 十二个小时后。 他从流水线上走下来,浑身疲倦步履沉重,身边掠过一双狼似的眼睛。 天,黑了。 这双眼睛让他心惊胆战,似乎轻轻一瞪就能杀死他——恶鬼?恶鬼的眼睛? G君丝毫不敢怠慢,悄悄跟随在那人身后,穿过楼道穿过广场穿过食堂,来到一栋陌生的宿舍楼。他看到那双狼似的眼睛,与另外一个工人轻声说话,紧接着那个人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果然,这双眼睛是会传染的! 于是,他又跟着第二个人,小心翼翼走进宿舍楼。在三楼走廊里,IPHONE

富士康杀人事件 (发表于《谜小说》2010第五辑“异档案”) 文:蔡骏 1、2、3、4、5、6、7、8、9、10、11、12、13...... 第N个。 毒太阳,照在G君的头顶,热得就像要把身体熔化,而地上的尸体已渐渐冰凉——死者恐怕只有90后,脸上发着青春痘,乍看还以为高中生,工作服却已被鲜血染红。 G君有些意外,他居然认识死者,是同乡好友的弟弟,也来自遥远的小县城。 风,毒太阳的底下,骤然刮来阴冷的风,无情地掠过G君背后,就像传说中的死亡瘟疫,是否也要传染到自己身上? 穿过聚集围观的人群,他看到那些苍白的、恐惧的、激动的,更多却是冷漠的脸。 G君感到有些恶心,从胃里猛扑上来,还是赶快回流水线上去吧。 在上次发生跳楼的地方,他看到一群黄衣飘飘的僧人,由大队保安护卫,在地上摆放一些奇怪的东西,念经声响彻天空。 有人在身后窃窃私语:“这里有恶鬼出没。” “是,恶鬼害死好多人拉。” “我已经让老家给我寄了护身符。” “不知道这些和尚能不能把鬼赶走?” G君转过楼道,看到几个保安来回走动,严格检查每个路过的工人——据说这是一个阴谋,有人在厂区实施催眠杀人,凶手就隐藏在人群中,那个人才是真正的恶鬼。昨天,厂里请来美国中情局的退役特工,依靠超能力追查恶鬼所在,以前他们就是通过这种手段,才在伊拉克抓住了萨达姆。 十二个小时后。 他从流水线上走下来,浑身疲倦步履沉重,身边掠过一双狼似的眼睛。 天,黑了。 这双眼睛让他心惊胆战,似乎轻轻一瞪就能杀死他——恶鬼?恶鬼的眼睛? G君丝毫不敢怠慢,悄悄跟随在那人身后,穿过楼道穿过广场穿过食堂,来到一栋陌生的宿舍楼。他看到那双狼似的眼睛,与另外一个工人轻声说话,紧接着那个人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果然,这双眼睛是会传染的! 于是,他又跟着第二个人,小心翼翼走进宿舍楼。在三楼走廊里,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 

201068 上海

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

 

那人与一群人擦肩而过,没想到在那群人里面,有个人的眼睛骤然变化,竟也成了恶鬼之眼。 那双眼睛瞪了G君一下,便消失在另一边的楼梯中。G君感到一阵恶心,好像有什么脏东西飞进眼睛,迅速转身逃下楼梯。 在食堂吃过晚饭,他再度走上流水线。 五个小时后,G君抬起头来,却发现对面的小F也有了狼似的眼睛,接着是旁边的老H,还有身后的阿D,全都变成恶鬼般的家伙。G君吓得魂飞魄散,借口上厕所逃了出去。就在他走进卫生间的刹那,发现镜子里也闪过一只恶鬼——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直勾勾地在镜前站定,看着化身为恶鬼的自己——难道,就是那次擦肩而过?他已把恶鬼传染到了整条流水线? G君痛苦地抽泣起来,想逃出这个地方,迎面却撞见部门主管,还有后面几个保安——他不敢走,更不敢被他们看到自己的眼睛,只得低头回到流水线上。 没错,流水线上所有的人,仿佛是被“流水”污染了,从“上游”流到“下游”,全部变成了恶鬼的眼睛。 这是一个恶鬼的世界。 G君不敢再看任何人,只能低头完成流水线上的操作,将一个个塑料和不锈钢零件,装配成漂亮的苹果IPHONE手机。在IPHONE光滑的屏幕上,反射出他的眼睛——狼的眼睛。 他想把恐惧喊出来,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要回头逃出去,双腿却无法动弹。低头再看才发现——他的脚居然已和流水线连在了一起,就像两棵早已在地上生根的树。 不,他的手也没法动了,被牢牢粘在操作台上,仿佛是机器的零件,不停地飞快地组装那些手机部件。 眨眼之间,流水线滚动地越来越快,他的手就像舞蹈似的飞快转动。 等一等,他感到身体里不再有血液流动,双手碰撞时不再是肉体的声音,而是清脆有力的金属声——肌肉变得僵硬,很快成为灰色的钢铁,关节也变成了液压的齿轮。再看自己无法动弹的躯干,居然已布满电线和开关,还密密麻麻印满了操作说明。 IPHONE屏幕上倒映出他的脸,却没有了眼睛鼻 

 

子和嘴巴,而是一张闪烁着数字的屏幕! 转头看着厂房里其他人——已经没有人了!急速运转的流水线上,矗立着一台台类似人形的机器——大概就是机器人吧?它们每个都有着金属手臂,两条金属支架固定在地面,顶上布满红色数字的屏幕,机器人的手臂一丝不苟地操作着,以超过人类十倍的效率,飞快装配漂亮的IPHONE。 在看到这一切时,G君感到心跳停止了——他,或者说它,已经不需要血液、心跳、神经、痛苦、欢乐、恐惧、爱慕、欲望、邪恶、生存、死亡...... 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自己的父母,忘记了自己的兄弟,忘记了自己暗恋的那个女孩——她叫什么来着?大概姓富,名士康吧。 现在,它再也不会忘记了,因为它再也不会记住了...... 第二天,G君的尸体出现在楼下的水泥地上。 他是个身材健美的青年,伸展着修长的双腿,匀称有力的胳膊,还有酷似周杰伦的脸。 毒太阳底下,流淌着一大滩鲜血,充满生命活力的鲜血,吸引着大群贪婪的苍蝇。 他的眼睛,至死都没有闭上。 人们发现他的眼睛一点都不像狼,而像一只沉默的羔羊。 2010年6月8日 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1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