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世博会是中国人排队合影的大狂欢  

2010-10-31 14:03: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31日,世博会终于落下帷幕了,我总共去了六次,每次看到最多的无非两样:排队与合影。 最近,陪一位出版社的社长去了世博会,在排队需要数小时的德国馆门口,遇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社长给了对方一张名片,不想德国人对图书出版业万分景仰,直接让我们一行人进了贵宾通道还赠送了礼物。德国馆可以看的东西不多,大多数都是我不太感兴趣的,惟独在有个地方最为特别——由几十本厚重的图书堆成一个柱子,厚厚的书脊上用德文与中文写着书名和作者,我看到了歌德与《浮士德》、君特·格拉斯与《铁皮鼓》、托马斯·曼与《魔山》、布莱希特与《四川好人》...... 这些书名和作者我早已如雷贯耳,惭愧的是,绝大多数内容却从未看过。我只能怀着敬畏之心不敢靠近,像个知识贫乏的小学生站在大学图书馆门口,在书籍柱旁默默站了很久,以至于身边挤满了跟这些图书合影的游客们——大多数是三十岁到四十岁的女性,等待和催促前面的人快点离去,匆忙和微笑地摆着POSE,拍下几张照片欢天喜地离去。我注意到这些与书籍合影的人们,多半都未细看书名和作者。我相信他们中的很多人,从未听说过这里大多数的书名和作者,更别提与自己合影

的书里究竟是何内容了? 看着书脊上大师们的名字,再看着与大师们的名字欢快合影的人们,我仿佛成了孤独的置身世外的看客,就像看着那些拥有惊人的体力与耐力辛苦排队数个钟头的人们,他们来到这里看到了世界,并且与世界合影,然后获得了快乐——我想我终于能够理解他们了,这是普通中国人在漫长而枯燥的日常生活之外的难得的狂欢节,这种狂欢不是建立在威尼斯式的假面舞会七彩焰火花车游船之上,而是在无数我们从童年时代仅仅听说过向往过却从未真正看到过了解过的那个神奇瑰丽富丽堂皇的域外世界——那个世界是由小学音乐课本里的贝多芬,中学美术课本上的达·芬奇,大学语文课本中的雨果构成的——即便我们从未真正欣赏过《月光曲》,从未目睹过《蒙娜丽莎》,从未阅读过《悲惨世界》......但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名字,那些自小就在中国人心灵深处打下烙印的名字——莫扎特之名、毕加索之名、托尔斯泰之名,我们崇拜的并不是那些天才的作品,而仅仅是那些天才的名字。 对于名字的痴迷和信仰,这不仅仅是我们几代人的习惯,自从数千年前的公孙龙就开始了。世界上各种美妙的事物,我们普罗大众仅仅知道名字而已,然而也是因为   10月31日,世博会终于落下帷幕了,我总共去了六次,每次看到最多的无非两样:排队与合影。

 

 我们对其的一知半解,所以又狂热地崇拜和尊敬这些事物——世博会里疯狂排队与合影的人们何尝不是如此?仅仅为了看一场3D电影吗?不,而是为了终于有一天可以见到那些被我们崇拜过的名字。 当然,对名字的崇拜不独中国人所有,意大利学者与作家埃柯有部神秘主义的不朽杰作《玫瑰的名字》,全书终结处如斯写道——“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今人所持唯玫瑰之名”。意思是许多年前那些伟大的知识和作品都成为了少数人收藏的秘密,今天的人们只能去崇拜那些最后剩下的名字。 感谢一百多年前照相机的发明者,让今天的我们得以与伟大的名字们合影狂欢。   最近,陪一位出版社的社长去了世博会,在排队需要数小时的德国馆门口,遇到一个德国工作人员。社长给了对方一张名片,不想德国人对图书出版业万分景仰,直接让我们一行人进了贵宾通道还赠送了礼物。德国馆可以看的东西不多,大多数都是我不太感兴趣的,惟独在有个地方最为特别——由几十本厚重的图书堆成一个柱子,厚厚的书脊上用德文与中文写着书名和作者,我看到了歌德与《浮士德》、君特·的书里究竟是何内容了? 看着书脊上大师们的名字,再看着与大师们的名字欢快合影的人们,我仿佛成了孤独的置身世外的看客,就像看着那些拥有惊人的体力与耐力辛苦排队数个钟头的人们,他们来到这里看到了世界,并且与世界合影,然后获得了快乐——我想我终于能够理解他们了,这是普通中国人在漫长而枯燥的日常生活之外的难得的狂欢节,这种狂欢不是建立在威尼斯式的假面舞会七彩焰火花车游船之上,而是在无数我们从童年时代仅仅听说过向往过却从未真正看到过了解过的那个神奇瑰丽富丽堂皇的域外世界——那个世界是由小学音乐课本里的贝多芬,中学美术课本上的达·芬奇,大学语文课本中的雨果构成的——即便我们从未真正欣赏过《月光曲》,从未目睹过《蒙娜丽莎》,从未阅读过《悲惨世界》......但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名字,那些自小就在中国人心灵深处打下烙印的名字——莫扎特之名、毕加索之名、托尔斯泰之名,我们崇拜的并不是那些天才的作品,而仅仅是那些天才的名字。 对于名字的痴迷和信仰,这不仅仅是我们几代人的习惯,自从数千年前的公孙龙就开始了。世界上各种美妙的事物,我们普罗大众仅仅知道名字而已,然而也是因为格拉斯与《铁皮鼓》、托马斯·曼与《魔山》、的书里究竟是何内容了? 看着书脊上大师们的名字,再看着与大师们的名字欢快合影的人们,我仿佛成了孤独的置身世外的看客,就像看着那些拥有惊人的体力与耐力辛苦排队数个钟头的人们,他们来到这里看到了世界,并且与世界合影,然后获得了快乐——我想我终于能够理解他们了,这是普通中国人在漫长而枯燥的日常生活之外的难得的狂欢节,这种狂欢不是建立在威尼斯式的假面舞会七彩焰火花车游船之上,而是在无数我们从童年时代仅仅听说过向往过却从未真正看到过了解过的那个神奇瑰丽富丽堂皇的域外世界——那个世界是由小学音乐课本里的贝多芬,中学美术课本上的达·芬奇,大学语文课本中的雨果构成的——即便我们从未真正欣赏过《月光曲》,从未目睹过《蒙娜丽莎》,从未阅读过《悲惨世界》......但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名字,那些自小就在中国人心灵深处打下烙印的名字——莫扎特之名、毕加索之名、托尔斯泰之名,我们崇拜的并不是那些天才的作品,而仅仅是那些天才的名字。 对于名字的痴迷和信仰,这不仅仅是我们几代人的习惯,自从数千年前的公孙龙就开始了。世界上各种美妙的事物,我们普罗大众仅仅知道名字而已,然而也是因为布莱希特与《四川好人》......

 

我们对其的一知半解,所以又狂热地崇拜和尊敬这些事物——世博会里疯狂排队与合影的人们何尝不是如此?仅仅为了看一场3D电影吗?不,而是为了终于有一天可以见到那些被我们崇拜过的名字。 当然,对名字的崇拜不独中国人所有,意大利学者与作家埃柯有部神秘主义的不朽杰作《玫瑰的名字》,全书终结处如斯写道——“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今人所持唯玫瑰之名”。意思是许多年前那些伟大的知识和作品都成为了少数人收藏的秘密,今天的人们只能去崇拜那些最后剩下的名字。 感谢一百多年前照相机的发明者,让今天的我们得以与伟大的名字们合影狂欢。 这些书名和作者我早已如雷贯耳,惭愧的是,绝大多数内容却从未看过。我只能怀着敬畏之心不敢靠近,像个知识贫乏的小学生站在大学图书馆门口,在书籍柱旁默默站了很久,以至于身边挤满了跟这些图书合影的游客们——大多数是三十岁到四十岁的女性,等待和催促前面的人快点离去,匆忙和微笑地摆着POSE,拍下几张照片欢天喜地离去。我注意到这些与书籍合影的人们,多半都未细看书名和作者。我相信他们中的很多人,从未听说过这里大多数的书名和作者,更别提与自己合影的书里究竟是何内容了?

 

看着书脊上大师们的名字,再看着与大师们的名字欢快合影的人们,我仿佛成了孤独的置身世外的看客,就像看着那些拥有惊人的体力与耐力辛苦排队数个钟头的人们,他们来到这里看到了世界,并且与世界合影,然后获得了快乐——我想我终于能够理解他们了,这是普通中国人在漫长而枯燥的日常生活之外的难得的狂欢节,这种狂欢不是建立在威尼斯式的假面舞会七彩焰火花车游船之上,而是在无数我们从童年时代仅仅听说过向往过却从未真正看到过了解过的那个神奇瑰丽富丽堂皇的域外世界——那个世界是由小学音乐课本里的贝多芬,中学美术课本上的达·芬奇,大学语文课本中的雨果构成的——即便我们从未真正欣赏过《月光曲》,从未目睹过《蒙娜丽莎》,从未阅读过《悲惨世界》......但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名字,那些自小就在中国人心灵深处打下烙印的名字——莫扎特之名、毕加索之名、托尔斯泰之名,我们崇拜的并不是那些天才的作品,而仅仅是那些天才的名字。

 

对于名字的痴迷和信仰,这不仅仅是我们几代人的习惯,自从数千年前的公孙龙就开始了。世界上各种美妙的事物,我们普罗大众仅仅知道名字而已,然而也是因为我们对其的一知半解,所以又狂热地崇拜和尊敬这些事物——世博会里疯狂排队与合影的人们何尝不是如此?仅仅为了看一场3D电影吗?不,而是为了终于有一天可以见到那些被我们崇拜过的名字。

 

我们对其的一知半解,所以又狂热地崇拜和尊敬这些事物——世博会里疯狂排队与合影的人们何尝不是如此?仅仅为了看一场3D电影吗?不,而是为了终于有一天可以见到那些被我们崇拜过的名字。 当然,对名字的崇拜不独中国人所有,意大利学者与作家埃柯有部神秘主义的不朽杰作《玫瑰的名字》,全书终结处如斯写道——“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今人所持唯玫瑰之名”。意思是许多年前那些伟大的知识和作品都成为了少数人收藏的秘密,今天的人们只能去崇拜那些最后剩下的名字。 感谢一百多年前照相机的发明者,让今天的我们得以与伟大的名字们合影狂欢。

当然,对名字的崇拜不独中国人所有,意大利学者与作家埃柯有部神秘主义的不朽杰作《玫瑰的名字》,全书终结处如斯写道——“昔日玫瑰以其名流芳,今人所持唯玫瑰之名”。意思是许多年前那些伟大的知识和作品都成为了少数人收藏的秘密,今天的人们只能去崇拜那些最后剩下的名字。

 

的书里究竟是何内容了? 看着书脊上大师们的名字,再看着与大师们的名字欢快合影的人们,我仿佛成了孤独的置身世外的看客,就像看着那些拥有惊人的体力与耐力辛苦排队数个钟头的人们,他们来到这里看到了世界,并且与世界合影,然后获得了快乐——我想我终于能够理解他们了,这是普通中国人在漫长而枯燥的日常生活之外的难得的狂欢节,这种狂欢不是建立在威尼斯式的假面舞会七彩焰火花车游船之上,而是在无数我们从童年时代仅仅听说过向往过却从未真正看到过了解过的那个神奇瑰丽富丽堂皇的域外世界——那个世界是由小学音乐课本里的贝多芬,中学美术课本上的达·芬奇,大学语文课本中的雨果构成的——即便我们从未真正欣赏过《月光曲》,从未目睹过《蒙娜丽莎》,从未阅读过《悲惨世界》......但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名字,那些自小就在中国人心灵深处打下烙印的名字——莫扎特之名、毕加索之名、托尔斯泰之名,我们崇拜的并不是那些天才的作品,而仅仅是那些天才的名字。 对于名字的痴迷和信仰,这不仅仅是我们几代人的习惯,自从数千年前的公孙龙就开始了。世界上各种美妙的事物,我们普罗大众仅仅知道名字而已,然而也是因为 感谢一百多年前照相机的发明者,让今天的我们得以与伟大的名字们合影狂欢。

 

 

 

  评论这张
 
阅读(47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