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假如有一天,黄浦江结冰了  

2011-01-27 22:39: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的胆子再大些,还可以翻过外滩防汛墙的护栏,径直跳到冰封的江面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得冒着冰裂吞噬你的危险。不过,幸好你脚下的冰层太厚了,厚得足以开过一辆汽车!你太兴奋了,因为你从未试着在真正的冰面上行走,更未在黄浦江上的冰面上奔跑。你确信这并非安徒生或格林的童话,这也不是2012到来之前的某种警告,这仅仅是上天恩赐给你的新年礼物。好啊,多么美好的新年礼物啊!你几乎要跪倒在冰面上感谢上天。对了,但愿你是一个女孩,一个穿着红色靴子和红色披风的女孩,这样你就可以在冰封的黄浦江上翩翩起舞,你可以跳施特劳斯的华尔兹,也可以跳MJ的月球步,更可以随心所欲地跳动你的脚步。此时此刻,冰封的黄浦江两岸,已变成钢铁与水泥的白色山谷,风雪点缀了你的头发与睫毛,更有无数地观众在护栏后欣赏着你。当你欢快地跳到黄浦江心正对着苏州河口的最宽阔的那方冰面时,你就会遇到你爱的人。 然后,梦碎了。 你摇摇头对自己说:“下辈子吧。” 因为你确信无疑,因为在上海再老的老人也确信无疑——黄浦江绝对

你的胆子再大些,还可以翻过外滩防汛墙的护栏,径直跳到冰封的江面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得冒着冰裂吞噬你的危险。不过,幸好你脚下的冰层太厚了,厚得足以开过一辆汽车!你太兴奋了,因为你从未试着在真正的冰面上行走,更未在黄浦江上的冰面上奔跑。你确信这并非安徒生或格林的童话,这也不是2012到来之前的某种警告,这仅仅是上天恩赐给你的新年礼物。好啊,多么美好的新年礼物啊!你几乎要跪倒在冰面上感谢上天。对了,但愿你是一个女孩,一个穿着红色靴子和红色披风的女孩,这样你就可以在冰封的黄浦江上翩翩起舞,你可以跳施特劳斯的华尔兹,也可以跳MJ的月球步,更可以随心所欲地跳动你的脚步。此时此刻,冰封的黄浦江两岸,已变成钢铁与水泥的白色山谷,风雪点缀了你的头发与睫毛,更有无数地观众在护栏后欣赏着你。当你欢快地跳到黄浦江心正对着苏州河口的最宽阔的那方冰面时,你就会遇到你爱的人。 然后,梦碎了。 你摇摇头对自己说:“下辈子吧。” 因为你确信无疑,因为在上海再老的老人也确信无疑——黄浦江绝对 

假如有一天,黄浦江结冰了?

风雪逼人的上海冬天,小区池塘上结了一层薄冰,我伸手触摸寒气逼人的冰面,看着冰水从我的指间流过,确信绝无冰上行走的可能。

于是,我想起北京一月后海,那片雪白的封冻水面,布满各种颜色外套的滑冰的人们。

好像从小长大在上海的记忆里,再冷的天顶多就是小水坑结冰,从未见过苏州河乃至黄浦江凝固过?

可是,我宁愿这样幻想——明天或后天早上醒来发现,在史无前例的凛冽的风雪中,黄浦江已然凝结成为一条水晶般的玉带。没错,你没有做梦你也不是在精神错乱,你确实看到了一条结冰的黄浦江。江面就像雪白的大理石,完全凝固在昨夜的某个瞬间,再也没有往日的波涛汹涌,再也没有那股带着泥土味的水气,再也不会在潮汐间搅动某些不安的梦境。江面上还残留着各种吨位的船只,有从太平洋另一端远航而来的艨艟巨轮,也有从苏州河打酱油而来的小小驳船,他们全都像被点穴或定格了似的,被冰层封锁在江心或岸边。每日飞临水面的江鸥,悲伤地为黄浦江的封冻而哀嚎,只得继续飞往南方寻觅水草。如果,你的胆子再大些,还可以翻过外滩防汛墙的护栏,径直跳到冰封的江面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得冒着冰裂吞噬你的危险。不过,幸好你脚下的冰层太厚了,厚得足以开过一辆汽车!你太兴奋了,因为你从未试着在真正的冰面上行走,更未在黄浦江上的冰面上奔跑。你确信这并非安徒生或格林的童话,这也不是2012到来之前的某种警告,这仅仅是上天恩赐给你的新年礼物。好啊,多么美好的新年礼物啊!你几乎要跪倒在冰面上感谢上天。对了,但愿你是一个女孩,一个穿着红色靴子和红色披风的女孩,这样你就可以在冰封的黄浦江上翩翩起舞,你可以跳施特劳斯的华尔兹,也可以跳MJ的月球步,更可以随心所欲地跳动你的脚步。此时此刻,冰封的黄浦江两岸,已变成钢铁与水泥的白色山谷,风雪点缀了你的头发与睫毛,更有无数地观众在护栏后欣赏着你。当你欢快地跳到黄浦江心正对着苏州河口的最宽阔的那方冰面时,你就会遇到你爱的人。

然后,梦碎了。

你摇摇头对自己说:“下辈子吧。”

因为你确信无疑,因为在上海再老的老人也确信无疑——黄浦江绝对不可能结冰。

其实,这并不是史无前例的事。

史籍记载,黄浦江有过十次以上的冰封记录。最严重的一次在明朝正德元年,黄浦江足足冰封了一个月。其次是清朝咸丰十一年,那年冬天太平军猛攻上海,突然遭遇剧烈的风雪,黄浦江冰封直至次年正月十四日才融化。最近一次是光绪十八年, 十二月初二,上海的最低气温零下12.1摄氏度,黄浦江苏州河全部结冰,“累日不开,经旬不解”。这件事距今已有118你的胆子再大些,还可以翻过外滩防汛墙的护栏,径直跳到冰封的江面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得冒着冰裂吞噬你的危险。不过,幸好你脚下的冰层太厚了,厚得足以开过一辆汽车!你太兴奋了,因为你从未试着在真正的冰面上行走,更未在黄浦江上的冰面上奔跑。你确信这并非安徒生或格林的童话,这也不是2012到来之前的某种警告,这仅仅是上天恩赐给你的新年礼物。好啊,多么美好的新年礼物啊!你几乎要跪倒在冰面上感谢上天。对了,但愿你是一个女孩,一个穿着红色靴子和红色披风的女孩,这样你就可以在冰封的黄浦江上翩翩起舞,你可以跳施特劳斯的华尔兹,也可以跳MJ的月球步,更可以随心所欲地跳动你的脚步。此时此刻,冰封的黄浦江两岸,已变成钢铁与水泥的白色山谷,风雪点缀了你的头发与睫毛,更有无数地观众在护栏后欣赏着你。当你欢快地跳到黄浦江心正对着苏州河口的最宽阔的那方冰面时,你就会遇到你爱的人。 然后,梦碎了。 你摇摇头对自己说:“下辈子吧。” 因为你确信无疑,因为在上海再老的老人也确信无疑——黄浦江绝对年了。

只要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我们就依然可以抱有这种可能性的期待——

假如有一天,黄浦江结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