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荏苒》杂志专访:关于新书《谋杀似水年华》  

2011-07-01 20:52: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2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N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39年。漫长的39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4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5叶萧作为您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7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10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11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15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17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18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创作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过那么一丝或者一刻感到过害怕呢? 我现在的作品几乎一点恐怖情节都没有了。是不是胆大我不在知道,反正我现在看任何恐怖片几乎都毫无感觉。至于创作的过程,那是绝对不可能害怕的。 21 在您心里面可称得上最伟大的作家是谁呢?您觉得又有那位作家对您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平时您喜欢阅读的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会不会刻意回避悬疑心理类的小说? 那有很多,比如少年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司汤达的〈红与黑〉,后来又是卡夫卡,中国现代文学里我最崇拜的是张承志。至于悬疑小说领域给我影响最大的,那毫无疑问就是斯蒂芬金,他对我的影响主要在精神层面上,他是一个活得极其真实的男人,他在许多作品中表达出来的价值观与人生观,让我感到深有共鸣。 22 既然是开放性的访问,就想冒昧的问您一个问题,请您原谅我这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让您有机会重新执笔世界上的任何一部小说,由您完全从新诠释,您会选择那部?原因是什么? 卡夫卡的〈诉讼〉,那是一部关于一个人被逼到绝望的故事,而这种绝望真是我们许多想要发现世界真相的人们的痛苦,感觉就像活在〈黑客帝国〉的世界里。十多年前,当我捧着这本从图书馆里借来的书阅读时,就有过这样的想法。 23《荏苒》杂志是既秉持着青春文学的既定路线,又让青春时尚与中国风能够有机结合,目的是能传承中国文化的魅力,更能完美体现杂志“青春•梦想”的主题。那么请问您对青春与梦想这两个词语的所代表的含义是怎么诠释的呢?您可不可以给我们谈谈您的青春和梦想呢?您已处于而立之年,您觉得您的青春已逝还是依然青春无限?是否已经完成了对梦想的实现了呢? 对不起,请允许我抒情一下——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天已经不怎么蓝了,水也不怎么清了。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校园里流行着成功的传说,操场上飘荡着汽油的味道。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每次回家的道路蜿蜒曲折,害怕遇到某个面目可憎的不速之客。虽然,当我们的小时候,打开报纸和杂志的中间几版,总是看到让人难以入睡的标题。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最熟悉的童话不是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而是情人节晚上兜售十块钱一束玫瑰的小姑娘。 虽然,当我们小的时候,其实,我们已经长大了。 我更羡慕的是十六岁以前,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我的梦想小学时是考古学家,中学时梦想变成画家还痴心妄想地考过美院,最后才误打误撞地成为了一个作家——至今我仍对“作家”两个字感到汗颜。可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实现这些梦想,被漫长无情的时间被日益庸俗的世界共同谋杀了似水年华——你有没有回想过,少年时的梦想是什么? 是谁谋杀了我们的似水年华? 24好了,再次感谢蔡骏老师接受《荏苒》的这次访问,让我们大家更近一步地了解到了蔡骏的悬疑世界!最后请蔡老师对我们《荏苒》杂志以及您的读者和书迷们送上句您的祝福来结束我们本期的访问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既然,我们已经出生了,那就为自己而活得美好一些吧!

1蔡骏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够百忙之中接受我们《荏苒》杂志的这次专访。首先作为蔡骏的小说迷,现在迫切希望读到您最新的长篇悬疑小说《谋杀似水年华》,除了去年11月份在《萌芽》上连载之外,请问此书将于什么时候正式出版上市与我们全国的广大读者朋友们见面呢? 今年暑期,大约七月底即可上市,由新经典文化与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2读到您的一篇博文开头是:“十年前,自己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谋杀似水年华》的名字是来源于《追忆似水年华》嘛?这个本书对您创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影响呢?那么这些影响又表现在了哪里? 去年夏天,新书初稿完成以后,准备要在《萌芽》杂志连载之际,我开始了一段极度煎熬的时期——为新书想一个好名字。最早的名字叫《真实的幻觉》,后来经过了诸如《禁区守望者》之类若干个名字,我忽然想到了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于是,就有了《谋杀似水年华》。几乎每一个听到这个书名的人,都是拍案叫好。甚至,有一位国内知名的女导演,以及她的制片人,仅仅因为听到“谋杀似水年华”这六个字,就想要买下这本书的电影版权,最后却被我婉言谢绝,我希望电影无论如何改,都要保持《谋杀似水年华》的主题。 3如果就像您说的那样,告别荒村,告别地狱的第19层,告别蝴蝶公墓,告别天机,告别人间,告别过往的一切,因为似水年华早已被谋杀。那么全新力作《谋杀似水年华》是作为您创作生涯的一个新的起点还是对您之前的一个总结呢? 我想要把《谋杀似水年华》塑造成一部写到极致的作品,既然,是社会派的悬疑;既然,是一个悬疑外衣下的爱情故事,就应该把悬疑、社会、爱情,这三个元素都写到极致。 首先,本书出现了三桩谋杀案,虽然不算多,但也绝不简单,跨越漫长的十五年,用同样的方法杀死三个美丽的女人。我希望直到最后几页,你们才能解开谜底。我更希望你们之中,能有人提前窥透恶鬼的面目。 其次,以往我从未像这本书里写到的那样,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去表现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我第一次写到了农民工阶层,第二次写到了白领阶层,第N次写到了校园生活,还有公务员、蚁族,乃至权贵。从空间上来说,故事主要发生在上海,男主人公来自西北的小县城,我还写到了广东珠三角的农民工(我认为他们最能代表同胞们的大多数),甚至还有一个来自东北的青年,惟独我漏掉了北京——其实,你仔细看的话,还是会搜索到与北京相关的内容。从时间上来说,故事从1995年开始,跨越十五个年头,直至2010年。但是,还有更早以前那个谋杀了更多人美好青春的时代。如果,你把最后写到的未来也算上,那么这本书的时间跨度为39年。漫长的39年,已经超过了整整一代人的岁月。《谋杀似水年华》,这也不仅仅只是一代人的故事。 最后,是爱情。我不指望你为本书男女主人公而落泪,但在写到最后一些段落时,我却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小说里有一个重要的象征物——深沟,代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与身份之间,不同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鸿沟。其实,也代表着我的小说创作,同样也越过了一条深沟。应该说相比之前的那么多作品,这部《谋杀似水年华》已经有了质的飞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因为这本书关注的重点已不仅仅是故事,而是决定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社会问题,也是共同的青春记忆的情绪,跨过这条个人创作阶段性的深沟以后,我觉得自己瞬间豁然开朗,眼前已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竟有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4《人间》可谓是您的一个转变了,更好的承接了您说的那句“现实是一部很精彩的小说,人心是最大的悬疑。”您个人对现实生活和小说里的世界怎么认知和理解的呢? 我们今天随便打开哪个门户网站的社会新闻版块,就可以看到无数比小说精彩千万倍(或者说恐怖千万倍)的真实的故事,我们生活的现实足以让小说家们汗颜。而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总能超出小说家的想象,做出让人匪疑所思的言行来。我们小说家不可能超越这些生活,只能从中总结出一些规律与共性,揉合到自己的故事中。 5叶萧作为您N部小说里聪明、睿智、勇敢的出场的人物,在《天机》里转变成男一号,第四本里突然消失,生死不明。请问您还会给他复出的机会吗? 《天机》中已经把他写到极致了,但他仍然是一个有些性格弱点的人物,因此他的消失也可谓必然与合理。不过,在《谋杀似水年华》之中,我会让他客串一个片段的角色。 6您作品的多个系列里的人物都是“我”、叶萧和小枝,他们对您有什么特殊意义吗?以后会出现新的人物吗? “我”,更多的是作为故事的叙述者,当然带有我个人影子最多。其实,叶萧的性格的某些方面也带有我的影子。至于小枝,则是完全出于一个幻想中的完美形象,更近似于聊斋里的小倩(《荒村公寓》里小枝与小倩就是同一个人)。这些人物以后是否再出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新的贯穿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 7您业余时间最喜欢看哪种类型的电影?最喜欢哪个导演,想尝试和他去合作改编自己的作品呢? 一般分三种:一,特别小众的文艺片,比如伊朗电影我很喜欢。二,悬疑惊悚片,以前看得比较多,但最近一两年已很少看了,顶多就是日本这两年重拍的大量纪念松本清张的电影。三,就是我最爱的历史战争题材了,我收集了这方面大量的电影资料,比如有些没有中文字幕的前东欧电影,仅仅出于我是一个历史爱好者的需要。 8您的作品至今已有三部改为电影,一部改编为电 

视连续剧,离现在最近上映的是《荒村公寓》,您觉得谁的表演更让您有感受,接近您的原意,或者让您眼前一亮,您对电影版本的《荒村公寓》是怎样看的呢? 拍得不好,我要向观众道歉,虽然我并没有参与改编。主要是《荒村公寓》电影改得与小说没什么关系了,而且仅从电影的角度而言也很一般。 9您小的时梦想成为国家地理绘图员,后来又与美术学院擦肩而过,是什么驱使您走上创作悬疑小说这条道路的呢?您是一直都很坚持吗?有没有放弃过的想法? 我特别记得有个叫“23”的网友,只在2000年的平安夜的集体活动中见过一面,那年她是一个大四学生,也在“榕树下”发了不少网文,其中亦有不少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在她的面前,我不太敢多说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后来是她的一句话,促使了我开始创作悬疑小说,有了我的第一部长篇《病毒》,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但我却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今十年已过音讯渺茫,如果还能见到她的话,不知她的人生如何?至少,我要对她说一声“谢谢”! 其实,悬疑小说一开始就是出于偶然,只能说是命运注定或因缘际会吧,我一直在计划着写其他类型,最有可能的是历史。 10您的人生格言: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据我所知,在黑泽明的电影《影子武士》里,是武田信玄的人生信条,虽然被称作战国第一名将的他,最后也难逃家族衰落,淹没在历史洪流中了。您是怎么理解这个人,这句话的呢?这句格言对您有什么样的影响? 此话出自《孙子兵法》。我比较喜欢看日本战国历史,因为其与中国历史有相似性,但又具有独特性。我是一个理性与感性都很强大的人,我可以迅速地去做一件事情,也可以有条不紊地计划着某一件事,但会坚持不懈地去完成那件事。我想如果没有当年的坚持的话,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自己。 11历数您十余年的创作,作品繁多,累计发行量连续好几年保持中国原创悬疑类小说畅销纪录。目前为止您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呢? 一定回答是最新的《谋杀似水年华》 12您的作品不仅在国内广受好评,而且风靡世界,作品多次获得各类奖项,是对您的创作的一种肯定和认同。您觉得外界的评价对您的影响大吗?会束缚您创作的态度吗?还是更加有动力? 一般来说不太在意。因为中国目前还缺乏有权威性的类型小说的评论体系,许多“评论家”本身对悬疑小说就是一知半解的。至于读者的评论,当然也是出自不同读者的不同趣味,实在是众口难调,我想坚持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就可以了。 13对您所擅长和当今盛行的悬疑小说领域里,您被称为中国第一悬疑作家,您的作品又有哪些不一样的地方呢?您更注重的是什么? 我要重复一下中学语 文老师说过的话—— 小说三元素:情节、环境、人物。 通常,如果是说故事,只要有情节和环境就行了,有的简单到连环境都可以抛弃,比如那些用手机传播的小段子。确实,我们在书店里看到的许多“小说”,大多只有情节而无人物——那里面的人物,基本是服务于情节的工具,或是被故事拖曳的行尸走肉,既没有鲜明的性格,也缺乏任何的变化。 人物——真正的人物在哪里?真正能被读者记住的人物在哪里?许多故事看起来很精彩,能让人一口气读完,为什么很快又被遗忘?因为,没有一个能让人印象深刻的人物。为什么我们喜欢金庸的小说,不仅是有精彩曲折的情节,更因为有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这样能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的人物。这,才是我判断一部好小说与一部好看的小说的标准。 悬疑小说,能不能既有好看的故事,又有能让人记住的人物? 14您在悬疑小说领域无疑已经非常成功了,那您有没有想过在其他类型领域里也展示您的才华呢? 其实,我觉得各个类型我都是可以写的,但目前最有冲动的是历史小说。 15您的读者年龄跨度很大,在各个年龄段都获得了一致好评,而在众多读者群里又80后这个年龄段为众多。您对他们又是怎么看待的呢? 中国的未来依靠这一代人,但这一代人也是可能是受伤害最大的一代人,《谋杀似水年华》写的就是这一代人的集体悲剧。 16作为您的书迷们,对您个人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请问您私底下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呢?偏冷静些,还偏热情外些。因为您总是能写出那么有逻辑却又激情四溢的文字,对您的性格实在是太好奇了。 外表看起来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方式上也是极其理性的,有着深藏不露的野心与欲望,期望缓慢地持续地去达到自己的目标,这是典型的摩羯座的性格。不过,内心其实充满了感性,充满了各种的敏感与脆弱。 17听说您现在已经结婚生子了,在恭喜之余,很好奇您以后会给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悬疑小说吗?如果给他看,是否担心对他的人生观产生影响呢? 从没想过这些问题,他看不看都不重要吧。至于,对于人生观的影响,我相信凡是喜欢我的作品的读者,都会从我的书里得到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无论我在《谋杀似水年华》刻画的人生与社会有多么无奈与残酷,但我相信只有正视与直面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18您平时在业余时间里都做些什么呢?创作之余,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是让您特别着迷的? 业余时间大部分都在阅读,阅读各种各样的文字,主要是关于历史的资料,其中大部分比较学术性。但这些纯粹是我的个人爱好,基本上与写作无关。此外,那就是约一些朋友下四国大战军旗了。 19您创作那么多的灵感是怎么产生的呢,怎么抓住灵感,又来源于什么,您眼睛里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我是一个极其敏感的人,对于敏感的人而言,永远都不会缺乏灵感。 20看您写的悬疑小说,挺多恐怖情节,您觉得自己是个胆儿大的人吗?在 

  评论这张
 
阅读(4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