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谋杀似水年华》后记“第三部分:转”  

2011-10-19 12:32:00|  分类: 前言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

 

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 《谋杀似水年华》的故事,从1995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年开始。

我在书中如斯写道——

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

 

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1995年,邓丽君去世了。

转 《谋杀似水年华》的故事,从1995年开始。 我在书中如斯写道—— 1995年,邓丽君去世了。 1995年,张雨生还活着。 1995年,马锦涛开始在电视上咆哮。 1995年,很多人都记得《东京爱情故事》。 1995年, 8月7日,清晨,7点。 1995年,我在干什么呢? 那可能是我少年期最苦闷封闭的一段时间,记得有一本小簿子陪伴着我,每天都秘密地记录下心情,写一些颇为幼稚的诗和散文。那时候从没有想过,今后我的人生会与“作家”这两个字沾边。 2000年,我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 现在想来觉得不可思议,为何偏偏要写怀里揣着《追忆似水年华》?因为我至今仍未完整地看过这本书,当时年少的我也确实感到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忆?大概不过是觉得这样显得自己有文化一些罢了,就像许多文艺青年的文章里总喜欢加点张爱铃啊、李碧华啊、川端康成啊、村上春树啊、玛格丽特·杜拉斯啊,甚至加西亚·马尔克斯。 可是,十年一觉梦已过,却发觉十年前......十五年前......甚至小学时代的一切,都是如此亲切可爱的似水年华,如此值得

1995年,张雨生还活着。

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

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1995年,马锦涛开始在电视上咆哮。

1995年,很多人都记得《东京爱情故事》。

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

1995年, 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8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7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清晨,7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点。

 

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1995年,我在干什么呢?

那可能是我少年期最苦闷封闭的一段时间,记得有一本小簿子陪伴着我,每天都秘密地记录下心情,写一些颇为幼稚的诗和散文。那时候从没有想过,今后我的人生会与“作家”这两个字沾边。

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2000年,我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

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

现在想来觉得不可思议,为何偏偏要写怀里揣着《追忆似水年华》?因为我至今仍未完整地看过这本书,当时年少的我也确实感到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忆?大概不过是觉得这样显得自己有文化一些罢了,就像许多文艺青年的文章里总喜欢加点张爱铃啊、李碧华啊、川端康成啊、村上春树啊、玛格丽特·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杜拉斯啊,甚至加西亚·马尔克斯。

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

可是,十年一觉梦已过,却发觉十年前......十五年前......甚至小学时代的一切,都是如此亲切可爱的似水年华,如此值得反复地记忆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转 《谋杀似水年华》的故事,从1995年开始。 我在书中如斯写道—— 1995年,邓丽君去世了。 1995年,张雨生还活着。 1995年,马锦涛开始在电视上咆哮。 1995年,很多人都记得《东京爱情故事》。 1995年, 8月7日,清晨,7点。 1995年,我在干什么呢? 那可能是我少年期最苦闷封闭的一段时间,记得有一本小簿子陪伴着我,每天都秘密地记录下心情,写一些颇为幼稚的诗和散文。那时候从没有想过,今后我的人生会与“作家”这两个字沾边。 2000年,我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 现在想来觉得不可思议,为何偏偏要写怀里揣着《追忆似水年华》?因为我至今仍未完整地看过这本书,当时年少的我也确实感到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忆?大概不过是觉得这样显得自己有文化一些罢了,就像许多文艺青年的文章里总喜欢加点张爱铃啊、李碧华啊、川端康成啊、村上春树啊、玛格丽特·杜拉斯啊,甚至加西亚·马尔克斯。 可是,十年一觉梦已过,却发觉十年前......十五年前......甚至小学时代的一切,都是如此亲切可爱的似水年华,如此值得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

 

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林振强词,中岛美雪曲,郑秀文原唱)、《美丽新世界》(伍佰词曲、原唱)、(《我们都是好孩子》(王筝词曲、原唱)、《春天里》(汪峰词曲、原唱)。感谢这些音乐人,感谢他们的作品及歌声,陪伴我度过从一个少年长大成人的似水年华,更陪伴我度过创作本书的许多个日日夜夜,给予我以及作品中人物的共同的悲伤和彷徨。每当这些歌声伴着键盘声响起在耳畔,我似乎已成为自己笔下的那个他或她。 我们要追忆的是似水年华,水总是在不断流逝的。这一切走了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无论你是否遗忘,也无论你是否怀念。 在本书的一个重要段落,我写到过如下一段对话—— 问:“什么是人生?”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

问:“什么是人生?”

反复地记忆­——比如当年流行的港台电视剧的主题曲,此刻我在电脑上重新听了一遍罗文的《尘缘》“尘缘如梦,几番起伏总不平,到如今都成烟云......”犹忆副歌部分“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热情热心,换冷淡冷漠,任多少真情独向寂寞”(对不起,似乎只有配着音乐才有感觉)。你们许多人大概都不知道罗文是谁?或者从未听说过那部叫《八月桂花香》的台湾电视剧? 又比如,中学时放学后,与同学们下的一盘盘四国大战,如今却已成为我的唯一娱乐;还比如,夜晚补习时偶遇的美丽女生,默默关注了她一年,悄悄在书本上为她写了两首诗,却总共只说过半句话,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天哪,突然想起来,到现在我竟还记得她的名字!);再比如,前些天我去了长风公园,这是无数次春游秋游来过的地方,居然没找到当年最爱的铁臂山,只觅到少先队员雕塑前的大草坪,想起我预备班那年站在这片草地上,为全校师生表演笛子独奏——竟是琼瑶剧《婉君》的主题曲;却比如...... 当然,若你生于90年代,应该没有以上这些记忆。 《谋杀似水年华》的写作过程中,我引用了数首90年代到21世纪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李宗盛词曲,赵传原唱)、《火柴天堂》(熊天平词曲、原唱)、《爱的代价》(李宗盛词曲,张艾嘉原唱)、《一生所爱》(唐书琛词,卢冠廷曲,原唱卢冠廷)、《

答:“我们出生了,然后又死掉。”

 

虽然,极其残酷。

转 《谋杀似水年华》的故事,从1995年开始。 我在书中如斯写道—— 1995年,邓丽君去世了。 1995年,张雨生还活着。 1995年,马锦涛开始在电视上咆哮。 1995年,很多人都记得《东京爱情故事》。 1995年, 8月7日,清晨,7点。 1995年,我在干什么呢? 那可能是我少年期最苦闷封闭的一段时间,记得有一本小簿子陪伴着我,每天都秘密地记录下心情,写一些颇为幼稚的诗和散文。那时候从没有想过,今后我的人生会与“作家”这两个字沾边。 2000年,我写的第一部得奖小说叫《绑架》,记得开头第一句话是“我从上海图书馆中出来,怀里揣着一本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但我明白,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追忆。”接着,“我”就在上海图书馆的门口,绑架了后来被“我”爱上的那个女子。 现在想来觉得不可思议,为何偏偏要写怀里揣着《追忆似水年华》?因为我至今仍未完整地看过这本书,当时年少的我也确实感到没有什么似水年华可忆?大概不过是觉得这样显得自己有文化一些罢了,就像许多文艺青年的文章里总喜欢加点张爱铃啊、李碧华啊、川端康成啊、村上春树啊、玛格丽特·杜拉斯啊,甚至加西亚·马尔克斯。 可是,十年一觉梦已过,却发觉十年前......十五年前......甚至小学时代的一切,都是如此亲切可爱的似水年华,如此值得 但,这是生活的真谛。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