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漫客《悬疑世界》第二期卷首语  

2011-10-30 11:00:00|  分类: 前言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遇之后,至今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因为,那夜是我最近几个月来唯一的一次乘坐地铁。 第二天,我从一位朋友处得知了他的名字。 世界真小,你想要什么,上帝就会把它或他或她送到你眼前。 但你得不到。 就像我的好友一枚糖果,我认为当代中国最具个性化,也具潜力的美女悬疑惊悚作家,为本期《悬疑世界》贡献了一篇看似平淡却内含伤感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如此地伤感又是如此地让我称赞,这不是主人公的无奈,而是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的无奈。 我想起了糖果跟我说过的她自己的一件颇为诡异也几乎令人流泪的事,也是在她阅读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那个下午,她跟我说了七个字—— 记忆还在我不在。 记忆,还有记忆过后的自己,也是一种悬疑——对于十年或十五年前的自己来说。 我终于可以接上赵传的歌了。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拥挤的人群中 我终于失去了你  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 当四周的掌声如潮水一般的汹涌 我看见你眼中伤心的泪光闪动” 谁都无法预知,十年后,或十五年后的自己,或他,或她。 他,或她,

或自己,永远,是个悬疑。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悬疑的世界里。 谁都逃不掉。 或者,更加精辟地说——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这,就是你买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也是我主编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 没有第二个理由。 不过,当你们正在看《悬疑世界》杂志上连载的《地狱变》,当我正在埋头敲打键盘创作这部最令自己绝望的作品时,会不会脑中所想梦中所见心中所恐惧以及文中所搭建的这个世界突然就成真了吗? 插播广告:2012,还没到呢。 不会有这么倒霉吗?或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还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 好的,答案已经有了:不会有这么倒霉的。 你,懂了吗?
或自己,永远,是个悬疑。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悬疑的世界里。 谁都逃不掉。 或者,更加精辟地说——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这,就是你买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也是我主编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 没有第二个理由。 不过,当你们正在看《悬疑世界》杂志上连载的《地狱变》,当我正在埋头敲打键盘创作这部最令自己绝望的作品时,会不会脑中所想梦中所见心中所恐惧以及文中所搭建的这个世界突然就成真了吗? 插播广告:2012,还没到呢。 不会有这么倒霉吗?或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还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 好的,答案已经有了:不会有这么倒霉的。 你,懂了吗?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漫客《悬疑世界》第二期卷首语 - 蔡骏 - 蔡骏的博客
 

或自己,永远,是个悬疑。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悬疑的世界里。 谁都逃不掉。 或者,更加精辟地说——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这,就是你买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也是我主编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 没有第二个理由。 不过,当你们正在看《悬疑世界》杂志上连载的《地狱变》,当我正在埋头敲打键盘创作这部最令自己绝望的作品时,会不会脑中所想梦中所见心中所恐惧以及文中所搭建的这个世界突然就成真了吗? 插播广告:2012,还没到呢。 不会有这么倒霉吗?或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还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 好的,答案已经有了:不会有这么倒霉的。 你,懂了吗?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一遇之后,至今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因为,那夜是我最近几个月来唯一的一次乘坐地铁。 第二天,我从一位朋友处得知了他的名字。 世界真小,你想要什么,上帝就会把它或他或她送到你眼前。 但你得不到。 就像我的好友一枚糖果,我认为当代中国最具个性化,也具潜力的美女悬疑惊悚作家,为本期《悬疑世界》贡献了一篇看似平淡却内含伤感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如此地伤感又是如此地让我称赞,这不是主人公的无奈,而是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的无奈。 我想起了糖果跟我说过的她自己的一件颇为诡异也几乎令人流泪的事,也是在她阅读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那个下午,她跟我说了七个字—— 记忆还在我不在。 记忆,还有记忆过后的自己,也是一种悬疑——对于十年或十五年前的自己来说。 我终于可以接上赵传的歌了。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拥挤的人群中 我终于失去了你  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 当四周的掌声如潮水一般的汹涌 我看见你眼中伤心的泪光闪动” 谁都无法预知,十年后,或十五年后的自己,或他,或她。 他,或她, 

文:蔡骏

或自己,永远,是个悬疑。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悬疑的世界里。 谁都逃不掉。 或者,更加精辟地说——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这,就是你买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也是我主编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 没有第二个理由。 不过,当你们正在看《悬疑世界》杂志上连载的《地狱变》,当我正在埋头敲打键盘创作这部最令自己绝望的作品时,会不会脑中所想梦中所见心中所恐惧以及文中所搭建的这个世界突然就成真了吗? 插播广告:2012,还没到呢。 不会有这么倒霉吗?或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还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 好的,答案已经有了:不会有这么倒霉的。 你,懂了吗?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文:蔡骏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OMG!《我终于失去了你》,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短暂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一遇之后,至今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因为,那夜是我最近几个月来唯一的一次乘坐地铁。 第二天,我从一位朋友处得知了他的名字。 世界真小,你想要什么,上帝就会把它或他或她送到你眼前。 但你得不到。 就像我的好友一枚糖果,我认为当代中国最具个性化,也具潜力的美女悬疑惊悚作家,为本期《悬疑世界》贡献了一篇看似平淡却内含伤感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如此地伤感又是如此地让我称赞,这不是主人公的无奈,而是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的无奈。 我想起了糖果跟我说过的她自己的一件颇为诡异也几乎令人流泪的事,也是在她阅读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那个下午,她跟我说了七个字—— 记忆还在我不在。 记忆,还有记忆过后的自己,也是一种悬疑——对于十年或十五年前的自己来说。 我终于可以接上赵传的歌了。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拥挤的人群中 我终于失去了你  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 当四周的掌声如潮水一般的汹涌 我看见你眼中伤心的泪光闪动” 谁都无法预知,十年后,或十五年后的自己,或他,或她。 他,或她,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 或自己,永远,是个悬疑。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悬疑的世界里。 谁都逃不掉。 或者,更加精辟地说——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这,就是你买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也是我主编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 没有第二个理由。 不过,当你们正在看《悬疑世界》杂志上连载的《地狱变》,当我正在埋头敲打键盘创作这部最令自己绝望的作品时,会不会脑中所想梦中所见心中所恐惧以及文中所搭建的这个世界突然就成真了吗? 插播广告:2012,还没到呢。 不会有这么倒霉吗?或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还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 好的,答案已经有了:不会有这么倒霉的。 你,懂了吗?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 如此地宽容”

一遇之后,至今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因为,那夜是我最近几个月来唯一的一次乘坐地铁。 第二天,我从一位朋友处得知了他的名字。 世界真小,你想要什么,上帝就会把它或他或她送到你眼前。 但你得不到。 就像我的好友一枚糖果,我认为当代中国最具个性化,也具潜力的美女悬疑惊悚作家,为本期《悬疑世界》贡献了一篇看似平淡却内含伤感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如此地伤感又是如此地让我称赞,这不是主人公的无奈,而是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的无奈。 我想起了糖果跟我说过的她自己的一件颇为诡异也几乎令人流泪的事,也是在她阅读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那个下午,她跟我说了七个字—— 记忆还在我不在。 记忆,还有记忆过后的自己,也是一种悬疑——对于十年或十五年前的自己来说。 我终于可以接上赵传的歌了。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拥挤的人群中 我终于失去了你  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 当四周的掌声如潮水一般的汹涌 我看见你眼中伤心的泪光闪动” 谁都无法预知,十年后,或十五年后的自己,或他,或她。 他,或她,OMG《我终于失去了你》,一遇之后,至今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因为,那夜是我最近几个月来唯一的一次乘坐地铁。 第二天,我从一位朋友处得知了他的名字。 世界真小,你想要什么,上帝就会把它或他或她送到你眼前。 但你得不到。 就像我的好友一枚糖果,我认为当代中国最具个性化,也具潜力的美女悬疑惊悚作家,为本期《悬疑世界》贡献了一篇看似平淡却内含伤感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如此地伤感又是如此地让我称赞,这不是主人公的无奈,而是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的无奈。 我想起了糖果跟我说过的她自己的一件颇为诡异也几乎令人流泪的事,也是在她阅读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那个下午,她跟我说了七个字—— 记忆还在我不在。 记忆,还有记忆过后的自己,也是一种悬疑——对于十年或十五年前的自己来说。 我终于可以接上赵传的歌了。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拥挤的人群中 我终于失去了你  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 当四周的掌声如潮水一般的汹涌 我看见你眼中伤心的泪光闪动” 谁都无法预知,十年后,或十五年后的自己,或他,或她。 他,或她,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文:蔡骏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OMG!《我终于失去了你》,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短暂

短暂一遇之后,至今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文:蔡骏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OMG!《我终于失去了你》,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短暂 因为,那夜是我最近几个月来唯一的一次乘坐地铁。

第二天,我从一位朋友处得知了他的名字。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文:蔡骏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OMG!《我终于失去了你》,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短暂

世界真小,你想要什么,上帝就会把它或他或她送到你眼前。

一遇之后,至今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因为,那夜是我最近几个月来唯一的一次乘坐地铁。 第二天,我从一位朋友处得知了他的名字。 世界真小,你想要什么,上帝就会把它或他或她送到你眼前。 但你得不到。 就像我的好友一枚糖果,我认为当代中国最具个性化,也具潜力的美女悬疑惊悚作家,为本期《悬疑世界》贡献了一篇看似平淡却内含伤感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如此地伤感又是如此地让我称赞,这不是主人公的无奈,而是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的无奈。 我想起了糖果跟我说过的她自己的一件颇为诡异也几乎令人流泪的事,也是在她阅读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那个下午,她跟我说了七个字—— 记忆还在我不在。 记忆,还有记忆过后的自己,也是一种悬疑——对于十年或十五年前的自己来说。 我终于可以接上赵传的歌了。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拥挤的人群中 我终于失去了你  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 当四周的掌声如潮水一般的汹涌 我看见你眼中伤心的泪光闪动” 谁都无法预知,十年后,或十五年后的自己,或他,或她。 他,或她, 但你得不到。

就像我的好友一枚糖果,我认为当代中国最具个性化,也具潜力的美女悬疑惊悚作家,为本期《悬疑世界》贡献了一篇看似平淡却内含伤感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如此地伤感又是如此地让我称赞,这不是主人公的无奈,而是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的无奈。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文:蔡骏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OMG!《我终于失去了你》,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短暂

我想起了糖果跟我说过的她自己的一件颇为诡异也几乎令人流泪的事,也是在她阅读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那个下午,她跟我说了七个字——

或自己,永远,是个悬疑。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悬疑的世界里。 谁都逃不掉。 或者,更加精辟地说——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这,就是你买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也是我主编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 没有第二个理由。 不过,当你们正在看《悬疑世界》杂志上连载的《地狱变》,当我正在埋头敲打键盘创作这部最令自己绝望的作品时,会不会脑中所想梦中所见心中所恐惧以及文中所搭建的这个世界突然就成真了吗? 插播广告:2012,还没到呢。 不会有这么倒霉吗?或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还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 好的,答案已经有了:不会有这么倒霉的。 你,懂了吗? 记忆还在我不在。

记忆,还有记忆过后的自己,也是一种悬疑——对于十年或十五年前的自己来说。

我终于可以接上赵传的歌了。

“我终于失去了你 /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文:蔡骏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OMG!《我终于失去了你》,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短暂 在拥挤的人群中 / 我终于失去了你 / 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 / 当四周的掌声如潮水一般的汹涌 / 一遇之后,至今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因为,那夜是我最近几个月来唯一的一次乘坐地铁。 第二天,我从一位朋友处得知了他的名字。 世界真小,你想要什么,上帝就会把它或他或她送到你眼前。 但你得不到。 就像我的好友一枚糖果,我认为当代中国最具个性化,也具潜力的美女悬疑惊悚作家,为本期《悬疑世界》贡献了一篇看似平淡却内含伤感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如此地伤感又是如此地让我称赞,这不是主人公的无奈,而是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的无奈。 我想起了糖果跟我说过的她自己的一件颇为诡异也几乎令人流泪的事,也是在她阅读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那个下午,她跟我说了七个字—— 记忆还在我不在。 记忆,还有记忆过后的自己,也是一种悬疑——对于十年或十五年前的自己来说。 我终于可以接上赵传的歌了。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拥挤的人群中 我终于失去了你  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 当四周的掌声如潮水一般的汹涌 我看见你眼中伤心的泪光闪动” 谁都无法预知,十年后,或十五年后的自己,或他,或她。 他,或她, 我看见你眼中伤心的泪光闪动”

谁都无法预知,十年后,或十五年后的自己,或他,或她。

他,或她,或自己,永远,是个悬疑。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文:蔡骏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OMG!《我终于失去了你》,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短暂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悬疑的世界里。

谁都逃不掉。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文:蔡骏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OMG!《我终于失去了你》,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短暂

或者,更加精辟地说——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这,就是你买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也是我主编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

没有第二个理由。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文:蔡骏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OMG!《我终于失去了你》,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短暂

不过,当你们正在看《悬疑世界》杂志上连载的《地狱变》,当我正在埋头敲打键盘创作这部最令自己绝望的作品时,会不会脑中所想梦中所见心中所恐惧以及文中所搭建的这个世界突然就成真了吗?

插播广告:2012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文:蔡骏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OMG!《我终于失去了你》,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短暂,还没到呢。

不会有这么倒霉吗?或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还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

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文:蔡骏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当你在某一段时间,特别关注热衷于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人,而与其相关的事物,就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 鬼魂除外,这个倒是真没见过,但不排除在梦中。 但我不想讨论“托梦”的话题,那更适合“玄学大师”们去高谈阔论。 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了地铁与摩天轮,有一次坐完上摩天轮的读者活动后,我在黑夜里坐地铁回家。经过某站,上来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站在离我最近的位置,靠在扶手上弹起吉他,突然唱起一首老歌:“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 你劝我要耐心等候 并且陪我度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 如此地宽容” OMG!《我终于失去了你》,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首赵传的歌啊,居然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在眼前。 那一天,那一夜,《谋杀似水年华》里写到的一切几乎都成真了。从烈日到暴雨到凉爽的夜。从地铁到摩天轮到有故事的流浪歌手。神奇的一天。我看到了秋收。只是,小麦在哪里? 流浪歌手又为我唱了一首歌,显得有些腼腆,再后来我就下车了。 短暂

好的,答案已经有了:不会有这么倒霉的。

你,懂了吗?

 

或自己,永远,是个悬疑。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悬疑的世界里。 谁都逃不掉。 或者,更加精辟地说——我们生活在悬疑世界。 这,就是你买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也是我主编这本《悬疑世界》的理由。 没有第二个理由。 不过,当你们正在看《悬疑世界》杂志上连载的《地狱变》,当我正在埋头敲打键盘创作这部最令自己绝望的作品时,会不会脑中所想梦中所见心中所恐惧以及文中所搭建的这个世界突然就成真了吗? 插播广告:2012,还没到呢。 不会有这么倒霉吗?或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还是不会有这么倒霉吗? 好的,答案已经有了:不会有这么倒霉的。 你,懂了吗?  

一遇之后,至今再也没有看到过他。 因为,那夜是我最近几个月来唯一的一次乘坐地铁。 第二天,我从一位朋友处得知了他的名字。 世界真小,你想要什么,上帝就会把它或他或她送到你眼前。 但你得不到。 就像我的好友一枚糖果,我认为当代中国最具个性化,也具潜力的美女悬疑惊悚作家,为本期《悬疑世界》贡献了一篇看似平淡却内含伤感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如此地伤感又是如此地让我称赞,这不是主人公的无奈,而是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的无奈。 我想起了糖果跟我说过的她自己的一件颇为诡异也几乎令人流泪的事,也是在她阅读我的《谋杀似水年华》那个下午,她跟我说了七个字—— 记忆还在我不在。 记忆,还有记忆过后的自己,也是一种悬疑——对于十年或十五年前的自己来说。 我终于可以接上赵传的歌了。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拥挤的人群中 我终于失去了你  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 当四周的掌声如潮水一般的汹涌 我看见你眼中伤心的泪光闪动” 谁都无法预知,十年后,或十五年后的自己,或他,或她。 他,或她,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