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十年一觉悬疑梦  

2011-10-06 23:04:00|  分类: 浮生小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

 

 

 十年一觉悬疑梦 - 蔡骏 - 蔡骏的博客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 十年一觉悬疑梦

多鼓励——看来那个赌约我是赢定了。 2001年下半年,我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没有她的电话也没有EMAIL,我不再上网聊天,她也不再上网发表作品。我依然在写我的悬疑小说,第二年《病毒》出版。而促使《病毒》诞生的“23”,却仿佛中了病毒,就此在茫茫人海中消失。 到今天为止,十年一觉悬疑梦,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 不知她如今怎样?是否已远渡重洋出国?还是早已嫁作人妇相夫教子?抑或仍笔耕不辍却只写给自己欣赏?还是更换了笔名成为名作家? 如果有知道“23”的朋友,或者还与她保持联系的朋友,请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或提供能找到她的线索。 “23”,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生命中需要感恩。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不断添加着印有“蔡骏 著”或“蔡骏 作品”的新书或再版书;我的名字也无数次出现在各种报纸、杂志、网站,电视,甚至电影银幕,以及我自己也看不懂的外文书封面上;许多人从中学教室里课桌下偷偷地读《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到在大学寝室的蚊帐中拿着手电筒看《天机》四季、《人间》三卷,直至如今踏上社会成为白领窝在沙发里流着眼泪读完《谋杀似水年华》......未来的某一天,你将要读的是哪一本?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也在添加印有“蔡骏 主编”或“蔡骏 监制”的各种各期的杂志或MOOK。这是除了我自己的写作以外,十年来我从来没有中断过的一个梦。从2007年初上海的苏州河畔那个小小的房间,到曹杨路边商务楼里的编辑部,再到中远两湾城曾经被群租过的房子,再到如今这个充满生命力与繁殖力可以面对天空大声呼喊的复式楼房,我的梦想在一点一滴地扩大。虽然,在这个梦想的道路上,我也有过坎坷与艰难,有过常人无法想象我也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委屈与泪水 

文:蔡骏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

 

 

2000年,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多鼓励——看来那个赌约我是赢定了。 2001年下半年,我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没有她的电话也没有EMAIL,我不再上网聊天,她也不再上网发表作品。我依然在写我的悬疑小说,第二年《病毒》出版。而促使《病毒》诞生的“23”,却仿佛中了病毒,就此在茫茫人海中消失。 到今天为止,十年一觉悬疑梦,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 不知她如今怎样?是否已远渡重洋出国?还是早已嫁作人妇相夫教子?抑或仍笔耕不辍却只写给自己欣赏?还是更换了笔名成为名作家? 如果有知道“23”的朋友,或者还与她保持联系的朋友,请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或提供能找到她的线索。 “23”,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生命中需要感恩。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不断添加着印有“蔡骏 著”或“蔡骏 作品”的新书或再版书;我的名字也无数次出现在各种报纸、杂志、网站,电视,甚至电影银幕,以及我自己也看不懂的外文书封面上;许多人从中学教室里课桌下偷偷地读《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到在大学寝室的蚊帐中拿着手电筒看《天机》四季、《人间》三卷,直至如今踏上社会成为白领窝在沙发里流着眼泪读完《谋杀似水年华》......未来的某一天,你将要读的是哪一本?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也在添加印有“蔡骏 主编”或“蔡骏 监制”的各种各期的杂志或MOOK。这是除了我自己的写作以外,十年来我从来没有中断过的一个梦。从2007年初上海的苏州河畔那个小小的房间,到曹杨路边商务楼里的编辑部,再到中远两湾城曾经被群租过的房子,再到如今这个充满生命力与繁殖力可以面对天空大声呼喊的复式楼房,我的梦想在一点一滴地扩大。虽然,在这个梦想的道路上,我也有过坎坷与艰难,有过常人无法想象我也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委屈与泪水

我刚刚学会在多鼓励——看来那个赌约我是赢定了。 2001年下半年,我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没有她的电话也没有EMAIL,我不再上网聊天,她也不再上网发表作品。我依然在写我的悬疑小说,第二年《病毒》出版。而促使《病毒》诞生的“23”,却仿佛中了病毒,就此在茫茫人海中消失。 到今天为止,十年一觉悬疑梦,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 不知她如今怎样?是否已远渡重洋出国?还是早已嫁作人妇相夫教子?抑或仍笔耕不辍却只写给自己欣赏?还是更换了笔名成为名作家? 如果有知道“23”的朋友,或者还与她保持联系的朋友,请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或提供能找到她的线索。 “23”,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生命中需要感恩。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不断添加着印有“蔡骏 著”或“蔡骏 作品”的新书或再版书;我的名字也无数次出现在各种报纸、杂志、网站,电视,甚至电影银幕,以及我自己也看不懂的外文书封面上;许多人从中学教室里课桌下偷偷地读《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到在大学寝室的蚊帐中拿着手电筒看《天机》四季、《人间》三卷,直至如今踏上社会成为白领窝在沙发里流着眼泪读完《谋杀似水年华》......未来的某一天,你将要读的是哪一本?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也在添加印有“蔡骏 主编”或“蔡骏 监制”的各种各期的杂志或MOOK。这是除了我自己的写作以外,十年来我从来没有中断过的一个梦。从2007年初上海的苏州河畔那个小小的房间,到曹杨路边商务楼里的编辑部,再到中远两湾城曾经被群租过的房子,再到如今这个充满生命力与繁殖力可以面对天空大声呼喊的复式楼房,我的梦想在一点一滴地扩大。虽然,在这个梦想的道路上,我也有过坎坷与艰难,有过常人无法想象我也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委屈与泪水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多鼓励——看来那个赌约我是赢定了。 2001年下半年,我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没有她的电话也没有EMAIL,我不再上网聊天,她也不再上网发表作品。我依然在写我的悬疑小说,第二年《病毒》出版。而促使《病毒》诞生的“23”,却仿佛中了病毒,就此在茫茫人海中消失。 到今天为止,十年一觉悬疑梦,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 不知她如今怎样?是否已远渡重洋出国?还是早已嫁作人妇相夫教子?抑或仍笔耕不辍却只写给自己欣赏?还是更换了笔名成为名作家? 如果有知道“23”的朋友,或者还与她保持联系的朋友,请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或提供能找到她的线索。 “23”,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生命中需要感恩。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不断添加着印有“蔡骏 著”或“蔡骏 作品”的新书或再版书;我的名字也无数次出现在各种报纸、杂志、网站,电视,甚至电影银幕,以及我自己也看不懂的外文书封面上;许多人从中学教室里课桌下偷偷地读《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到在大学寝室的蚊帐中拿着手电筒看《天机》四季、《人间》三卷,直至如今踏上社会成为白领窝在沙发里流着眼泪读完《谋杀似水年华》......未来的某一天,你将要读的是哪一本?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也在添加印有“蔡骏 主编”或“蔡骏 监制”的各种各期的杂志或MOOK。这是除了我自己的写作以外,十年来我从来没有中断过的一个梦。从2007年初上海的苏州河畔那个小小的房间,到曹杨路边商务楼里的编辑部,再到中远两湾城曾经被群租过的房子,再到如今这个充满生命力与繁殖力可以面对天空大声呼喊的复式楼房,我的梦想在一点一滴地扩大。虽然,在这个梦想的道路上,我也有过坎坷与艰难,有过常人无法想象我也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委屈与泪水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 因为,我是摩羯座,我永不言败。 2011年初,当最后一本《谜小说》MOOK面世以后,我开始等待一个更宏大的计划。 我想,这是梦想的火山爆发的时刻—— 《漫客.悬疑世界》 如果没有这些泪水与汗水的耕耘,没有我十年来的数百万字作品,没有与我共事多年的好友横刀,没有我们编辑部的各位同仁,没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作者朋友们,没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我最感恩的读者!便不会有这本每月发行二十万册,将要改变中国悬疑文学历史的杂志。 从2011年9月开始,希望——你每个月都能读到这本由我主编的杂志,每个月都能读到我正在连载中的新书《地狱变》(不说大话,这绝对是让你惊喜与激动的作品),每个月都能领略到各位悬疑小说名家的最新作品,每个月都能与我们共同分享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好吧,一万年太久了,十年一觉悬疑梦,就让我们期待下一个十年,梦想的实现,不见不散。 请跟我来,悬疑世界,从此征途星辰大海!

那一年,我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22岁。

,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 因为,我是摩羯座,我永不言败。 2011年初,当最后一本《谜小说》MOOK面世以后,我开始等待一个更宏大的计划。 我想,这是梦想的火山爆发的时刻—— 《漫客.悬疑世界》 如果没有这些泪水与汗水的耕耘,没有我十年来的数百万字作品,没有与我共事多年的好友横刀,没有我们编辑部的各位同仁,没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作者朋友们,没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我最感恩的读者!便不会有这本每月发行二十万册,将要改变中国悬疑文学历史的杂志。 从2011年9月开始,希望——你每个月都能读到这本由我主编的杂志,每个月都能读到我正在连载中的新书《地狱变》(不说大话,这绝对是让你惊喜与激动的作品),每个月都能领略到各位悬疑小说名家的最新作品,每个月都能与我们共同分享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好吧,一万年太久了,十年一觉悬疑梦,就让我们期待下一个十年,梦想的实现,不见不散。 请跟我来,悬疑世界,从此征途星辰大海!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 因为,我是摩羯座,我永不言败。 2011年初,当最后一本《谜小说》MOOK面世以后,我开始等待一个更宏大的计划。 我想,这是梦想的火山爆发的时刻—— 《漫客.悬疑世界》 如果没有这些泪水与汗水的耕耘,没有我十年来的数百万字作品,没有与我共事多年的好友横刀,没有我们编辑部的各位同仁,没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作者朋友们,没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我最感恩的读者!便不会有这本每月发行二十万册,将要改变中国悬疑文学历史的杂志。 从2011年9月开始,希望——你每个月都能读到这本由我主编的杂志,每个月都能读到我正在连载中的新书《地狱变》(不说大话,这绝对是让你惊喜与激动的作品),每个月都能领略到各位悬疑小说名家的最新作品,每个月都能与我们共同分享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好吧,一万年太久了,十年一觉悬疑梦,就让我们期待下一个十年,梦想的实现,不见不散。 请跟我来,悬疑世界,从此征途星辰大海! 2000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12,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 因为,我是摩羯座,我永不言败。 2011年初,当最后一本《谜小说》MOOK面世以后,我开始等待一个更宏大的计划。 我想,这是梦想的火山爆发的时刻—— 《漫客.悬疑世界》 如果没有这些泪水与汗水的耕耘,没有我十年来的数百万字作品,没有与我共事多年的好友横刀,没有我们编辑部的各位同仁,没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作者朋友们,没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我最感恩的读者!便不会有这本每月发行二十万册,将要改变中国悬疑文学历史的杂志。 从2011年9月开始,希望——你每个月都能读到这本由我主编的杂志,每个月都能读到我正在连载中的新书《地狱变》(不说大话,这绝对是让你惊喜与激动的作品),每个月都能领略到各位悬疑小说名家的最新作品,每个月都能与我们共同分享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好吧,一万年太久了,十年一觉悬疑梦,就让我们期待下一个十年,梦想的实现,不见不散。 请跟我来,悬疑世界,从此征途星辰大海! 24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也在网上给了我许多鼓励——看来那个赌约我是赢定了。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2001年下半年,我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没有她的电话也没有EMAIL,我不再上网聊天,她也不再上网发表作品。我依然在写我的悬疑小说,第二年《病毒》出版。而促使《病毒》诞生的“23,却仿佛中了病毒,就此在茫茫人海中消失。

到今天为止,十年一觉悬疑梦,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

不知她如今怎样?是否已远渡重洋出国?还是早已嫁作人妇相夫教子?抑或仍笔耕不辍却只写给自己欣赏?还是更换了笔名成为名作家?

如果有知道“,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 因为,我是摩羯座,我永不言败。 2011年初,当最后一本《谜小说》MOOK面世以后,我开始等待一个更宏大的计划。 我想,这是梦想的火山爆发的时刻—— 《漫客.悬疑世界》 如果没有这些泪水与汗水的耕耘,没有我十年来的数百万字作品,没有与我共事多年的好友横刀,没有我们编辑部的各位同仁,没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作者朋友们,没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我最感恩的读者!便不会有这本每月发行二十万册,将要改变中国悬疑文学历史的杂志。 从2011年9月开始,希望——你每个月都能读到这本由我主编的杂志,每个月都能读到我正在连载中的新书《地狱变》(不说大话,这绝对是让你惊喜与激动的作品),每个月都能领略到各位悬疑小说名家的最新作品,每个月都能与我们共同分享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好吧,一万年太久了,十年一觉悬疑梦,就让我们期待下一个十年,梦想的实现,不见不散。 请跟我来,悬疑世界,从此征途星辰大海! 23”的朋友,或者还与她保持联系的朋友,请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或提供能找到她的线索。

,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 因为,我是摩羯座,我永不言败。 2011年初,当最后一本《谜小说》MOOK面世以后,我开始等待一个更宏大的计划。 我想,这是梦想的火山爆发的时刻—— 《漫客.悬疑世界》 如果没有这些泪水与汗水的耕耘,没有我十年来的数百万字作品,没有与我共事多年的好友横刀,没有我们编辑部的各位同仁,没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作者朋友们,没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我最感恩的读者!便不会有这本每月发行二十万册,将要改变中国悬疑文学历史的杂志。 从2011年9月开始,希望——你每个月都能读到这本由我主编的杂志,每个月都能读到我正在连载中的新书《地狱变》(不说大话,这绝对是让你惊喜与激动的作品),每个月都能领略到各位悬疑小说名家的最新作品,每个月都能与我们共同分享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好吧,一万年太久了,十年一觉悬疑梦,就让我们期待下一个十年,梦想的实现,不见不散。 请跟我来,悬疑世界,从此征途星辰大海!

23”,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 生命中需要感恩。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不断添加着印有“蔡骏 多鼓励——看来那个赌约我是赢定了。 2001年下半年,我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没有她的电话也没有EMAIL,我不再上网聊天,她也不再上网发表作品。我依然在写我的悬疑小说,第二年《病毒》出版。而促使《病毒》诞生的“23”,却仿佛中了病毒,就此在茫茫人海中消失。 到今天为止,十年一觉悬疑梦,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 不知她如今怎样?是否已远渡重洋出国?还是早已嫁作人妇相夫教子?抑或仍笔耕不辍却只写给自己欣赏?还是更换了笔名成为名作家? 如果有知道“23”的朋友,或者还与她保持联系的朋友,请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或提供能找到她的线索。 “23”,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生命中需要感恩。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不断添加着印有“蔡骏 著”或“蔡骏 作品”的新书或再版书;我的名字也无数次出现在各种报纸、杂志、网站,电视,甚至电影银幕,以及我自己也看不懂的外文书封面上;许多人从中学教室里课桌下偷偷地读《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到在大学寝室的蚊帐中拿着手电筒看《天机》四季、《人间》三卷,直至如今踏上社会成为白领窝在沙发里流着眼泪读完《谋杀似水年华》......未来的某一天,你将要读的是哪一本?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也在添加印有“蔡骏 主编”或“蔡骏 监制”的各种各期的杂志或MOOK。这是除了我自己的写作以外,十年来我从来没有中断过的一个梦。从2007年初上海的苏州河畔那个小小的房间,到曹杨路边商务楼里的编辑部,再到中远两湾城曾经被群租过的房子,再到如今这个充满生命力与繁殖力可以面对天空大声呼喊的复式楼房,我的梦想在一点一滴地扩大。虽然,在这个梦想的道路上,我也有过坎坷与艰难,有过常人无法想象我也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委屈与泪水 著”或“蔡骏 作品”的新书或再版书;我的名字也无数次出现在各种报纸、杂志、网站,电视,甚至电影银幕,以及我自己也看不懂的外文书封面上;许多人从中学教室里课桌下偷偷地读《地狱的第多鼓励——看来那个赌约我是赢定了。 2001年下半年,我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没有她的电话也没有EMAIL,我不再上网聊天,她也不再上网发表作品。我依然在写我的悬疑小说,第二年《病毒》出版。而促使《病毒》诞生的“23”,却仿佛中了病毒,就此在茫茫人海中消失。 到今天为止,十年一觉悬疑梦,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 不知她如今怎样?是否已远渡重洋出国?还是早已嫁作人妇相夫教子?抑或仍笔耕不辍却只写给自己欣赏?还是更换了笔名成为名作家? 如果有知道“23”的朋友,或者还与她保持联系的朋友,请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或提供能找到她的线索。 “23”,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生命中需要感恩。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不断添加着印有“蔡骏 著”或“蔡骏 作品”的新书或再版书;我的名字也无数次出现在各种报纸、杂志、网站,电视,甚至电影银幕,以及我自己也看不懂的外文书封面上;许多人从中学教室里课桌下偷偷地读《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到在大学寝室的蚊帐中拿着手电筒看《天机》四季、《人间》三卷,直至如今踏上社会成为白领窝在沙发里流着眼泪读完《谋杀似水年华》......未来的某一天,你将要读的是哪一本?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也在添加印有“蔡骏 主编”或“蔡骏 监制”的各种各期的杂志或MOOK。这是除了我自己的写作以外,十年来我从来没有中断过的一个梦。从2007年初上海的苏州河畔那个小小的房间,到曹杨路边商务楼里的编辑部,再到中远两湾城曾经被群租过的房子,再到如今这个充满生命力与繁殖力可以面对天空大声呼喊的复式楼房,我的梦想在一点一滴地扩大。虽然,在这个梦想的道路上,我也有过坎坷与艰难,有过常人无法想象我也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委屈与泪水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到在大学寝室的蚊帐中拿着手电筒看《天机》四季、《人间》三卷,直至如今踏上社会成为白领窝在沙发里流着眼泪读完《谋杀似水年华》......未来的某一天,你将要读的是哪一本?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也在添加印有“蔡骏 主编”或“蔡骏 监制”的各种各期的杂志或MOOK。这是除了我自己的写作以外,十年来我从来没有中断过的一个梦。从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2007年初上海的苏州河畔那个小小的房间,到曹杨路边商务楼里的编辑部,再到中远两湾城曾经被群租过的房子,再到如今这个充满生命力与繁殖力可以面对天空大声呼喊的复式楼房,我的梦想在一点一滴地扩大。虽然,在这个梦想的道路上,我也有过坎坷与艰难,有过常人无法想象我也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委屈与泪水,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

因为,我是摩羯座,我永不言败。

,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 因为,我是摩羯座,我永不言败。 2011年初,当最后一本《谜小说》MOOK面世以后,我开始等待一个更宏大的计划。 我想,这是梦想的火山爆发的时刻—— 《漫客.悬疑世界》 如果没有这些泪水与汗水的耕耘,没有我十年来的数百万字作品,没有与我共事多年的好友横刀,没有我们编辑部的各位同仁,没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作者朋友们,没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我最感恩的读者!便不会有这本每月发行二十万册,将要改变中国悬疑文学历史的杂志。 从2011年9月开始,希望——你每个月都能读到这本由我主编的杂志,每个月都能读到我正在连载中的新书《地狱变》(不说大话,这绝对是让你惊喜与激动的作品),每个月都能领略到各位悬疑小说名家的最新作品,每个月都能与我们共同分享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好吧,一万年太久了,十年一觉悬疑梦,就让我们期待下一个十年,梦想的实现,不见不散。 请跟我来,悬疑世界,从此征途星辰大海! 2011年初,当最后一本《谜小说》MOOK面世以后,我开始等待一个更宏大的计划。

我想,这是梦想的火山爆发的时刻——

,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 因为,我是摩羯座,我永不言败。 2011年初,当最后一本《谜小说》MOOK面世以后,我开始等待一个更宏大的计划。 我想,这是梦想的火山爆发的时刻—— 《漫客.悬疑世界》 如果没有这些泪水与汗水的耕耘,没有我十年来的数百万字作品,没有与我共事多年的好友横刀,没有我们编辑部的各位同仁,没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作者朋友们,没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我最感恩的读者!便不会有这本每月发行二十万册,将要改变中国悬疑文学历史的杂志。 从2011年9月开始,希望——你每个月都能读到这本由我主编的杂志,每个月都能读到我正在连载中的新书《地狱变》(不说大话,这绝对是让你惊喜与激动的作品),每个月都能领略到各位悬疑小说名家的最新作品,每个月都能与我们共同分享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好吧,一万年太久了,十年一觉悬疑梦,就让我们期待下一个十年,梦想的实现,不见不散。 请跟我来,悬疑世界,从此征途星辰大海! 《漫客.悬疑世界》

如果没有这些泪水与汗水的耕耘,没有我十年来的数百万字作品,没有与我共事多年的好友横刀,没有我们编辑部的各位同仁,没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作者朋友们,没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我最感恩的读者!便不会有这本每月发行二十万册,将要改变中国悬疑文学历史的杂志。

多鼓励——看来那个赌约我是赢定了。 2001年下半年,我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没有她的电话也没有EMAIL,我不再上网聊天,她也不再上网发表作品。我依然在写我的悬疑小说,第二年《病毒》出版。而促使《病毒》诞生的“23”,却仿佛中了病毒,就此在茫茫人海中消失。 到今天为止,十年一觉悬疑梦,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 不知她如今怎样?是否已远渡重洋出国?还是早已嫁作人妇相夫教子?抑或仍笔耕不辍却只写给自己欣赏?还是更换了笔名成为名作家? 如果有知道“23”的朋友,或者还与她保持联系的朋友,请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或提供能找到她的线索。 “23”,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生命中需要感恩。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不断添加着印有“蔡骏 著”或“蔡骏 作品”的新书或再版书;我的名字也无数次出现在各种报纸、杂志、网站,电视,甚至电影银幕,以及我自己也看不懂的外文书封面上;许多人从中学教室里课桌下偷偷地读《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到在大学寝室的蚊帐中拿着手电筒看《天机》四季、《人间》三卷,直至如今踏上社会成为白领窝在沙发里流着眼泪读完《谋杀似水年华》......未来的某一天,你将要读的是哪一本?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也在添加印有“蔡骏 主编”或“蔡骏 监制”的各种各期的杂志或MOOK。这是除了我自己的写作以外,十年来我从来没有中断过的一个梦。从2007年初上海的苏州河畔那个小小的房间,到曹杨路边商务楼里的编辑部,再到中远两湾城曾经被群租过的房子,再到如今这个充满生命力与繁殖力可以面对天空大声呼喊的复式楼房,我的梦想在一点一滴地扩大。虽然,在这个梦想的道路上,我也有过坎坷与艰难,有过常人无法想象我也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委屈与泪水2011,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 因为,我是摩羯座,我永不言败。 2011年初,当最后一本《谜小说》MOOK面世以后,我开始等待一个更宏大的计划。 我想,这是梦想的火山爆发的时刻—— 《漫客.悬疑世界》 如果没有这些泪水与汗水的耕耘,没有我十年来的数百万字作品,没有与我共事多年的好友横刀,没有我们编辑部的各位同仁,没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作者朋友们,没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我最感恩的读者!便不会有这本每月发行二十万册,将要改变中国悬疑文学历史的杂志。 从2011年9月开始,希望——你每个月都能读到这本由我主编的杂志,每个月都能读到我正在连载中的新书《地狱变》(不说大话,这绝对是让你惊喜与激动的作品),每个月都能领略到各位悬疑小说名家的最新作品,每个月都能与我们共同分享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好吧,一万年太久了,十年一觉悬疑梦,就让我们期待下一个十年,梦想的实现,不见不散。 请跟我来,悬疑世界,从此征途星辰大海! 9月开始,希望——你每个月都能读到这本由我主编的杂志,每个月都能读到我正在连载中的新书《地狱变》(不说大话,这绝对是让你惊喜与激动的作品),每个月都能领略到各位悬疑小说名家的最新作品,每个月都能与我们共同分享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多鼓励——看来那个赌约我是赢定了。 2001年下半年,我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没有她的电话也没有EMAIL,我不再上网聊天,她也不再上网发表作品。我依然在写我的悬疑小说,第二年《病毒》出版。而促使《病毒》诞生的“23”,却仿佛中了病毒,就此在茫茫人海中消失。 到今天为止,十年一觉悬疑梦,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 不知她如今怎样?是否已远渡重洋出国?还是早已嫁作人妇相夫教子?抑或仍笔耕不辍却只写给自己欣赏?还是更换了笔名成为名作家? 如果有知道“23”的朋友,或者还与她保持联系的朋友,请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或提供能找到她的线索。 “23”,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生命中需要感恩。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不断添加着印有“蔡骏 著”或“蔡骏 作品”的新书或再版书;我的名字也无数次出现在各种报纸、杂志、网站,电视,甚至电影银幕,以及我自己也看不懂的外文书封面上;许多人从中学教室里课桌下偷偷地读《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到在大学寝室的蚊帐中拿着手电筒看《天机》四季、《人间》三卷,直至如今踏上社会成为白领窝在沙发里流着眼泪读完《谋杀似水年华》......未来的某一天,你将要读的是哪一本?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也在添加印有“蔡骏 主编”或“蔡骏 监制”的各种各期的杂志或MOOK。这是除了我自己的写作以外,十年来我从来没有中断过的一个梦。从2007年初上海的苏州河畔那个小小的房间,到曹杨路边商务楼里的编辑部,再到中远两湾城曾经被群租过的房子,再到如今这个充满生命力与繁殖力可以面对天空大声呼喊的复式楼房,我的梦想在一点一滴地扩大。虽然,在这个梦想的道路上,我也有过坎坷与艰难,有过常人无法想象我也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委屈与泪水 好吧,一万年太久了,十年一觉悬疑梦,就让我们期待下一个十年,梦想的实现,不见不散。

请跟我来,悬疑世界,从此征途星辰大海!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

 

 

 

十年一觉悬疑梦 文:蔡骏 2000年,12月,下旬,某个寒冷的夜晚。 我刚刚学会在IRC(当时一种流行的网络聊天工具)上聊天,就与在榕树下网站结识的一位名叫“23”的女作者聊天。我们聊了许多文学话题,也有关于今后的写作方向,她建议我写一些可读性更强的作品。我忽然想到铃木光司的《午夜凶铃》系列小说,便说自己可以写那样的作品。我和她打赌说自己一定会写好这个类型,至于赌注是什么如今都已经忘了。 于是,就因为与“23”的赌约,我开始写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病毒。 那一年,我22岁。 那年榕树下,是我最早上网并发表小说的一年。那年榕树下,我并没有写悬疑或惊悚小说(说来感慨,当初我尚不知何为“悬疑小说”?只是在几年之后,才确定无疑给自己定位为“悬疑”二字)。那年榕树下,我写的都是富有想象力的纯文学作品,有现实也有历史背景,还获得过“贝塔斯曼.人民文学新人奖”。那年榕树下,“其实谁都在谁的身边”,“23”的人气几乎与我不相上下,而今回想恍然如梦。 几天后, 2000年12月24日平安夜。第二届榕树下网络文学大奖赛颁奖典礼结束后,我终于见到了“23”。想象中她应该很前卫并染着红发,没想到真人是个剪着乌黑的碎头发,安静柔和的邻家女孩,说话也不像小说里那样锋芒毕露。我们在路上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她还在上海大学读书。平安夜的傍晚,十几个年轻人在南京西路上谈天说地,其中就有因《悟空传》获奖的今何在(不知道猴子还记得“23”吗?)。当我们要去唱歌时,“23”翩然告辞。 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面。 也是最后一面。 几个月后,《病毒》横空出世,作为中文互联网上第一部长篇惊悚悬疑小说,立即获得了无数网友的喜爱,“23”也在网上给了我许

 

 

 

,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放弃。 因为,我是摩羯座,我永不言败。 2011年初,当最后一本《谜小说》MOOK面世以后,我开始等待一个更宏大的计划。 我想,这是梦想的火山爆发的时刻—— 《漫客.悬疑世界》 如果没有这些泪水与汗水的耕耘,没有我十年来的数百万字作品,没有与我共事多年的好友横刀,没有我们编辑部的各位同仁,没有一直支持着我的作者朋友们,没有正在看这段文字的你——我最感恩的读者!便不会有这本每月发行二十万册,将要改变中国悬疑文学历史的杂志。 从2011年9月开始,希望——你每个月都能读到这本由我主编的杂志,每个月都能读到我正在连载中的新书《地狱变》(不说大话,这绝对是让你惊喜与激动的作品),每个月都能领略到各位悬疑小说名家的最新作品,每个月都能与我们共同分享所有的激动与喜悦。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好吧,一万年太久了,十年一觉悬疑梦,就让我们期待下一个十年,梦想的实现,不见不散。 请跟我来,悬疑世界,从此征途星辰大海!

 

 

 

 

多鼓励——看来那个赌约我是赢定了。 2001年下半年,我就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没有她的电话也没有EMAIL,我不再上网聊天,她也不再上网发表作品。我依然在写我的悬疑小说,第二年《病毒》出版。而促使《病毒》诞生的“23”,却仿佛中了病毒,就此在茫茫人海中消失。 到今天为止,十年一觉悬疑梦,我再也没有过她的消息。 不知她如今怎样?是否已远渡重洋出国?还是早已嫁作人妇相夫教子?抑或仍笔耕不辍却只写给自己欣赏?还是更换了笔名成为名作家? 如果有知道“23”的朋友,或者还与她保持联系的朋友,请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或提供能找到她的线索。 “23”,我只想对你说一声:“谢谢”。 生命中需要感恩。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不断添加着印有“蔡骏 著”或“蔡骏 作品”的新书或再版书;我的名字也无数次出现在各种报纸、杂志、网站,电视,甚至电影银幕,以及我自己也看不懂的外文书封面上;许多人从中学教室里课桌下偷偷地读《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蝴蝶公墓》,到在大学寝室的蚊帐中拿着手电筒看《天机》四季、《人间》三卷,直至如今踏上社会成为白领窝在沙发里流着眼泪读完《谋杀似水年华》......未来的某一天,你将要读的是哪一本? 十年来,我的书架上也在添加印有“蔡骏 主编”或“蔡骏 监制”的各种各期的杂志或MOOK。这是除了我自己的写作以外,十年来我从来没有中断过的一个梦。从2007年初上海的苏州河畔那个小小的房间,到曹杨路边商务楼里的编辑部,再到中远两湾城曾经被群租过的房子,再到如今这个充满生命力与繁殖力可以面对天空大声呼喊的复式楼房,我的梦想在一点一滴地扩大。虽然,在这个梦想的道路上,我也有过坎坷与艰难,有过常人无法想象我也永远不会说出口的委屈与泪水

 

  评论这张
 
阅读(4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