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要么爱,要么死”漫客《悬疑世界》2012第2期卷首语  

2012-02-20 15:33:00|  分类: 前言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第2期卷首 要么爱,要么死 文:蔡骏 “有部电影我看过至少100遍,就是吕克·贝松的《这个杀手不太冷》,我既喜欢娜塔莉·波特曼演的小女孩玛蒂尔达,更爱让·雷诺演的杀手Léon。我希望在十五年以后,我也能变成第二个Léon——但在此之前我需要杀掉至少一百个人。” 当然,我没有把这部电影看过一百遍,说出这句话的是《地狱变》中的一个人物,他的名字叫小光。 很多男孩子都曾经憧憬过冒险的生涯,比如把做职业杀手当作一份有前途的事业,幻想在肮脏的俗世红尘之中,能够穿着一袭风衣遗世独立,穿梭于枪林弹雨的世界,双手握枪左右开弓,取他人性命于温酒之间。 好酷! 杀戮是人的本能,复仇也是人的本能,我们有许多种本能,尤其是对男人而言。 但我想,最美好的一种本能,无疑,是爱。 十二月,一个寒冷的夜晚,我正在赶《地狱变》的连载,恰恰写到某个人“要么爱,要么死”漫客《悬疑世界》2012第2期卷首语 - 蔡骏 - 蔡骏的博客

 

2012第2期卷首 

如此微不足道。 此时,人是一粒尘埃,人与人之间的怨恨与杀戮,更是尘埃中的一点小小瑕疵。 星空下的我,所能想到的,只剩下最美好的本能,与最黑暗的恐惧。 要么爱,要么死。 Léon:“相信我,复仇不是好事,最好是忘记。” 玛蒂尔达:“忘记?当我看到弟弟尸体旁的粉笔线后,你以为我能忘记?我要杀死那帮狗杂种,打爆他们的脑袋!” Léon:“你杀了人以后,一切都会变了。你的生活就从此改变了,你的余生都要提心吊胆地过活。” 玛蒂尔达:“我不管将来如何,Léon,我只需要爱,或者死。”

 

如此微不足道。 此时,人是一粒尘埃,人与人之间的怨恨与杀戮,更是尘埃中的一点小小瑕疵。 星空下的我,所能想到的,只剩下最美好的本能,与最黑暗的恐惧。 要么爱,要么死。 Léon:“相信我,复仇不是好事,最好是忘记。” 玛蒂尔达:“忘记?当我看到弟弟尸体旁的粉笔线后,你以为我能忘记?我要杀死那帮狗杂种,打爆他们的脑袋!” Léon:“你杀了人以后,一切都会变了。你的生活就从此改变了,你的余生都要提心吊胆地过活。” 玛蒂尔达:“我不管将来如何,Léon,我只需要爱,或者死。” 要么爱,要么死

物回忆几十年前,躺在柴达木盆地的荒野中,观测美到让人窒息的神秘星空,听父亲说“虽然叫恒星,但也不是永恒的,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有出生也有死亡”、“偶尔运气好的话,这里还可以用肉眼,看到超新星的爆炸——恒星死亡过程中的爆发”、“太阳必将死亡,地球也必将死亡,人类也是如此”。 因此,他预言到世界末日将于2012降临。 未曾想到,我刚写完这几句话,便听说天上正在发生月全食。我被拖出了房间,来到苏州河边上看月亮——寒冷的星空底下,果然有一轮被吞噬了大半的圆月,居然还是血红色的! 哎,老天不要那么应景好不好? 而在这轮红月的周围,我出乎意料地发现了许多颗星星,虽然大多看得并不清楚,我还是尽力数出了十二颗星星。 忽然,我想起了一句话——当我们低头赶路的同时,别忘了仰望星空。 我安静地享受地仰望着星空,忽然忘记了白天的所有困扰,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公司的或是整个人类的,在这片茫茫的宇宙之下,都显得 

物回忆几十年前,躺在柴达木盆地的荒野中,观测美到让人窒息的神秘星空,听父亲说“虽然叫恒星,但也不是永恒的,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有出生也有死亡”、“偶尔运气好的话,这里还可以用肉眼,看到超新星的爆炸——恒星死亡过程中的爆发”、“太阳必将死亡,地球也必将死亡,人类也是如此”。 因此,他预言到世界末日将于2012降临。 未曾想到,我刚写完这几句话,便听说天上正在发生月全食。我被拖出了房间,来到苏州河边上看月亮——寒冷的星空底下,果然有一轮被吞噬了大半的圆月,居然还是血红色的! 哎,老天不要那么应景好不好? 而在这轮红月的周围,我出乎意料地发现了许多颗星星,虽然大多看得并不清楚,我还是尽力数出了十二颗星星。 忽然,我想起了一句话——当我们低头赶路的同时,别忘了仰望星空。 我安静地享受地仰望着星空,忽然忘记了白天的所有困扰,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公司的或是整个人类的,在这片茫茫的宇宙之下,都显得

文:蔡骏

  2012第2期卷首 要么爱,要么死 文:蔡骏 “有部电影我看过至少100遍,就是吕克·贝松的《这个杀手不太冷》,我既喜欢娜塔莉·波特曼演的小女孩玛蒂尔达,更爱让·雷诺演的杀手Léon。我希望在十五年以后,我也能变成第二个Léon——但在此之前我需要杀掉至少一百个人。” 当然,我没有把这部电影看过一百遍,说出这句话的是《地狱变》中的一个人物,他的名字叫小光。 很多男孩子都曾经憧憬过冒险的生涯,比如把做职业杀手当作一份有前途的事业,幻想在肮脏的俗世红尘之中,能够穿着一袭风衣遗世独立,穿梭于枪林弹雨的世界,双手握枪左右开弓,取他人性命于温酒之间。 好酷! 杀戮是人的本能,复仇也是人的本能,我们有许多种本能,尤其是对男人而言。 但我想,最美好的一种本能,无疑,是爱。 十二月,一个寒冷的夜晚,我正在赶《地狱变》的连载,恰恰写到某个人 

物回忆几十年前,躺在柴达木盆地的荒野中,观测美到让人窒息的神秘星空,听父亲说“虽然叫恒星,但也不是永恒的,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有出生也有死亡”、“偶尔运气好的话,这里还可以用肉眼,看到超新星的爆炸——恒星死亡过程中的爆发”、“太阳必将死亡,地球也必将死亡,人类也是如此”。 因此,他预言到世界末日将于2012降临。 未曾想到,我刚写完这几句话,便听说天上正在发生月全食。我被拖出了房间,来到苏州河边上看月亮——寒冷的星空底下,果然有一轮被吞噬了大半的圆月,居然还是血红色的! 哎,老天不要那么应景好不好? 而在这轮红月的周围,我出乎意料地发现了许多颗星星,虽然大多看得并不清楚,我还是尽力数出了十二颗星星。 忽然,我想起了一句话——当我们低头赶路的同时,别忘了仰望星空。 我安静地享受地仰望着星空,忽然忘记了白天的所有困扰,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公司的或是整个人类的,在这片茫茫的宇宙之下,都显得 “有部电影我看过至少100物回忆几十年前,躺在柴达木盆地的荒野中,观测美到让人窒息的神秘星空,听父亲说“虽然叫恒星,但也不是永恒的,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有出生也有死亡”、“偶尔运气好的话,这里还可以用肉眼,看到超新星的爆炸——恒星死亡过程中的爆发”、“太阳必将死亡,地球也必将死亡,人类也是如此”。 因此,他预言到世界末日将于2012降临。 未曾想到,我刚写完这几句话,便听说天上正在发生月全食。我被拖出了房间,来到苏州河边上看月亮——寒冷的星空底下,果然有一轮被吞噬了大半的圆月,居然还是血红色的! 哎,老天不要那么应景好不好? 而在这轮红月的周围,我出乎意料地发现了许多颗星星,虽然大多看得并不清楚,我还是尽力数出了十二颗星星。 忽然,我想起了一句话——当我们低头赶路的同时,别忘了仰望星空。 我安静地享受地仰望着星空,忽然忘记了白天的所有困扰,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公司的或是整个人类的,在这片茫茫的宇宙之下,都显得遍,就是吕克·贝松的《这个杀手不太冷》,我既喜欢娜塔莉·波特曼演的小女孩玛蒂尔达,更爱让·雷诺演的杀手Léon 2012第2期卷首 要么爱,要么死 文:蔡骏 “有部电影我看过至少100遍,就是吕克·贝松的《这个杀手不太冷》,我既喜欢娜塔莉·波特曼演的小女孩玛蒂尔达,更爱让·雷诺演的杀手Léon。我希望在十五年以后,我也能变成第二个Léon——但在此之前我需要杀掉至少一百个人。” 当然,我没有把这部电影看过一百遍,说出这句话的是《地狱变》中的一个人物,他的名字叫小光。 很多男孩子都曾经憧憬过冒险的生涯,比如把做职业杀手当作一份有前途的事业,幻想在肮脏的俗世红尘之中,能够穿着一袭风衣遗世独立,穿梭于枪林弹雨的世界,双手握枪左右开弓,取他人性命于温酒之间。 好酷! 杀戮是人的本能,复仇也是人的本能,我们有许多种本能,尤其是对男人而言。 但我想,最美好的一种本能,无疑,是爱。 十二月,一个寒冷的夜晚,我正在赶《地狱变》的连载,恰恰写到某个人。我希望在十五年以后,我也能变成第二个Léon——但在此之前我需要杀掉至少一百个人。”

当然,我没有把这部电影看过一百遍,说出这句话的是《地狱变》中的一个人物,他的名字叫小光。

如此微不足道。 此时,人是一粒尘埃,人与人之间的怨恨与杀戮,更是尘埃中的一点小小瑕疵。 星空下的我,所能想到的,只剩下最美好的本能,与最黑暗的恐惧。 要么爱,要么死。 Léon:“相信我,复仇不是好事,最好是忘记。” 玛蒂尔达:“忘记?当我看到弟弟尸体旁的粉笔线后,你以为我能忘记?我要杀死那帮狗杂种,打爆他们的脑袋!” Léon:“你杀了人以后,一切都会变了。你的生活就从此改变了,你的余生都要提心吊胆地过活。” 玛蒂尔达:“我不管将来如何,Léon,我只需要爱,或者死。”

很多男孩子都曾经憧憬过冒险的生涯,比如把做职业杀手当作一份有前途的事业,幻想在肮脏的俗世红尘之中,能够穿着一袭风衣遗世独立,穿梭于枪林弹雨的世界,双手握枪左右开弓,取他人性命于温酒之间。

好酷!

杀戮是人的本能,复仇也是人的本能,我们有许多种本能,尤其是对男人而言。

如此微不足道。 此时,人是一粒尘埃,人与人之间的怨恨与杀戮,更是尘埃中的一点小小瑕疵。 星空下的我,所能想到的,只剩下最美好的本能,与最黑暗的恐惧。 要么爱,要么死。 Léon:“相信我,复仇不是好事,最好是忘记。” 玛蒂尔达:“忘记?当我看到弟弟尸体旁的粉笔线后,你以为我能忘记?我要杀死那帮狗杂种,打爆他们的脑袋!” Léon:“你杀了人以后,一切都会变了。你的生活就从此改变了,你的余生都要提心吊胆地过活。” 玛蒂尔达:“我不管将来如何,Léon,我只需要爱,或者死。”

但我想,最美好的一种本能,无疑,是爱。

物回忆几十年前,躺在柴达木盆地的荒野中,观测美到让人窒息的神秘星空,听父亲说“虽然叫恒星,但也不是永恒的,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有出生也有死亡”、“偶尔运气好的话,这里还可以用肉眼,看到超新星的爆炸——恒星死亡过程中的爆发”、“太阳必将死亡,地球也必将死亡,人类也是如此”。 因此,他预言到世界末日将于2012降临。 未曾想到,我刚写完这几句话,便听说天上正在发生月全食。我被拖出了房间,来到苏州河边上看月亮——寒冷的星空底下,果然有一轮被吞噬了大半的圆月,居然还是血红色的! 哎,老天不要那么应景好不好? 而在这轮红月的周围,我出乎意料地发现了许多颗星星,虽然大多看得并不清楚,我还是尽力数出了十二颗星星。 忽然,我想起了一句话——当我们低头赶路的同时,别忘了仰望星空。 我安静地享受地仰望着星空,忽然忘记了白天的所有困扰,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公司的或是整个人类的,在这片茫茫的宇宙之下,都显得 十二月,一个寒冷的夜晚,我正在赶《地狱变》的连载,恰恰写到某个人物回忆几十年前,躺在柴达木盆地的荒野中,观测美到让人窒息的神秘星空,听父亲说“虽然叫恒星,但也不是永恒的,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有出生也有死亡”、“偶尔运气好的话,这里还可以用肉眼,看到超新星的爆炸——恒星死亡过程中的爆发”、“太阳必将死亡,地球也必将死亡,人类也是如此”。

因此,他预言到世界末日将于2012降临。

物回忆几十年前,躺在柴达木盆地的荒野中,观测美到让人窒息的神秘星空,听父亲说“虽然叫恒星,但也不是永恒的,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有出生也有死亡”、“偶尔运气好的话,这里还可以用肉眼,看到超新星的爆炸——恒星死亡过程中的爆发”、“太阳必将死亡,地球也必将死亡,人类也是如此”。 因此,他预言到世界末日将于2012降临。 未曾想到,我刚写完这几句话,便听说天上正在发生月全食。我被拖出了房间,来到苏州河边上看月亮——寒冷的星空底下,果然有一轮被吞噬了大半的圆月,居然还是血红色的! 哎,老天不要那么应景好不好? 而在这轮红月的周围,我出乎意料地发现了许多颗星星,虽然大多看得并不清楚,我还是尽力数出了十二颗星星。 忽然,我想起了一句话——当我们低头赶路的同时,别忘了仰望星空。 我安静地享受地仰望着星空,忽然忘记了白天的所有困扰,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公司的或是整个人类的,在这片茫茫的宇宙之下,都显得

未曾想到,我刚写完这几句话,便听说天上正在发生月全食。我被拖出了房间,来到苏州河边上看月亮——寒冷的星空底下,果然有一轮被吞噬了大半的圆月,居然还是血红色的!

哎,老天不要那么应景好不好?

而在这轮红月的周围,我出乎意料地发现了许多颗星星,虽然大多看得并不清楚,我还是尽力数出了十二颗星星。

如此微不足道。 此时,人是一粒尘埃,人与人之间的怨恨与杀戮,更是尘埃中的一点小小瑕疵。 星空下的我,所能想到的,只剩下最美好的本能,与最黑暗的恐惧。 要么爱,要么死。 Léon:“相信我,复仇不是好事,最好是忘记。” 玛蒂尔达:“忘记?当我看到弟弟尸体旁的粉笔线后,你以为我能忘记?我要杀死那帮狗杂种,打爆他们的脑袋!” Léon:“你杀了人以后,一切都会变了。你的生活就从此改变了,你的余生都要提心吊胆地过活。” 玛蒂尔达:“我不管将来如何,Léon,我只需要爱,或者死。”

忽然,我想起了一句话——当我们低头赶路的同时,别忘了仰望星空。

如此微不足道。 此时,人是一粒尘埃,人与人之间的怨恨与杀戮,更是尘埃中的一点小小瑕疵。 星空下的我,所能想到的,只剩下最美好的本能,与最黑暗的恐惧。 要么爱,要么死。 Léon:“相信我,复仇不是好事,最好是忘记。” 玛蒂尔达:“忘记?当我看到弟弟尸体旁的粉笔线后,你以为我能忘记?我要杀死那帮狗杂种,打爆他们的脑袋!” Léon:“你杀了人以后,一切都会变了。你的生活就从此改变了,你的余生都要提心吊胆地过活。” 玛蒂尔达:“我不管将来如何,Léon,我只需要爱,或者死。” 我安静地享受地仰望着星空,忽然忘记了白天的所有困扰,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公司的或是整个人类的,在这片茫茫的宇宙之下,都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此时,人是一粒尘埃,人与人之间的怨恨与杀戮,更是尘埃中的一点小小瑕疵。

星空下的我,所能想到的,只剩下最美好的本能,与最黑暗的恐惧。

如此微不足道。 此时,人是一粒尘埃,人与人之间的怨恨与杀戮,更是尘埃中的一点小小瑕疵。 星空下的我,所能想到的,只剩下最美好的本能,与最黑暗的恐惧。 要么爱,要么死。 Léon:“相信我,复仇不是好事,最好是忘记。” 玛蒂尔达:“忘记?当我看到弟弟尸体旁的粉笔线后,你以为我能忘记?我要杀死那帮狗杂种,打爆他们的脑袋!” Léon:“你杀了人以后,一切都会变了。你的生活就从此改变了,你的余生都要提心吊胆地过活。” 玛蒂尔达:“我不管将来如何,Léon,我只需要爱,或者死。” 要么爱,要么死。

2012第2期卷首 要么爱,要么死 文:蔡骏 “有部电影我看过至少100遍,就是吕克·贝松的《这个杀手不太冷》,我既喜欢娜塔莉·波特曼演的小女孩玛蒂尔达,更爱让·雷诺演的杀手Léon。我希望在十五年以后,我也能变成第二个Léon——但在此之前我需要杀掉至少一百个人。” 当然,我没有把这部电影看过一百遍,说出这句话的是《地狱变》中的一个人物,他的名字叫小光。 很多男孩子都曾经憧憬过冒险的生涯,比如把做职业杀手当作一份有前途的事业,幻想在肮脏的俗世红尘之中,能够穿着一袭风衣遗世独立,穿梭于枪林弹雨的世界,双手握枪左右开弓,取他人性命于温酒之间。 好酷! 杀戮是人的本能,复仇也是人的本能,我们有许多种本能,尤其是对男人而言。 但我想,最美好的一种本能,无疑,是爱。 十二月,一个寒冷的夜晚,我正在赶《地狱变》的连载,恰恰写到某个人 

物回忆几十年前,躺在柴达木盆地的荒野中,观测美到让人窒息的神秘星空,听父亲说“虽然叫恒星,但也不是永恒的,跟我们每个人一样,有出生也有死亡”、“偶尔运气好的话,这里还可以用肉眼,看到超新星的爆炸——恒星死亡过程中的爆发”、“太阳必将死亡,地球也必将死亡,人类也是如此”。 因此,他预言到世界末日将于2012降临。 未曾想到,我刚写完这几句话,便听说天上正在发生月全食。我被拖出了房间,来到苏州河边上看月亮——寒冷的星空底下,果然有一轮被吞噬了大半的圆月,居然还是血红色的! 哎,老天不要那么应景好不好? 而在这轮红月的周围,我出乎意料地发现了许多颗星星,虽然大多看得并不清楚,我还是尽力数出了十二颗星星。 忽然,我想起了一句话——当我们低头赶路的同时,别忘了仰望星空。 我安静地享受地仰望着星空,忽然忘记了白天的所有困扰,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公司的或是整个人类的,在这片茫茫的宇宙之下,都显得Léon:“相信我,复仇不是好事,最好是忘记。”

2012第2期卷首 要么爱,要么死 文:蔡骏 “有部电影我看过至少100遍,就是吕克·贝松的《这个杀手不太冷》,我既喜欢娜塔莉·波特曼演的小女孩玛蒂尔达,更爱让·雷诺演的杀手Léon。我希望在十五年以后,我也能变成第二个Léon——但在此之前我需要杀掉至少一百个人。” 当然,我没有把这部电影看过一百遍,说出这句话的是《地狱变》中的一个人物,他的名字叫小光。 很多男孩子都曾经憧憬过冒险的生涯,比如把做职业杀手当作一份有前途的事业,幻想在肮脏的俗世红尘之中,能够穿着一袭风衣遗世独立,穿梭于枪林弹雨的世界,双手握枪左右开弓,取他人性命于温酒之间。 好酷! 杀戮是人的本能,复仇也是人的本能,我们有许多种本能,尤其是对男人而言。 但我想,最美好的一种本能,无疑,是爱。 十二月,一个寒冷的夜晚,我正在赶《地狱变》的连载,恰恰写到某个人 玛蒂尔达:“忘记?当我看到弟弟尸体旁的粉笔线后,你以为我能忘记?我要杀死那帮狗杂种,打爆他们的脑袋!”

2012第2期卷首 要么爱,要么死 文:蔡骏 “有部电影我看过至少100遍,就是吕克·贝松的《这个杀手不太冷》,我既喜欢娜塔莉·波特曼演的小女孩玛蒂尔达,更爱让·雷诺演的杀手Léon。我希望在十五年以后,我也能变成第二个Léon——但在此之前我需要杀掉至少一百个人。” 当然,我没有把这部电影看过一百遍,说出这句话的是《地狱变》中的一个人物,他的名字叫小光。 很多男孩子都曾经憧憬过冒险的生涯,比如把做职业杀手当作一份有前途的事业,幻想在肮脏的俗世红尘之中,能够穿着一袭风衣遗世独立,穿梭于枪林弹雨的世界,双手握枪左右开弓,取他人性命于温酒之间。 好酷! 杀戮是人的本能,复仇也是人的本能,我们有许多种本能,尤其是对男人而言。 但我想,最美好的一种本能,无疑,是爱。 十二月,一个寒冷的夜晚,我正在赶《地狱变》的连载,恰恰写到某个人Léon:“你杀了人以后,一切都会变了。你的生活就从此改变了,你的余生都要提心吊胆地过活。”

玛蒂尔达:“我不管将来如何,Léon,我只需要爱,或者死。”

 

 

  评论这张
 
阅读(4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