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愚人节”漫客《悬疑世界》2012第3期卷首语  

2012-03-19 11:38:00|  分类: 前言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是,故事才刚刚开始,后面发生的一切,即便放在愚人节那一天,也是无法让人原谅的。 如果,你的内心足够坚强,请继续看下去。 如果,你的情感脆弱简单,可以趁早离开。 “夜风凛凛,独回望旧事前尘。是以往的我,充满怒愤。诬告与指责,积压着满肚气不愤。对谣言反应,甚为着紧……” 可惜,2003年4月1日,在那个愚人节,他的死并不是个玩笑。 如果,真的有2012世界末日,你可以悲伤地度过最后一个愚人节。 2012年4月1日,星期天。夜,22点19分。 但愿,你是在这一天这一刻读到这一行。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往往这个“FIRST LOVE”,不过是命运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多年以后,当你再回首来看,很少有无法释怀或念念不忘的,无论那个他或她曾经给自己留下多少欢笑与眼泪。 既然,我们能容忍命运给自己开的玩笑,自然也能容忍愚人节那天各种各样的玩笑与骗局。在这个谎话连篇颠倒黑白几乎毫无真相可见的现实世界中,也只有在4月1日这一天,你才能从容不迫地笑对各种谎言,并且多半还是处于善意。 对于许多经典的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读者常常有被作者欺骗了的感觉,但被骗完以后又会觉得很爽(偶尔骂娘要么是因为作品实在是漏洞百出,要么是读者自己智商有限无法理解)——这一点通常与4月1日这天的心情相同。 因此,喜欢读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的读者,你们要比其他人幸运得多——因为,你们每天都在过愚人节。 当你追看《地狱变》连载至此,已明白小说中的这一天,不过是命运给每一个主人公开的玩笑—“愚人节”漫客《悬疑世界》2012第3期卷首语 - 蔡骏 - 蔡骏的博客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

2012年第三期卷首

往往这个“FIRST LOVE”,不过是命运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多年以后,当你再回首来看,很少有无法释怀或念念不忘的,无论那个他或她曾经给自己留下多少欢笑与眼泪。 既然,我们能容忍命运给自己开的玩笑,自然也能容忍愚人节那天各种各样的玩笑与骗局。在这个谎话连篇颠倒黑白几乎毫无真相可见的现实世界中,也只有在4月1日这一天,你才能从容不迫地笑对各种谎言,并且多半还是处于善意。 对于许多经典的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读者常常有被作者欺骗了的感觉,但被骗完以后又会觉得很爽(偶尔骂娘要么是因为作品实在是漏洞百出,要么是读者自己智商有限无法理解)——这一点通常与4月1日这天的心情相同。 因此,喜欢读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的读者,你们要比其他人幸运得多——因为,你们每天都在过愚人节。 当你追看《地狱变》连载至此,已明白小说中的这一天,不过是命运给每一个主人公开的玩笑— 

愚人节

往往这个“FIRST LOVE”,不过是命运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多年以后,当你再回首来看,很少有无法释怀或念念不忘的,无论那个他或她曾经给自己留下多少欢笑与眼泪。 既然,我们能容忍命运给自己开的玩笑,自然也能容忍愚人节那天各种各样的玩笑与骗局。在这个谎话连篇颠倒黑白几乎毫无真相可见的现实世界中,也只有在4月1日这一天,你才能从容不迫地笑对各种谎言,并且多半还是处于善意。 对于许多经典的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读者常常有被作者欺骗了的感觉,但被骗完以后又会觉得很爽(偶尔骂娘要么是因为作品实在是漏洞百出,要么是读者自己智商有限无法理解)——这一点通常与4月1日这天的心情相同。 因此,喜欢读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的读者,你们要比其他人幸运得多——因为,你们每天都在过愚人节。 当你追看《地狱变》连载至此,已明白小说中的这一天,不过是命运给每一个主人公开的玩笑—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 文:蔡骏

 

往往这个“FIRST LOVE”,不过是命运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多年以后,当你再回首来看,很少有无法释怀或念念不忘的,无论那个他或她曾经给自己留下多少欢笑与眼泪。 既然,我们能容忍命运给自己开的玩笑,自然也能容忍愚人节那天各种各样的玩笑与骗局。在这个谎话连篇颠倒黑白几乎毫无真相可见的现实世界中,也只有在4月1日这一天,你才能从容不迫地笑对各种谎言,并且多半还是处于善意。 对于许多经典的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读者常常有被作者欺骗了的感觉,但被骗完以后又会觉得很爽(偶尔骂娘要么是因为作品实在是漏洞百出,要么是读者自己智商有限无法理解)——这一点通常与4月1日这天的心情相同。 因此,喜欢读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的读者,你们要比其他人幸运得多——因为,你们每天都在过愚人节。 当你追看《地狱变》连载至此,已明白小说中的这一天,不过是命运给每一个主人公开的玩笑—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2012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4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1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夜,21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59往往这个“FIRST LOVE”,不过是命运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多年以后,当你再回首来看,很少有无法释怀或念念不忘的,无论那个他或她曾经给自己留下多少欢笑与眼泪。 既然,我们能容忍命运给自己开的玩笑,自然也能容忍愚人节那天各种各样的玩笑与骗局。在这个谎话连篇颠倒黑白几乎毫无真相可见的现实世界中,也只有在4月1日这一天,你才能从容不迫地笑对各种谎言,并且多半还是处于善意。 对于许多经典的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读者常常有被作者欺骗了的感觉,但被骗完以后又会觉得很爽(偶尔骂娘要么是因为作品实在是漏洞百出,要么是读者自己智商有限无法理解)——这一点通常与4月1日这天的心情相同。 因此,喜欢读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的读者,你们要比其他人幸运得多——因为,你们每天都在过愚人节。 当你追看《地狱变》连载至此,已明白小说中的这一天,不过是命运给每一个主人公开的玩笑—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1。其实,我是在214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但是,故事才刚刚开始,后面发生的一切,即便放在愚人节那一天,也是无法让人原谅的。 如果,你的内心足够坚强,请继续看下去。 如果,你的情感脆弱简单,可以趁早离开。 “夜风凛凛,独回望旧事前尘。是以往的我,充满怒愤。诬告与指责,积压着满肚气不愤。对谣言反应,甚为着紧……” 可惜,2003年4月1日,在那个愚人节,他的死并不是个玩笑。 如果,真的有2012世界末日,你可以悲伤地度过最后一个愚人节。 2012年4月1日,星期天。夜,22点19分。 但愿,你是在这一天这一刻读到这一行。 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往往这个“FIRST LOVE”,不过是命运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多年以后,当你再回首来看,很少有无法释怀或念念不忘的,无论那个他或她曾经给自己留下多少欢笑与眼泪。

—但是,故事才刚刚开始,后面发生的一切,即便放在愚人节那一天,也是无法让人原谅的。 如果,你的内心足够坚强,请继续看下去。 如果,你的情感脆弱简单,可以趁早离开。 “夜风凛凛,独回望旧事前尘。是以往的我,充满怒愤。诬告与指责,积压着满肚气不愤。对谣言反应,甚为着紧……” 可惜,2003年4月1日,在那个愚人节,他的死并不是个玩笑。 如果,真的有2012世界末日,你可以悲伤地度过最后一个愚人节。 2012年4月1日,星期天。夜,22点19分。 但愿,你是在这一天这一刻读到这一行。 既然,我们能容忍命运给自己开的玩笑,自然也能容忍愚人节那天各种各样的玩笑与骗局。在这个谎话连篇颠倒黑白几乎毫无真相可见的现实世界中,也只有在41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这一天,你才能从容不迫地笑对各种谎言,并且多半还是处于善意。

—但是,故事才刚刚开始,后面发生的一切,即便放在愚人节那一天,也是无法让人原谅的。 如果,你的内心足够坚强,请继续看下去。 如果,你的情感脆弱简单,可以趁早离开。 “夜风凛凛,独回望旧事前尘。是以往的我,充满怒愤。诬告与指责,积压着满肚气不愤。对谣言反应,甚为着紧……” 可惜,2003年4月1日,在那个愚人节,他的死并不是个玩笑。 如果,真的有2012世界末日,你可以悲伤地度过最后一个愚人节。 2012年4月1日,星期天。夜,22点19分。 但愿,你是在这一天这一刻读到这一行。 对于许多经典的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读者常常有被作者欺骗了的感觉,但被骗完以后又会觉得很爽(偶尔骂娘要么是因为作品实在是漏洞百出,要么是读者自己智商有限无法理解)——这一点通常与41这天的心情相同。

因此,喜欢读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的读者,你们要比其他人幸运得多——因为,你们每天都在过愚人节。

当你追看《地狱变》连载至此,已明白小说中的这一天,不过是命运给每一个主人公开的玩笑——但是,故事才刚刚开始,后面发生的一切,即便放在愚人节那一天,也是无法让人原谅的。

如果,你的内心足够坚强,请继续看下去。

如果,你的情感脆弱简单,可以趁早离开。

“夜风凛凛,独回望旧事前尘。是以往的我,充满怒愤。诬告与指责,积压着满肚气不愤。对谣言反应,甚为着紧……”

可惜,2003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41,在那个愚人节,他的死并不是个玩笑。

如果,真的有往往这个“FIRST LOVE”,不过是命运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多年以后,当你再回首来看,很少有无法释怀或念念不忘的,无论那个他或她曾经给自己留下多少欢笑与眼泪。 既然,我们能容忍命运给自己开的玩笑,自然也能容忍愚人节那天各种各样的玩笑与骗局。在这个谎话连篇颠倒黑白几乎毫无真相可见的现实世界中,也只有在4月1日这一天,你才能从容不迫地笑对各种谎言,并且多半还是处于善意。 对于许多经典的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读者常常有被作者欺骗了的感觉,但被骗完以后又会觉得很爽(偶尔骂娘要么是因为作品实在是漏洞百出,要么是读者自己智商有限无法理解)——这一点通常与4月1日这天的心情相同。 因此,喜欢读悬疑小说或推理小说的读者,你们要比其他人幸运得多——因为,你们每天都在过愚人节。 当你追看《地狱变》连载至此,已明白小说中的这一天,不过是命运给每一个主人公开的玩笑—2012世界末日,你可以悲伤地度过最后一个愚人节。

2012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4—但是,故事才刚刚开始,后面发生的一切,即便放在愚人节那一天,也是无法让人原谅的。 如果,你的内心足够坚强,请继续看下去。 如果,你的情感脆弱简单,可以趁早离开。 “夜风凛凛,独回望旧事前尘。是以往的我,充满怒愤。诬告与指责,积压着满肚气不愤。对谣言反应,甚为着紧……” 可惜,2003年4月1日,在那个愚人节,他的死并不是个玩笑。 如果,真的有2012世界末日,你可以悲伤地度过最后一个愚人节。 2012年4月1日,星期天。夜,22点19分。 但愿,你是在这一天这一刻读到这一行。 1,星期天。夜,22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19 2012年第三期卷首 愚人节 文:蔡骏 “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2012年4月1日,夜,21点59分。 雷声震震,豪雨倾缸。 手机中响起张国荣略带沙哑的广东腔歌声,隔着出租车玻璃上奔流不止的冰冷溪流,各色霓虹灯光发出模糊的折射,如这座永远不夜的巨大都市。司机是个五十岁的中年人,侧面看有张冷竣阴鸷的脸,目不转睛地望着挡风玻璃外瀑布般的雨水。周旋调低《倩女幽魂》的音量,仰望路边那栋古典主义风格大楼,花冈岩外墙上闪烁五个大字——未来梦大厦。 对不起,看到这期杂志的时候,或许还没有到4月1日。其实,我是在2月14日写的这篇卷首,耳机里放的并非张国荣的歌,而是宇多田光的《FIRST LOVE》。 很少能有第一个恋爱的对象,能陪伴自己走到最后的,分。

但愿,你是在这一天这一刻读到这一行。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