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悬疑世界〉9月刊卷首语)  

2012-09-28 00:18:00|  分类: 前言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的《谋杀似水年华》——本月你们将在话剧舞台上见到秋收与田小麦,9月12日~16日,上海,兰心大戏院。    别忘了能买到一切的魔女区。    等你哦!    我一直在等着你,等着与你的每一次相遇,在街头巷尾,在学校门口,在小书店,在报刊亭,在世界转角,就像遇见爱。    自去年此事《漫客·悬疑世界》创刊上市,到如今的《奇幻·悬疑世界》九月刊——正在读这本杂志的你,不知不觉间已陪伴我们,走过了整整一年的春夏秋冬。若能集齐这11份杂志,许多年后收于书架的某个角落,你将看到自己在慢慢长大成人,从上一次新学年到这一次新学年,从告别眷恋的学校与同学,到认识全新的朋友或暗恋的那个TA,如同这四季间的枯荣交替,那就是我你之间的三生有幸。    爱你哦!    我想,这便是所谓的宿命。    无论是我看到你们的读者来信,还是你们从这本杂志里读到我的连载,都是早已经注定

 

 

 

好几年前,为《天机》做全国巡回签售,我跟编辑二人坐在深夜的火车上,忽然聊起张雨生的歌,他随口念出几句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 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 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这段话深深印在我心中,似乎也在我的胸膛刻了字,从此再也无法忘记。    时隔多年,当我在《地狱变》之后,开写全新的中篇小说,没想到写作欲望还能如此强烈,各种灵感如小时街边的爆米花般喷出,写到杀人狂的手机彩铃,脑中突然冒出了那段旋律与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 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 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杀人狂的故事》,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中篇小说吗?    好吧,至少是最悲伤的一部。    就像一年多前出版的“读这本书只需一天,悲伤却要延续我是一棵秋天的树(〈悬疑世界〉9月刊卷首语) - 蔡骏 - 蔡骏的博客

 

多年”的《谋杀似水年华》——本月你们将在话剧舞台上见到秋收与田小麦,9月12日~16日,上海,兰心大戏院。    别忘了能买到一切的魔女区。    等你哦!    我一直在等着你,等着与你的每一次相遇,在街头巷尾,在学校门口,在小书店,在报刊亭,在世界转角,就像遇见爱。    自去年此事《漫客·悬疑世界》创刊上市,到如今的《奇幻·悬疑世界》九月刊——正在读这本杂志的你,不知不觉间已陪伴我们,走过了整整一年的春夏秋冬。若能集齐这11份杂志,许多年后收于书架的某个角落,你将看到自己在慢慢长大成人,从上一次新学年到这一次新学年,从告别眷恋的学校与同学,到认识全新的朋友或暗恋的那个TA,如同这四季间的枯荣交替,那就是我你之间的三生有幸。    爱你哦!    我想,这便是所谓的宿命。    无论是我看到你们的读者来信,还是你们从这本杂志里读到我的连载,都是早已经注定

 

好几年前,为《天机》做全国巡回签售,我跟编辑二人坐在深夜的火车上,忽然聊起张雨生的歌,他随口念出几句歌词—— 好几年前,为《天机》做全国巡回签售,我跟编辑二人坐在深夜的火车上,忽然聊起张雨生的歌,他随口念出几句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 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 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这段话深深印在我心中,似乎也在我的胸膛刻了字,从此再也无法忘记。    时隔多年,当我在《地狱变》之后,开写全新的中篇小说,没想到写作欲望还能如此强烈,各种灵感如小时街边的爆米花般喷出,写到杀人狂的手机彩铃,脑中突然冒出了那段旋律与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 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 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杀人狂的故事》,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中篇小说吗?    好吧,至少是最悲伤的一部。    就像一年多前出版的“读这本书只需一天,悲伤却要延续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 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 / 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 / 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多年”的《谋杀似水年华》——本月你们将在话剧舞台上见到秋收与田小麦,9月12日~16日,上海,兰心大戏院。    别忘了能买到一切的魔女区。    等你哦!    我一直在等着你,等着与你的每一次相遇,在街头巷尾,在学校门口,在小书店,在报刊亭,在世界转角,就像遇见爱。    自去年此事《漫客·悬疑世界》创刊上市,到如今的《奇幻·悬疑世界》九月刊——正在读这本杂志的你,不知不觉间已陪伴我们,走过了整整一年的春夏秋冬。若能集齐这11份杂志,许多年后收于书架的某个角落,你将看到自己在慢慢长大成人,从上一次新学年到这一次新学年,从告别眷恋的学校与同学,到认识全新的朋友或暗恋的那个TA,如同这四季间的枯荣交替,那就是我你之间的三生有幸。    爱你哦!    我想,这便是所谓的宿命。    无论是我看到你们的读者来信,还是你们从这本杂志里读到我的连载,都是早已经注定    这段话深深印在我心中,似乎也在我的胸膛刻了字,从此再也无法忘记。
   时隔多年,当我在《地狱变》之后,开写全新的中篇小说,没想到写作欲望还能如此强烈,各种灵感如小时街边的爆米花般喷出,写到杀人狂的手机彩铃,脑中突然冒出了那段旋律与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 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 / 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 / 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杀人狂的故事》,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中篇小说吗?
   好吧,至少是最悲伤的一部。多年”的《谋杀似水年华》——本月你们将在话剧舞台上见到秋收与田小麦,9月12日~16日,上海,兰心大戏院。    别忘了能买到一切的魔女区。    等你哦!    我一直在等着你,等着与你的每一次相遇,在街头巷尾,在学校门口,在小书店,在报刊亭,在世界转角,就像遇见爱。    自去年此事《漫客·悬疑世界》创刊上市,到如今的《奇幻·悬疑世界》九月刊——正在读这本杂志的你,不知不觉间已陪伴我们,走过了整整一年的春夏秋冬。若能集齐这11份杂志,许多年后收于书架的某个角落,你将看到自己在慢慢长大成人,从上一次新学年到这一次新学年,从告别眷恋的学校与同学,到认识全新的朋友或暗恋的那个TA,如同这四季间的枯荣交替,那就是我你之间的三生有幸。    爱你哦!    我想,这便是所谓的宿命。    无论是我看到你们的读者来信,还是你们从这本杂志里读到我的连载,都是早已经注定
   就像一年多前出版的“读这本书只需一天,悲伤却要延续多年”的《谋杀似水年华》——本月你们将在话剧舞台上见到秋收与田小麦,9月12日~16日,上海,兰心大戏院。
好几年前,为《天机》做全国巡回签售,我跟编辑二人坐在深夜的火车上,忽然聊起张雨生的歌,他随口念出几句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 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 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这段话深深印在我心中,似乎也在我的胸膛刻了字,从此再也无法忘记。    时隔多年,当我在《地狱变》之后,开写全新的中篇小说,没想到写作欲望还能如此强烈,各种灵感如小时街边的爆米花般喷出,写到杀人狂的手机彩铃,脑中突然冒出了那段旋律与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 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 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杀人狂的故事》,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中篇小说吗?    好吧,至少是最悲伤的一部。    就像一年多前出版的“读这本书只需一天,悲伤却要延续    别忘了能买到一切的魔女区。
   等你哦!不可更改的缘分。    对不起,真不知该怎样感谢你?惟有不需扬鞭自奋蹄,写出让自己让你们都惊叹的文字!请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真好,秋天来了。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时时仰望天等待春风吹拂    但是季节不曾为我赶路    我很有耐心不与命运追逐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安安静静守着小小疆土    眼前的繁华我从不羡慕    因为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 ——张雨生《我是一棵秋天的树》(词:许常德 曲:陈志远)
   我一直在等着你,等着与你的每一次相遇,在街头巷尾,在学校门口,在小书店,在报刊亭,在世界转角,就像遇见爱。
   自去年此事《漫客·悬疑世界》创刊上市,到如今的《奇幻·悬疑世界》九月刊——正在读这本杂志的你,不知不觉间已陪伴我们,走过了整整一年的春夏秋冬。若能集齐这11份杂志,许多年后收于书架的某个角落,你将看到自己在慢慢长大成人,从上一次新学年到这一次新学年,从告别眷恋的学校与同学,到认识全新的朋友或暗恋的那个TA,如同这四季间的枯荣交替,那就是我你之间的三生有幸。
   爱你哦! 好几年前,为《天机》做全国巡回签售,我跟编辑二人坐在深夜的火车上,忽然聊起张雨生的歌,他随口念出几句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 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 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这段话深深印在我心中,似乎也在我的胸膛刻了字,从此再也无法忘记。    时隔多年,当我在《地狱变》之后,开写全新的中篇小说,没想到写作欲望还能如此强烈,各种灵感如小时街边的爆米花般喷出,写到杀人狂的手机彩铃,脑中突然冒出了那段旋律与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 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 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杀人狂的故事》,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中篇小说吗?    好吧,至少是最悲伤的一部。    就像一年多前出版的“读这本书只需一天,悲伤却要延续
   我想,这便是所谓的宿命。
好几年前,为《天机》做全国巡回签售,我跟编辑二人坐在深夜的火车上,忽然聊起张雨生的歌,他随口念出几句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 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 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这段话深深印在我心中,似乎也在我的胸膛刻了字,从此再也无法忘记。    时隔多年,当我在《地狱变》之后,开写全新的中篇小说,没想到写作欲望还能如此强烈,各种灵感如小时街边的爆米花般喷出,写到杀人狂的手机彩铃,脑中突然冒出了那段旋律与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 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 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杀人狂的故事》,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中篇小说吗?    好吧,至少是最悲伤的一部。    就像一年多前出版的“读这本书只需一天,悲伤却要延续    无论是我看到你们的读者来信,还是你们从这本杂志里读到我的连载,都是早已经注定不可更改的缘分。
   对不起,真不知该怎样感谢你?惟有不需扬鞭自奋蹄,写出让自己让你们都惊叹的文字!请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真好,秋天来了。
不可更改的缘分。    对不起,真不知该怎样感谢你?惟有不需扬鞭自奋蹄,写出让自己让你们都惊叹的文字!请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真好,秋天来了。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时时仰望天等待春风吹拂    但是季节不曾为我赶路    我很有耐心不与命运追逐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安安静静守着小小疆土    眼前的繁华我从不羡慕    因为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 ——张雨生《我是一棵秋天的树》(词:许常德 曲:陈志远)    
   多年”的《谋杀似水年华》——本月你们将在话剧舞台上见到秋收与田小麦,9月12日~16日,上海,兰心大戏院。    别忘了能买到一切的魔女区。    等你哦!    我一直在等着你,等着与你的每一次相遇,在街头巷尾,在学校门口,在小书店,在报刊亭,在世界转角,就像遇见爱。    自去年此事《漫客·悬疑世界》创刊上市,到如今的《奇幻·悬疑世界》九月刊——正在读这本杂志的你,不知不觉间已陪伴我们,走过了整整一年的春夏秋冬。若能集齐这11份杂志,许多年后收于书架的某个角落,你将看到自己在慢慢长大成人,从上一次新学年到这一次新学年,从告别眷恋的学校与同学,到认识全新的朋友或暗恋的那个TA,如同这四季间的枯荣交替,那就是我你之间的三生有幸。    爱你哦!    我想,这便是所谓的宿命。    无论是我看到你们的读者来信,还是你们从这本杂志里读到我的连载,都是早已经注定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时时仰望天等待春风吹拂
   但是季节不曾为我赶路 好几年前,为《天机》做全国巡回签售,我跟编辑二人坐在深夜的火车上,忽然聊起张雨生的歌,他随口念出几句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 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 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这段话深深印在我心中,似乎也在我的胸膛刻了字,从此再也无法忘记。    时隔多年,当我在《地狱变》之后,开写全新的中篇小说,没想到写作欲望还能如此强烈,各种灵感如小时街边的爆米花般喷出,写到杀人狂的手机彩铃,脑中突然冒出了那段旋律与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 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 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杀人狂的故事》,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中篇小说吗?    好吧,至少是最悲伤的一部。    就像一年多前出版的“读这本书只需一天,悲伤却要延续
   我很有耐心不与命运追逐
多年”的《谋杀似水年华》——本月你们将在话剧舞台上见到秋收与田小麦,9月12日~16日,上海,兰心大戏院。    别忘了能买到一切的魔女区。    等你哦!    我一直在等着你,等着与你的每一次相遇,在街头巷尾,在学校门口,在小书店,在报刊亭,在世界转角,就像遇见爱。    自去年此事《漫客·悬疑世界》创刊上市,到如今的《奇幻·悬疑世界》九月刊——正在读这本杂志的你,不知不觉间已陪伴我们,走过了整整一年的春夏秋冬。若能集齐这11份杂志,许多年后收于书架的某个角落,你将看到自己在慢慢长大成人,从上一次新学年到这一次新学年,从告别眷恋的学校与同学,到认识全新的朋友或暗恋的那个TA,如同这四季间的枯荣交替,那就是我你之间的三生有幸。    爱你哦!    我想,这便是所谓的宿命。    无论是我看到你们的读者来信,还是你们从这本杂志里读到我的连载,都是早已经注定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安安静静守着小小疆土
   眼前的繁华我从不羡慕
   因为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 好几年前,为《天机》做全国巡回签售,我跟编辑二人坐在深夜的火车上,忽然聊起张雨生的歌,他随口念出几句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 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 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这段话深深印在我心中,似乎也在我的胸膛刻了字,从此再也无法忘记。    时隔多年,当我在《地狱变》之后,开写全新的中篇小说,没想到写作欲望还能如此强烈,各种灵感如小时街边的爆米花般喷出,写到杀人狂的手机彩铃,脑中突然冒出了那段旋律与歌词——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稀少的叶片显得有些孤独 偶尔燕子会飞到我的肩上 用歌声描述这世界的匆促......”    《杀人狂的故事》,可以说这是迄今为止我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中篇小说吗?    好吧,至少是最悲伤的一部。    就像一年多前出版的“读这本书只需一天,悲伤却要延续
——张雨生《我是一棵秋天的树》(词:许常德 / 曲:陈志远)

不可更改的缘分。    对不起,真不知该怎样感谢你?惟有不需扬鞭自奋蹄,写出让自己让你们都惊叹的文字!请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真好,秋天来了。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时时仰望天等待春风吹拂    但是季节不曾为我赶路    我很有耐心不与命运追逐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安安静静守着小小疆土    眼前的繁华我从不羡慕    因为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 ——张雨生《我是一棵秋天的树》(词:许常德 曲:陈志远)

 

  评论这张
 
阅读(3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