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1995-2013(《悬疑世界》2013年1月刊卷首语)  

2013-01-14 21:49:00|  分类: 前言后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实,一半是梦幻。 “对了,南明中学的图书馆,其实是当年公墓建筑的一部分,专门供奉死人灵位的房子。” 这是小说,前生今世,她叫《生死河》。 最近,忽然发现我会唱《洋葱》这首歌了,当然不仅因为《中国好声音》的平安。 数月之后,当你在这本杂志上看到《生死河》连载的最后一期,你也会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鼻酸,你会流泪...... 2013,你我共渡生死河。 新年快乐,岁月静好!

实,一半是梦幻。 “对了,南明中学的图书馆,其实是当年公墓建筑的一部分,专门供奉死人灵位的房子。” 这是小说,前生今世,她叫《生死河》。 最近,忽然发现我会唱《洋葱》这首歌了,当然不仅因为《中国好声音》的平安。 数月之后,当你在这本杂志上看到《生死河》连载的最后一期,你也会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鼻酸,你会流泪...... 2013,你我共渡生死河。 新年快乐,岁月静好! ,眼前的工厂也空无一人,只有魔女区所在的厂房,还有大片枯萎的荒烟蔓草。传说在这种时候是最容易撞到鬼的。 果然,我看到了她。 从野草丛中走出来的,穿着一条窄窄的旗袍,似乎完全不惧怕寒冷。她的发型就是电影里见到的那种,脸庞也跟张曼玉演的那个角色很像,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我。那年我才十七岁,看着这个年轻女人靠近我。她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带着广东口音的细声软语。但那种感觉并不是恐惧,我跟着她走在冰冷的废墟里,看着寒夜缓缓降临,月牙升在残破的烟囱顶上。我看到她眼底眉角的哀伤,听她说起那个年代娱乐圈的趣事,还有她短暂人生的悲剧。她依然保持着25岁青春容颜,永远凝固在荒郊野外的坟墓深处,不会再被改变,也不会再被伤害。 时间化作厚厚的尘埃,她依旧鲜艳地被埋葬在满屋尘埃之中。 少年的我,站在寒冷的新月下,怀中抱着一个足球,野草在身边歌唱,风吹乱单纯的眼神。 她给了我一个微笑,但她不会把我带走。 以上,一半是真1995-2013(《悬疑世界》2013年1月刊卷首语) - 蔡骏 - 蔡骏的博客

 

实,一半是梦幻。 “对了,南明中学的图书馆,其实是当年公墓建筑的一部分,专门供奉死人灵位的房子。” 这是小说,前生今世,她叫《生死河》。 最近,忽然发现我会唱《洋葱》这首歌了,当然不仅因为《中国好声音》的平安。 数月之后,当你在这本杂志上看到《生死河》连载的最后一期,你也会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鼻酸,你会流泪...... 2013,你我共渡生死河。 新年快乐,岁月静好! 1月刊卷首

 

,眼前的工厂也空无一人,只有魔女区所在的厂房,还有大片枯萎的荒烟蔓草。传说在这种时候是最容易撞到鬼的。 果然,我看到了她。 从野草丛中走出来的,穿着一条窄窄的旗袍,似乎完全不惧怕寒冷。她的发型就是电影里见到的那种,脸庞也跟张曼玉演的那个角色很像,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我。那年我才十七岁,看着这个年轻女人靠近我。她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带着广东口音的细声软语。但那种感觉并不是恐惧,我跟着她走在冰冷的废墟里,看着寒夜缓缓降临,月牙升在残破的烟囱顶上。我看到她眼底眉角的哀伤,听她说起那个年代娱乐圈的趣事,还有她短暂人生的悲剧。她依然保持着25岁青春容颜,永远凝固在荒郊野外的坟墓深处,不会再被改变,也不会再被伤害。 时间化作厚厚的尘埃,她依旧鲜艳地被埋葬在满屋尘埃之中。 少年的我,站在寒冷的新月下,怀中抱着一个足球,野草在身边歌唱,风吹乱单纯的眼神。 她给了我一个微笑,但她不会把我带走。 以上,一半是真1995-2013

实,一半是梦幻。 “对了,南明中学的图书馆,其实是当年公墓建筑的一部分,专门供奉死人灵位的房子。” 这是小说,前生今世,她叫《生死河》。 最近,忽然发现我会唱《洋葱》这首歌了,当然不仅因为《中国好声音》的平安。 数月之后,当你在这本杂志上看到《生死河》连载的最后一期,你也会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鼻酸,你会流泪...... 2013,你我共渡生死河。 新年快乐,岁月静好!  

文:蔡骏

1月刊卷首 1995-2013 文:蔡骏 或许,曾经说过这个故事—— 我以前读书的地方,是在接近郊区的一个荒凉的工厂区,每到冬天就会萧瑟无比。学校隔壁的那个工厂,过去曾经是广东公墓,叫联义山庄,造得特别豪华,简直就是一座免费公园。进门后经过一座蚂蚁桥,一路有许多中国古典建筑,有的停放棺材,有的供奉神佛。坟墓大多是石砌的,造得古色古香,还有石桌石凳石马石羊,圆形坟墓后包着一圈石壁,典型的南方靠背椅式大墓。有的豪门仿造帝王陵墓,竟有暗道直通地宫。广东籍的一代名伶阮玲玉自杀死后,也被埋葬入这座公墓。上世纪六十年代,整片墓地被拆光,造起了学校与工厂,那些豪门大族的风水宝地,全都白骨遍野灰飞烟灭。 你懂了吗?这,就是魔女区。 1995年,我常在那里踢足球,有时把球踢飞到隔壁工厂围墙里。有天踢到很晚,当我翻过围墙捡起球,回头再看大家都已经跑光了。冬天黑得很早,朔风呼啸而来。我忽然非常害怕 

或许,曾经说过这个故事——

,眼前的工厂也空无一人,只有魔女区所在的厂房,还有大片枯萎的荒烟蔓草。传说在这种时候是最容易撞到鬼的。 果然,我看到了她。 从野草丛中走出来的,穿着一条窄窄的旗袍,似乎完全不惧怕寒冷。她的发型就是电影里见到的那种,脸庞也跟张曼玉演的那个角色很像,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我。那年我才十七岁,看着这个年轻女人靠近我。她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带着广东口音的细声软语。但那种感觉并不是恐惧,我跟着她走在冰冷的废墟里,看着寒夜缓缓降临,月牙升在残破的烟囱顶上。我看到她眼底眉角的哀伤,听她说起那个年代娱乐圈的趣事,还有她短暂人生的悲剧。她依然保持着25岁青春容颜,永远凝固在荒郊野外的坟墓深处,不会再被改变,也不会再被伤害。 时间化作厚厚的尘埃,她依旧鲜艳地被埋葬在满屋尘埃之中。 少年的我,站在寒冷的新月下,怀中抱着一个足球,野草在身边歌唱,风吹乱单纯的眼神。 她给了我一个微笑,但她不会把我带走。 以上,一半是真

我以前读书的地方,是在接近郊区的一个荒凉的工厂区,每到冬天就会萧瑟无比。学校隔壁的那个工厂,过去曾经是广东公墓,叫联义山庄,造得特别豪华,简直就是一座免费公园。进门后经过一座蚂蚁桥,一路有许多中国古典建筑,有的停放棺材,有的供奉神佛。坟墓大多是石砌的,造得古色古香,还有石桌石凳石马石羊,圆形坟墓后包着一圈石壁,典型的南方靠背椅式大墓。有的豪门仿造帝王陵墓,竟有暗道直通地宫。广东籍的一代名伶阮玲玉自杀死后,也被埋葬入这座公墓。上世纪六十年代,整片墓地被拆光,造起了学校与工厂,那些豪门大族的风水宝地,全都白骨遍野灰飞烟灭。

你懂了吗?这,就是魔女区。

1995实,一半是梦幻。 “对了,南明中学的图书馆,其实是当年公墓建筑的一部分,专门供奉死人灵位的房子。” 这是小说,前生今世,她叫《生死河》。 最近,忽然发现我会唱《洋葱》这首歌了,当然不仅因为《中国好声音》的平安。 数月之后,当你在这本杂志上看到《生死河》连载的最后一期,你也会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鼻酸,你会流泪...... 2013,你我共渡生死河。 新年快乐,岁月静好! 年,我常在那里踢足球,有时把球踢飞到隔壁工厂围墙里。有天踢到很晚,当我翻过围墙捡起球,回头再看大家都已经跑光了。冬天黑得很早,朔风呼啸而来。我忽然非常害怕,眼前的工厂也空无一人,只有魔女区所在的厂房,还有大片枯萎的荒烟蔓草。传说在这种时候是最容易撞到鬼的。

果然,我看到了她。

从野草丛中走出来的,穿着一条窄窄的旗袍,似乎完全不惧怕寒冷。她的发型就是电影里见到的那种,脸庞也跟张曼玉演的那个角色很像,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我。那年我才十七岁,看着这个年轻女人靠近我。她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带着广东口音的细声软语。但那种感觉并不是恐惧,我跟着她走在冰冷的废墟里,看着寒夜缓缓降临,月牙升在残破的烟囱顶上。我看到她眼底眉角的哀伤,听她说起那个年代娱乐圈的趣事,还有她短暂人生的悲剧。她依然保持着25岁青春容颜,永远凝固在荒郊野外的坟墓深处,不会再被改变,也不会再被伤害。

实,一半是梦幻。 “对了,南明中学的图书馆,其实是当年公墓建筑的一部分,专门供奉死人灵位的房子。” 这是小说,前生今世,她叫《生死河》。 最近,忽然发现我会唱《洋葱》这首歌了,当然不仅因为《中国好声音》的平安。 数月之后,当你在这本杂志上看到《生死河》连载的最后一期,你也会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鼻酸,你会流泪...... 2013,你我共渡生死河。 新年快乐,岁月静好! 时间化作厚厚的尘埃,她依旧鲜艳地被埋葬在满屋尘埃之中。

少年的我,站在寒冷的新月下,怀中抱着一个足球,野草在身边歌唱,风吹乱单纯的眼神。

她给了我一个微笑,但她不会把我带走。

以上,一半是真实,一半是梦幻。

“对了,南明中学的图书馆,其实是当年公墓建筑的一部分,专门供奉死人灵位的房子。”

这是小说,前生今世,她叫《生死河》。

,眼前的工厂也空无一人,只有魔女区所在的厂房,还有大片枯萎的荒烟蔓草。传说在这种时候是最容易撞到鬼的。 果然,我看到了她。 从野草丛中走出来的,穿着一条窄窄的旗袍,似乎完全不惧怕寒冷。她的发型就是电影里见到的那种,脸庞也跟张曼玉演的那个角色很像,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我。那年我才十七岁,看着这个年轻女人靠近我。她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带着广东口音的细声软语。但那种感觉并不是恐惧,我跟着她走在冰冷的废墟里,看着寒夜缓缓降临,月牙升在残破的烟囱顶上。我看到她眼底眉角的哀伤,听她说起那个年代娱乐圈的趣事,还有她短暂人生的悲剧。她依然保持着25岁青春容颜,永远凝固在荒郊野外的坟墓深处,不会再被改变,也不会再被伤害。 时间化作厚厚的尘埃,她依旧鲜艳地被埋葬在满屋尘埃之中。 少年的我,站在寒冷的新月下,怀中抱着一个足球,野草在身边歌唱,风吹乱单纯的眼神。 她给了我一个微笑,但她不会把我带走。 以上,一半是真 最近,忽然发现我会唱《洋葱》这首歌了,当然不仅因为《中国好声音》的平安。

数月之后,当你在这本杂志上看到《生死河》连载的最后一期,你也会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发现,你会讶异,你是我最压抑最深处的秘密。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你会鼻酸,你会流泪......

,眼前的工厂也空无一人,只有魔女区所在的厂房,还有大片枯萎的荒烟蔓草。传说在这种时候是最容易撞到鬼的。 果然,我看到了她。 从野草丛中走出来的,穿着一条窄窄的旗袍,似乎完全不惧怕寒冷。她的发型就是电影里见到的那种,脸庞也跟张曼玉演的那个角色很像,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我。那年我才十七岁,看着这个年轻女人靠近我。她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带着广东口音的细声软语。但那种感觉并不是恐惧,我跟着她走在冰冷的废墟里,看着寒夜缓缓降临,月牙升在残破的烟囱顶上。我看到她眼底眉角的哀伤,听她说起那个年代娱乐圈的趣事,还有她短暂人生的悲剧。她依然保持着25岁青春容颜,永远凝固在荒郊野外的坟墓深处,不会再被改变,也不会再被伤害。 时间化作厚厚的尘埃,她依旧鲜艳地被埋葬在满屋尘埃之中。 少年的我,站在寒冷的新月下,怀中抱着一个足球,野草在身边歌唱,风吹乱单纯的眼神。 她给了我一个微笑,但她不会把我带走。 以上,一半是真

2013,你我共渡生死河。

,眼前的工厂也空无一人,只有魔女区所在的厂房,还有大片枯萎的荒烟蔓草。传说在这种时候是最容易撞到鬼的。 果然,我看到了她。 从野草丛中走出来的,穿着一条窄窄的旗袍,似乎完全不惧怕寒冷。她的发型就是电影里见到的那种,脸庞也跟张曼玉演的那个角色很像,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我。那年我才十七岁,看着这个年轻女人靠近我。她居然主动跟我说话了,带着广东口音的细声软语。但那种感觉并不是恐惧,我跟着她走在冰冷的废墟里,看着寒夜缓缓降临,月牙升在残破的烟囱顶上。我看到她眼底眉角的哀伤,听她说起那个年代娱乐圈的趣事,还有她短暂人生的悲剧。她依然保持着25岁青春容颜,永远凝固在荒郊野外的坟墓深处,不会再被改变,也不会再被伤害。 时间化作厚厚的尘埃,她依旧鲜艳地被埋葬在满屋尘埃之中。 少年的我,站在寒冷的新月下,怀中抱着一个足球,野草在身边歌唱,风吹乱单纯的眼神。 她给了我一个微笑,但她不会把我带走。 以上,一半是真

新年快乐,岁月静好!

1月刊卷首 1995-2013 文:蔡骏 或许,曾经说过这个故事—— 我以前读书的地方,是在接近郊区的一个荒凉的工厂区,每到冬天就会萧瑟无比。学校隔壁的那个工厂,过去曾经是广东公墓,叫联义山庄,造得特别豪华,简直就是一座免费公园。进门后经过一座蚂蚁桥,一路有许多中国古典建筑,有的停放棺材,有的供奉神佛。坟墓大多是石砌的,造得古色古香,还有石桌石凳石马石羊,圆形坟墓后包着一圈石壁,典型的南方靠背椅式大墓。有的豪门仿造帝王陵墓,竟有暗道直通地宫。广东籍的一代名伶阮玲玉自杀死后,也被埋葬入这座公墓。上世纪六十年代,整片墓地被拆光,造起了学校与工厂,那些豪门大族的风水宝地,全都白骨遍野灰飞烟灭。 你懂了吗?这,就是魔女区。 1995年,我常在那里踢足球,有时把球踢飞到隔壁工厂围墙里。有天踢到很晚,当我翻过围墙捡起球,回头再看大家都已经跑光了。冬天黑得很早,朔风呼啸而来。我忽然非常害怕 

  评论这张
 
阅读(6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