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追忆赵长天老师  

2013-04-04 20:26:00|  分类: 葬礼,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婚礼的证婚人,那年的婚礼是在黄浦江游船上办的,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们,有的是恩爱夫妻,如今早已劳燕分飞,有的尚不相识,多年后却喜结连理。时光流沙般过去五年,我的儿子都四岁了,如此想来便不再过分悲伤。 因为,孩子在长大。 我们每个人终将从孩子成长为父母,我们的父母终将老去并死去,我们的儿女终将长大并成为父母,我们自己也终将老去与死去,但生命将就此川流不息。 生与死,汇成河流,终归入海。 刚才,我翻出了赵长天老师送我的结婚礼物,一套景德镇的瓷器茶具。五年来,我一直珍藏从未用过,或许哪一天会拿出来喝茶,就会追忆起今天与今夜。 蔡骏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凌晨一点,正清明

追忆赵长天老师

 

我们婚礼的证婚人,那年的婚礼是在黄浦江游船上办的,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们,有的是恩爱夫妻,如今早已劳燕分飞,有的尚不相识,多年后却喜结连理。时光流沙般过去五年,我的儿子都四岁了,如此想来便不再过分悲伤。 因为,孩子在长大。 我们每个人终将从孩子成长为父母,我们的父母终将老去并死去,我们的儿女终将长大并成为父母,我们自己也终将老去与死去,但生命将就此川流不息。 生与死,汇成河流,终归入海。 刚才,我翻出了赵长天老师送我的结婚礼物,一套景德镇的瓷器茶具。五年来,我一直珍藏从未用过,或许哪一天会拿出来喝茶,就会追忆起今天与今夜。 蔡骏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凌晨一点,正清明

用“追忆”二字作题,或许有所不妥,人们总是在许多年后才开始追忆。不过,今夜于我,记忆却最清晰乃至深刻,只能等待时光再慢慢地磨砂与模糊。

我们婚礼的证婚人,那年的婚礼是在黄浦江游船上办的,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们,有的是恩爱夫妻,如今早已劳燕分飞,有的尚不相识,多年后却喜结连理。时光流沙般过去五年,我的儿子都四岁了,如此想来便不再过分悲伤。 因为,孩子在长大。 我们每个人终将从孩子成长为父母,我们的父母终将老去并死去,我们的儿女终将长大并成为父母,我们自己也终将老去与死去,但生命将就此川流不息。 生与死,汇成河流,终归入海。 刚才,我翻出了赵长天老师送我的结婚礼物,一套景德镇的瓷器茶具。五年来,我一直珍藏从未用过,或许哪一天会拿出来喝茶,就会追忆起今天与今夜。 蔡骏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凌晨一点,正清明 许多人都误以为我也参加过新概念作文,其实我从没有过。最早在《萌芽》杂志上发表作品,还是陈村老师推荐,由傅星老师作为责编刊发,就是在20043月号上的短篇小说《荒村》。记得在小说发表前后,我第一次去萌芽杂志社,也是第一次见到了赵长天老师。那时我尚是新人,虽然已有几部作品出版成书,但当时悬疑小说尚未成为大众读物,总是怀有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没想到作为萌芽杂志的主编,上海作协的副主席,赵长天老师的办公室居然如此狭小,四周堆满了杂志与新概念比赛来稿的信封,与普通编辑的办公桌并无太大区别——似乎截止去年仍是如此吧。赵老师的工作很忙碌,但丝毫没有大作家与领导的架子,而是谦和地对待我们这些小作者。不久,我准备把短篇《荒村》改为长篇小说《荒村公寓》,还有后来的《地狱的第19层》,都曾在《萌芽》杂志编辑部讨论过,也有赵长天老师在场。

次年伊始,上述的两部长篇小说,几乎同时成为了畅销书(后来又分别有了颇为偏离原著的电影)。自此之后,我的命运也因此而被改变,常在各次活动中与赵长天老师见面。而在我有限的几次听他讲课过程中,我还清楚记得赵老师反复提到过的若干细节——

追忆赵长天老师 用“追忆”二字作题,或许有所不妥,人们总是在许多年后才开始追忆。不过,今夜于我,记忆却最清晰乃至深刻,只能等待时光再慢慢地磨砂与模糊。 许多人都误以为我也参加过新概念作文,其实我从没有过。最早在《萌芽》杂志上发表作品,还是陈村老师推荐,由傅星老师作为责编刊发,就是在2004年3月号上的短篇小说《荒村》。记得在小说发表前后,我第一次去萌芽杂志社,也是第一次见到了赵长天老师。那时我尚是新人,虽然已有几部作品出版成书,但当时悬疑小说尚未成为大众读物,总是怀有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没想到作为萌芽杂志的主编,上海作协的副主席,赵长天老师的办公室居然如此狭小,四周堆满了杂志与新概念比赛来稿的信封,与普通编辑的办公桌并无太大区别——似乎截止去年仍是如此吧。赵老师的工作很忙碌,但丝毫没有大作家与领导的架子,而是谦和地对待我们这些小作者。不久,我准备把短篇《荒村》改为长篇小说《荒村公寓》,还有后来的《地狱的第19层》,都曾在《萌芽》杂志编辑部讨论过,也有赵长天老师在场。 次年伊始,上述的两部长篇小说,几乎同时成为了畅销书(后来又分别有了颇为偏离原著的电影)。自此之后,我的命运也因此而被改变,常在各次活动中与赵长天老师见面。而在我有限的几次听他讲课过程中,我

一是关于现实主义,再怎样有现象力的文学作品,也是可以在生活中体验到的,比如卡夫卡的变形记,赵老师为此而多次举过某位部队老领导的例子,在文革中被诬陷不是老党员,只因当年入党介绍人在解放太原的战役中牺牲了,于是就被指鹿为马成了叛徒,正如同格里高利一觉醒来变成了大甲虫。

追忆赵长天老师 用“追忆”二字作题,或许有所不妥,人们总是在许多年后才开始追忆。不过,今夜于我,记忆却最清晰乃至深刻,只能等待时光再慢慢地磨砂与模糊。 许多人都误以为我也参加过新概念作文,其实我从没有过。最早在《萌芽》杂志上发表作品,还是陈村老师推荐,由傅星老师作为责编刊发,就是在2004年3月号上的短篇小说《荒村》。记得在小说发表前后,我第一次去萌芽杂志社,也是第一次见到了赵长天老师。那时我尚是新人,虽然已有几部作品出版成书,但当时悬疑小说尚未成为大众读物,总是怀有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没想到作为萌芽杂志的主编,上海作协的副主席,赵长天老师的办公室居然如此狭小,四周堆满了杂志与新概念比赛来稿的信封,与普通编辑的办公桌并无太大区别——似乎截止去年仍是如此吧。赵老师的工作很忙碌,但丝毫没有大作家与领导的架子,而是谦和地对待我们这些小作者。不久,我准备把短篇《荒村》改为长篇小说《荒村公寓》,还有后来的《地狱的第19层》,都曾在《萌芽》杂志编辑部讨论过,也有赵长天老师在场。 次年伊始,上述的两部长篇小说,几乎同时成为了畅销书(后来又分别有了颇为偏离原著的电影)。自此之后,我的命运也因此而被改变,常在各次活动中与赵长天老师见面。而在我有限的几次听他讲课过程中,我 二是我们都说当今中国文学缺乏伟大的作品,赵老师说其实伟大的文学作品或许早就在中国当代诞生了,只是作者可能只是为了自己而写作,藏在抽屉里或电脑里从未发表过,要么发表过了但被淹没在海量的平庸之作当中而从未被人发现过。

三是东野圭吾的《白夜行》,被赵老师在公开的会议上赞扬过,在一连串看似犯罪事件的推理小说背后,隐藏着人性的阴暗与爱情的绝望。

追忆赵长天老师 用“追忆”二字作题,或许有所不妥,人们总是在许多年后才开始追忆。不过,今夜于我,记忆却最清晰乃至深刻,只能等待时光再慢慢地磨砂与模糊。 许多人都误以为我也参加过新概念作文,其实我从没有过。最早在《萌芽》杂志上发表作品,还是陈村老师推荐,由傅星老师作为责编刊发,就是在2004年3月号上的短篇小说《荒村》。记得在小说发表前后,我第一次去萌芽杂志社,也是第一次见到了赵长天老师。那时我尚是新人,虽然已有几部作品出版成书,但当时悬疑小说尚未成为大众读物,总是怀有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没想到作为萌芽杂志的主编,上海作协的副主席,赵长天老师的办公室居然如此狭小,四周堆满了杂志与新概念比赛来稿的信封,与普通编辑的办公桌并无太大区别——似乎截止去年仍是如此吧。赵老师的工作很忙碌,但丝毫没有大作家与领导的架子,而是谦和地对待我们这些小作者。不久,我准备把短篇《荒村》改为长篇小说《荒村公寓》,还有后来的《地狱的第19层》,都曾在《萌芽》杂志编辑部讨论过,也有赵长天老师在场。 次年伊始,上述的两部长篇小说,几乎同时成为了畅销书(后来又分别有了颇为偏离原著的电影)。自此之后,我的命运也因此而被改变,常在各次活动中与赵长天老师见面。而在我有限的几次听他讲课过程中,我

去年夏天,赵长天老师已因病住院,由于安全原因我们难以探望。当时,我正被某个无中生有的谣言所诬陷与困扰,赵老师为我发来私信“蔡骏:我是听说过,但我相信不会,因为找不到动机啊。你別在意就是了。还清楚记得赵老师反复提到过的若干细节—— 一是关于现实主义,再怎样有现象力的文学作品,也是可以在生活中体验到的,比如卡夫卡的变形记,赵老师为此而多次举过某位部队老领导的例子,在文革中被诬陷不是老党员,只因当年入党介绍人在解放太原的战役中牺牲了,于是就被指鹿为马成了叛徒,正如同格里高利一觉醒来变成了大甲虫。 二是我们都说当今中国文学缺乏伟大的作品,赵老师说其实伟大的文学作品或许早就在中国当代诞生了,只是作者可能只是为了自己而写作,藏在抽屉里或电脑里从未发表过,要么发表过了但被淹没在海量的平庸之作当中而从未被人发现过。 三是东野圭吾的《白夜行》,被赵老师在公开的会议上赞扬过,在一连串看似犯罪事件的推理小说背后,隐藏着人性的阴暗与爱情的绝望。 去年夏天,赵长天老师已因病住院,由于安全原因我们难以探望。当时,我正被某个无中生有的谣言所诬陷与困扰,赵老师为我发来私信“蔡骏:我是听说过,但我相信不会,因为找不到动机啊。你別在意就是了。” 于我而言,关乎名节,大事一桩,感激不尽。 今天早上,我携妻来到龙华殡仪馆,参加赵长天老师的遗体告别仪式,妻子很遗憾她总共只见到过赵老师三面,第一面是我们的婚礼上,第二面是赵老师儿子的婚礼上,第三面竟已是赵老师的葬礼。 赵长天老师是

于我而言,关乎名节,大事一桩,感激不尽。

追忆赵长天老师 用“追忆”二字作题,或许有所不妥,人们总是在许多年后才开始追忆。不过,今夜于我,记忆却最清晰乃至深刻,只能等待时光再慢慢地磨砂与模糊。 许多人都误以为我也参加过新概念作文,其实我从没有过。最早在《萌芽》杂志上发表作品,还是陈村老师推荐,由傅星老师作为责编刊发,就是在2004年3月号上的短篇小说《荒村》。记得在小说发表前后,我第一次去萌芽杂志社,也是第一次见到了赵长天老师。那时我尚是新人,虽然已有几部作品出版成书,但当时悬疑小说尚未成为大众读物,总是怀有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没想到作为萌芽杂志的主编,上海作协的副主席,赵长天老师的办公室居然如此狭小,四周堆满了杂志与新概念比赛来稿的信封,与普通编辑的办公桌并无太大区别——似乎截止去年仍是如此吧。赵老师的工作很忙碌,但丝毫没有大作家与领导的架子,而是谦和地对待我们这些小作者。不久,我准备把短篇《荒村》改为长篇小说《荒村公寓》,还有后来的《地狱的第19层》,都曾在《萌芽》杂志编辑部讨论过,也有赵长天老师在场。 次年伊始,上述的两部长篇小说,几乎同时成为了畅销书(后来又分别有了颇为偏离原著的电影)。自此之后,我的命运也因此而被改变,常在各次活动中与赵长天老师见面。而在我有限的几次听他讲课过程中,我

今天早上,我携妻来到龙华殡仪馆,参加赵长天老师的遗体告别仪式,妻子很遗憾她总共只见到过赵老师三面,第一面是我们的婚礼上,第二面是赵老师儿子的婚礼上,第三面竟已是赵老师的葬礼。

还清楚记得赵老师反复提到过的若干细节—— 一是关于现实主义,再怎样有现象力的文学作品,也是可以在生活中体验到的,比如卡夫卡的变形记,赵老师为此而多次举过某位部队老领导的例子,在文革中被诬陷不是老党员,只因当年入党介绍人在解放太原的战役中牺牲了,于是就被指鹿为马成了叛徒,正如同格里高利一觉醒来变成了大甲虫。 二是我们都说当今中国文学缺乏伟大的作品,赵老师说其实伟大的文学作品或许早就在中国当代诞生了,只是作者可能只是为了自己而写作,藏在抽屉里或电脑里从未发表过,要么发表过了但被淹没在海量的平庸之作当中而从未被人发现过。 三是东野圭吾的《白夜行》,被赵老师在公开的会议上赞扬过,在一连串看似犯罪事件的推理小说背后,隐藏着人性的阴暗与爱情的绝望。 去年夏天,赵长天老师已因病住院,由于安全原因我们难以探望。当时,我正被某个无中生有的谣言所诬陷与困扰,赵老师为我发来私信“蔡骏:我是听说过,但我相信不会,因为找不到动机啊。你別在意就是了。” 于我而言,关乎名节,大事一桩,感激不尽。 今天早上,我携妻来到龙华殡仪馆,参加赵长天老师的遗体告别仪式,妻子很遗憾她总共只见到过赵老师三面,第一面是我们的婚礼上,第二面是赵老师儿子的婚礼上,第三面竟已是赵老师的葬礼。 赵长天老师是 赵长天老师是我们婚礼的证婚人,那年的婚礼是在黄浦江游船上办的,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们,有的是恩爱夫妻,如今早已劳燕分飞,有的尚不相识,多年后却喜结连理。时光流沙般过去五年,我的儿子都四岁了,如此想来便不再过分悲伤。

因为,孩子在长大。

追忆赵长天老师 用“追忆”二字作题,或许有所不妥,人们总是在许多年后才开始追忆。不过,今夜于我,记忆却最清晰乃至深刻,只能等待时光再慢慢地磨砂与模糊。 许多人都误以为我也参加过新概念作文,其实我从没有过。最早在《萌芽》杂志上发表作品,还是陈村老师推荐,由傅星老师作为责编刊发,就是在2004年3月号上的短篇小说《荒村》。记得在小说发表前后,我第一次去萌芽杂志社,也是第一次见到了赵长天老师。那时我尚是新人,虽然已有几部作品出版成书,但当时悬疑小说尚未成为大众读物,总是怀有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没想到作为萌芽杂志的主编,上海作协的副主席,赵长天老师的办公室居然如此狭小,四周堆满了杂志与新概念比赛来稿的信封,与普通编辑的办公桌并无太大区别——似乎截止去年仍是如此吧。赵老师的工作很忙碌,但丝毫没有大作家与领导的架子,而是谦和地对待我们这些小作者。不久,我准备把短篇《荒村》改为长篇小说《荒村公寓》,还有后来的《地狱的第19层》,都曾在《萌芽》杂志编辑部讨论过,也有赵长天老师在场。 次年伊始,上述的两部长篇小说,几乎同时成为了畅销书(后来又分别有了颇为偏离原著的电影)。自此之后,我的命运也因此而被改变,常在各次活动中与赵长天老师见面。而在我有限的几次听他讲课过程中,我

我们每个人终将从孩子成长为父母,我们的父母终将老去并死去,我们的儿女终将长大并成为父母,我们自己也终将老去与死去,但生命将就此川流不息。

生与死,汇成河流,终归入海。

刚才,我翻出了赵长天老师送我的结婚礼物,一套景德镇的瓷器茶具。五年来,我一直珍藏从未用过,或许哪一天会拿出来喝茶,就会追忆起今天与今夜。

我们婚礼的证婚人,那年的婚礼是在黄浦江游船上办的,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们,有的是恩爱夫妻,如今早已劳燕分飞,有的尚不相识,多年后却喜结连理。时光流沙般过去五年,我的儿子都四岁了,如此想来便不再过分悲伤。 因为,孩子在长大。 我们每个人终将从孩子成长为父母,我们的父母终将老去并死去,我们的儿女终将长大并成为父母,我们自己也终将老去与死去,但生命将就此川流不息。 生与死,汇成河流,终归入海。 刚才,我翻出了赵长天老师送我的结婚礼物,一套景德镇的瓷器茶具。五年来,我一直珍藏从未用过,或许哪一天会拿出来喝茶,就会追忆起今天与今夜。 蔡骏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凌晨一点,正清明

 

 

蔡骏

201344星期四凌晨一点,正清明

我们婚礼的证婚人,那年的婚礼是在黄浦江游船上办的,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们,有的是恩爱夫妻,如今早已劳燕分飞,有的尚不相识,多年后却喜结连理。时光流沙般过去五年,我的儿子都四岁了,如此想来便不再过分悲伤。 因为,孩子在长大。 我们每个人终将从孩子成长为父母,我们的父母终将老去并死去,我们的儿女终将长大并成为父母,我们自己也终将老去与死去,但生命将就此川流不息。 生与死,汇成河流,终归入海。 刚才,我翻出了赵长天老师送我的结婚礼物,一套景德镇的瓷器茶具。五年来,我一直珍藏从未用过,或许哪一天会拿出来喝茶,就会追忆起今天与今夜。 蔡骏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凌晨一点,正清明  

 

 

  评论这张
 
阅读(16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