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骏的博客

 
 
 

日志

 
 

#最漫长的那一夜#系列小说——小夫妻搬进凶宅的那一夜(下)  

2014-09-20 21:4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门都没了,你受苦了。 接着,响起一对男女的哭声。 哎,没办法,枪毙嘛,子弹从这打进去的,这回不用化妆,就可以参加万圣节聚会了。 李元子苦笑一声,老公,你过去,可没有这么幽默啊。 对不起,元子,我错了,我也很想回来,跟你说一声,抱歉。 哎呀,我的宝贝老公啊,三年来,我始终游荡在我们家里,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这房子。我在想,其实,错的是我。我不该总是骂你,不该逼你去市中心买房子,什么城里的月光啊,其实,跟我的老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对我而言,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你了。 余一通的平心静气地回答,老婆,是我没有能力,没办法赚更多的钱,要是我能早些买好中意的房子,也不至于如此啊。当然,千错万错,我更不能打老婆。这三年来,我两年在监狱,两年在坟墓,总算是想透了——老婆啊,是要用来烘,用来疼的,就算是老婆骂你几句,就当是在夸你。因为,她是喜欢你的啊,否则干嘛还要恨铁不成钢呢? 然后,李元子似乎是嚎陶大哭了,想必是鬼夫妻拥抱在一起。个中滋味,难以言尽。 鬼妻子还说了一桩秘密,三年前自己遇害前夕,她发现自己刚刚怀孕。但是,原本说好在搬回市中心前是不要孩子的,她暂时没有这个消息告诉老公。但她已经决定,等到几天后老公的生日再行公布,给全家人一个惊喜...... 果然是惨啊,午夜分尸的时候,老公并不知道,老婆肚中还有他的骨肉。 可是,李元子早已完全原谅了余一通——老公,我们简直比牛郎织女还苦啊,人家每年七夕还能鹊桥会,我们小夫妻三年才能见一面。 好啊,老婆,现在我们重逢了,就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到这里,卫生间里的声音,渐渐平息了。 这一晚,费家洛与苏青桐躺在床上,终于没有再感觉到鬼婚的气息,家里的摄像头显示,也没有一个女鬼睡在中间了。 早上打开卫生间,费家洛取出骨灰盒,跪在地上千恩万谢。 然后,他把骨灰盒送回余一通父母家里,并且撤回了打官司的诉讼,小夫妻将继续住在这套房子里。 当天晚上,苏青桐幸福地纠缠着老公,热烈庆祝终于送走了女鬼,费家洛却有些心不在焉。 后半夜,他又睡不着了。 醒来以后,总觉得各种异样,重新打开电脑里的摄像头,却吓得他魂飞魄散——凌晨三点,从马桶里爬出来一男一女,赫然正是李元子与余一通,这对鬼夫妻拥抱着走进卧室,坦然地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中间,幸福地相拥而眠。 我靠!三缺一终于补齐,床上的两对夫妻可以打麻将了!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吧,但费家洛感觉快要窒息了。 上班的时候,他又找来我分享他的苦难。 我明白了,当死刑犯丈夫被召唤回家,夫妻团聚之后自然就不肯走了,那套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啊,卖房子的又不是这对鬼夫妻,何必要被活人赶走呢? 啊,难道应该被赶走的,就是我和苏青桐吗? 倒也不是,其实啊,家洛,我并不觉得,人和鬼不能共处于一室——我说,世界上的鬼魂,其实从来不会害人,分尸的也好,奸杀的也好,连环变态杀人的也好,从来都是活人犯的案子,干鬼魂何时? 而我,也想了起来,几年前,在我的微博上留言的那对读者情侣,似乎就叫余一通与李元子。 我打开自己的微博搜索,果然找到那段留言—— “我爱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是畜?是妖?我爱你,爱你到死,爱到你死,爱到我死,爱到所有人死光光,我依然爱你。” 丧心病狂的誓言啊! 既如此,纵做鬼魂,亦断然不会分离。 我留给费家洛的只有四个字:顺其自然。 这天晚上,更糟糕的事情来了——苏青桐发现自己怀孕了。 费家洛脑袋发晕,他从没想过做爸爸,以为生孩子还很遥远,尤其是在他俩裸婚,完全没有父母资助的时刻。 当晚,余一通与李元子的鬼魂,依然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的中间。当他翻个身想要抱住老婆,摸到的却是枪毙鬼裸露的天灵盖。再翻个身又想要抱老婆,抓住的却是被分尸的李元子的二十根手指头。 没过几天,费家洛陪苏青桐去第一妇婴保健院做检查,确认了怀孕这件事,而且从时间上来分析,极有可能就是在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小夫妻搬进凶宅的那晚怀上的。 苏青桐忽然想到——李元子的鬼魂不是说过,自己被杀的那晚前夕,曾经查出刚刚怀孕吗?也就是说,她是带着鬼胎一起死的。 那么,这个鬼胎,是不是到了苏青桐的肚子里? 她恐惧地扑在费家洛的怀里:我们要不要把孩子打掉呢? 不,就算是鬼胎,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又是头胎。老人们都说,头胎好啊,要是头胎被打掉,二胎恐怕也危险。 对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是陈家洛的后代。他们家族是七代单传,怎能说打就打掉啊?这么做,对得起红花会的十四位大当家吗?对得起霍青桐与香香公主的痴情吗?对得起陈家洛亲兄弟乾隆皇帝吗?对得起内地与回疆的父老乡亲吗? 回到家里,两人闷闷不乐,就算家里有一对鬼夫妻,也不能占据中心话题了。 忽然,苏青桐的身后多出一只女鬼,李元子白衣飘飘而来道:青桐妹妹啊,你不必烦忧,你腹中的孩子,自是费家洛弟弟的骨肉。我这双鬼眼,胜似B超,早已看出,这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我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这男孩,将来必定会成就大事业,以我作为鬼魂修炼三年来看,不会有错的。 苏青桐拍拍自己小腹,弱弱地说,切,难道要这孩子来复兴红花会吗? 女鬼嫣然一笑,饶是风情万种:妹妹别怕,姐姐我生前,是在母婴用品网站上班的,知道一些怀孕与育儿知识,我会保你这孩子健康平安诞下。 真的么? 我们夫妻作证,岂能食言?李元子的身后,余一通也冒了出来。 可是,你俩原本答应相会后就消失,可还是赖着不走。 对不起,阴间不要我们这对夫妻,阳间也不肯让我们去投胎,说是我俩与活人沟通,泄露了天机,罪不可恕,责罚我们永世做孤魂野鬼啊。 啊,看来,还是我们害了你俩? 费家洛早已把这段对话听在耳中,他抓着苏青桐的手说,老婆,别害怕,我们就当养两只宠物,养两只猛鬼在家,不也很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 世间万千的变幻 /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门都没了,你受苦了。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

接着,响起一对男女的哭声。

哎,没办法,枪毙嘛,子弹从这打进去的,这回不用化妆,就可以参加万圣节聚会了。

李元子苦笑一声,老公,你过去,可没有这么幽默啊。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

对不起,元子,我错了,我也很想回来,跟你说一声,抱歉。

哎呀,我的宝贝老公啊,三年来,我始终游荡在我们家里,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这房子。我在想,其实,错的是我。我不该总是骂你,不该逼你去市中心买房子,什么城里的月光啊,其实,跟我的老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对我而言,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你了。

余一通的平心静气地回答,老婆,是我没有能力,没办法赚更多的钱,要是我能早些买好中意的房子,也不至于如此啊。当然,千错万错,我更不能打老婆。这三年来,我两年在监狱,两年在坟墓,总算是想透了——老婆啊,是要用来烘,用来疼的,就算是老婆骂你几句,就当是在夸你。因为,她是喜欢你的啊,否则干嘛还要恨铁不成钢呢?

然后,李元子似乎是嚎陶大哭了,想必是鬼夫妻拥抱在一起。个中滋味,难以言尽。

鬼妻子还说了一桩秘密,三年前自己遇害前夕,她发现自己刚刚怀孕。但是,原本说好在搬回市中心前是不要孩子的,她暂时没有这个消息告诉老公。但她已经决定,等到几天后老公的生日再行公布,给全家人一个惊喜......

果然是惨啊,午夜分尸的时候,老公并不知道,老婆肚中还有他的骨肉。

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可是,李元子早已完全原谅了余一通——老公,我们简直比牛郎织女还苦啊,人家每年七夕还能鹊桥会,我们小夫妻三年才能见一面。

好啊,老婆,现在我们重逢了,就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到这里,卫生间里的声音,渐渐平息了。

这一晚,费家洛与苏青桐躺在床上,终于没有再感觉到鬼婚的气息,家里的摄像头显示,也没有一个女鬼睡在中间了。

早上打开卫生间,费家洛取出骨灰盒,跪在地上千恩万谢。

然后,他把骨灰盒送回余一通父母家里,并且撤回了打官司的诉讼,小夫妻将继续住在这套房子里。

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当天晚上,苏青桐幸福地纠缠着老公,热烈庆祝终于送走了女鬼,费家洛却有些心不在焉。

后半夜,他又睡不着了。

醒来以后,总觉得各种异样,重新打开电脑里的摄像头,却吓得他魂飞魄散——凌晨三点,从马桶里爬出来一男一女,赫然正是李元子与余一通,这对鬼夫妻拥抱着走进卧室,坦然地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中间,幸福地相拥而眠。

门都没了,你受苦了。 接着,响起一对男女的哭声。 哎,没办法,枪毙嘛,子弹从这打进去的,这回不用化妆,就可以参加万圣节聚会了。 李元子苦笑一声,老公,你过去,可没有这么幽默啊。 对不起,元子,我错了,我也很想回来,跟你说一声,抱歉。 哎呀,我的宝贝老公啊,三年来,我始终游荡在我们家里,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这房子。我在想,其实,错的是我。我不该总是骂你,不该逼你去市中心买房子,什么城里的月光啊,其实,跟我的老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对我而言,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你了。 余一通的平心静气地回答,老婆,是我没有能力,没办法赚更多的钱,要是我能早些买好中意的房子,也不至于如此啊。当然,千错万错,我更不能打老婆。这三年来,我两年在监狱,两年在坟墓,总算是想透了——老婆啊,是要用来烘,用来疼的,就算是老婆骂你几句,就当是在夸你。因为,她是喜欢你的啊,否则干嘛还要恨铁不成钢呢? 然后,李元子似乎是嚎陶大哭了,想必是鬼夫妻拥抱在一起。个中滋味,难以言尽。 鬼妻子还说了一桩秘密,三年前自己遇害前夕,她发现自己刚刚怀孕。但是,原本说好在搬回市中心前是不要孩子的,她暂时没有这个消息告诉老公。但她已经决定,等到几天后老公的生日再行公布,给全家人一个惊喜...... 果然是惨啊,午夜分尸的时候,老公并不知道,老婆肚中还有他的骨肉。 可是,李元子早已完全原谅了余一通——老公,我们简直比牛郎织女还苦啊,人家每年七夕还能鹊桥会,我们小夫妻三年才能见一面。 好啊,老婆,现在我们重逢了,就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到这里,卫生间里的声音,渐渐平息了。 这一晚,费家洛与苏青桐躺在床上,终于没有再感觉到鬼婚的气息,家里的摄像头显示,也没有一个女鬼睡在中间了。 早上打开卫生间,费家洛取出骨灰盒,跪在地上千恩万谢。 然后,他把骨灰盒送回余一通父母家里,并且撤回了打官司的诉讼,小夫妻将继续住在这套房子里。 当天晚上,苏青桐幸福地纠缠着老公,热烈庆祝终于送走了女鬼,费家洛却有些心不在焉。 后半夜,他又睡不着了。 醒来以后,总觉得各种异样,重新打开电脑里的摄像头,却吓得他魂飞魄散——凌晨三点,从马桶里爬出来一男一女,赫然正是李元子与余一通,这对鬼夫妻拥抱着走进卧室,坦然地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中间,幸福地相拥而眠。 我靠!三缺一终于补齐,床上的两对夫妻可以打麻将了!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吧,但费家洛感觉快要窒息了。 上班的时候,他又找来我分享他的苦难。 我明白了,当死刑犯丈夫被召唤回家,夫妻团聚之后自然就不肯走了,那套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啊,卖房子的又不是这对鬼夫妻,何必要被活人赶走呢? 啊,难道应该被赶走的,就是我和苏青桐吗? 倒也不是,其实啊,家洛,我并不觉得,人和鬼不能共处于一室——我说,世界上的鬼魂,其实从来不会害人,分尸的也好,奸杀的也好,连环变态杀人的也好,从来都是活人犯的案子,干鬼魂何时? 而我,也想了起来,几年前,在我的微博上留言的那对读者情侣,似乎就叫余一通与李元子。 我打开自己的微博搜索,果然找到那段留言—— “我爱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是畜?是妖?我爱你,爱你到死,爱到你死,爱到我死,爱到所有人死光光,我依然爱你。” 丧心病狂的誓言啊! 既如此,纵做鬼魂,亦断然不会分离。 我留给费家洛的只有四个字:顺其自然。 这天晚上,更糟糕的事情来了——苏青桐发现自己怀孕了。 费家洛脑袋发晕,他从没想过做爸爸,以为生孩子还很遥远,尤其是在他俩裸婚,完全没有父母资助的时刻。 当晚,余一通与李元子的鬼魂,依然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的中间。当他翻个身想要抱住老婆,摸到的却是枪毙鬼裸露的天灵盖。再翻个身又想要抱老婆,抓住的却是被分尸的李元子的二十根手指头。 没过几天,费家洛陪苏青桐去第一妇婴保健院做检查,确认了怀孕这件事,而且从时间上来分析,极有可能就是在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小夫妻搬进凶宅的那晚怀上的。 苏青桐忽然想到——李元子的鬼魂不是说过,自己被杀的那晚前夕,曾经查出刚刚怀孕吗?也就是说,她是带着鬼胎一起死的。 那么,这个鬼胎,是不是到了苏青桐的肚子里? 她恐惧地扑在费家洛的怀里:我们要不要把孩子打掉呢? 不,就算是鬼胎,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又是头胎。老人们都说,头胎好啊,要是头胎被打掉,二胎恐怕也危险。 对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是陈家洛的后代。他们家族是七代单传,怎能说打就打掉啊?这么做,对得起红花会的十四位大当家吗?对得起霍青桐与香香公主的痴情吗?对得起陈家洛亲兄弟乾隆皇帝吗?对得起内地与回疆的父老乡亲吗? 回到家里,两人闷闷不乐,就算家里有一对鬼夫妻,也不能占据中心话题了。 忽然,苏青桐的身后多出一只女鬼,李元子白衣飘飘而来道:青桐妹妹啊,你不必烦忧,你腹中的孩子,自是费家洛弟弟的骨肉。我这双鬼眼,胜似B超,早已看出,这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我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这男孩,将来必定会成就大事业,以我作为鬼魂修炼三年来看,不会有错的。 苏青桐拍拍自己小腹,弱弱地说,切,难道要这孩子来复兴红花会吗? 女鬼嫣然一笑,饶是风情万种:妹妹别怕,姐姐我生前,是在母婴用品网站上班的,知道一些怀孕与育儿知识,我会保你这孩子健康平安诞下。 真的么? 我们夫妻作证,岂能食言?李元子的身后,余一通也冒了出来。 可是,你俩原本答应相会后就消失,可还是赖着不走。 对不起,阴间不要我们这对夫妻,阳间也不肯让我们去投胎,说是我俩与活人沟通,泄露了天机,罪不可恕,责罚我们永世做孤魂野鬼啊。 啊,看来,还是我们害了你俩? 费家洛早已把这段对话听在耳中,他抓着苏青桐的手说,老婆,别害怕,我们就当养两只宠物,养两只猛鬼在家,不也很

我靠!三缺一终于补齐,床上的两对夫妻可以打麻将了!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吧,但费家洛感觉快要窒息了。

上班的时候,他又找来我分享他的苦难。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

我明白了,当死刑犯丈夫被召唤回家,夫妻团聚之后自然就不肯走了,那套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啊,卖房子的又不是这对鬼夫妻,何必要被活人赶走呢?

啊,难道应该被赶走的,就是我和苏青桐吗?

倒也不是,其实啊,家洛,我并不觉得,人和鬼不能共处于一室——我说,世界上的鬼魂,其实从来不会害人,分尸的也好,奸杀的也好,连环变态杀人的也好,从来都是活人犯的案子,干鬼魂何时?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

而我,也想了起来,几年前,在我的微博上留言的那对读者情侣,似乎就叫余一通与李元子。

我打开自己的微博搜索,果然找到那段留言——

“我爱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是畜?是妖?我爱你,爱你到死,爱到你死,爱到我死,爱到所有人死光光,我依然爱你。”

丧心病狂的誓言啊!

既如此,纵做鬼魂,亦断然不会分离。

我留给费家洛的只有四个字:顺其自然。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

这天晚上,更糟糕的事情来了——苏青桐发现自己怀孕了。

费家洛脑袋发晕,他从没想过做爸爸,以为生孩子还很遥远,尤其是在他俩裸婚,完全没有父母资助的时刻。

当晚,余一通与李元子的鬼魂,依然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的中间。当他翻个身想要抱住老婆,摸到的却是枪毙鬼裸露的天灵盖。再翻个身又想要抱老婆,抓住的却是被分尸的李元子的二十根手指头。

门都没了,你受苦了。 接着,响起一对男女的哭声。 哎,没办法,枪毙嘛,子弹从这打进去的,这回不用化妆,就可以参加万圣节聚会了。 李元子苦笑一声,老公,你过去,可没有这么幽默啊。 对不起,元子,我错了,我也很想回来,跟你说一声,抱歉。 哎呀,我的宝贝老公啊,三年来,我始终游荡在我们家里,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这房子。我在想,其实,错的是我。我不该总是骂你,不该逼你去市中心买房子,什么城里的月光啊,其实,跟我的老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对我而言,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你了。 余一通的平心静气地回答,老婆,是我没有能力,没办法赚更多的钱,要是我能早些买好中意的房子,也不至于如此啊。当然,千错万错,我更不能打老婆。这三年来,我两年在监狱,两年在坟墓,总算是想透了——老婆啊,是要用来烘,用来疼的,就算是老婆骂你几句,就当是在夸你。因为,她是喜欢你的啊,否则干嘛还要恨铁不成钢呢? 然后,李元子似乎是嚎陶大哭了,想必是鬼夫妻拥抱在一起。个中滋味,难以言尽。 鬼妻子还说了一桩秘密,三年前自己遇害前夕,她发现自己刚刚怀孕。但是,原本说好在搬回市中心前是不要孩子的,她暂时没有这个消息告诉老公。但她已经决定,等到几天后老公的生日再行公布,给全家人一个惊喜...... 果然是惨啊,午夜分尸的时候,老公并不知道,老婆肚中还有他的骨肉。 可是,李元子早已完全原谅了余一通——老公,我们简直比牛郎织女还苦啊,人家每年七夕还能鹊桥会,我们小夫妻三年才能见一面。 好啊,老婆,现在我们重逢了,就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到这里,卫生间里的声音,渐渐平息了。 这一晚,费家洛与苏青桐躺在床上,终于没有再感觉到鬼婚的气息,家里的摄像头显示,也没有一个女鬼睡在中间了。 早上打开卫生间,费家洛取出骨灰盒,跪在地上千恩万谢。 然后,他把骨灰盒送回余一通父母家里,并且撤回了打官司的诉讼,小夫妻将继续住在这套房子里。 当天晚上,苏青桐幸福地纠缠着老公,热烈庆祝终于送走了女鬼,费家洛却有些心不在焉。 后半夜,他又睡不着了。 醒来以后,总觉得各种异样,重新打开电脑里的摄像头,却吓得他魂飞魄散——凌晨三点,从马桶里爬出来一男一女,赫然正是李元子与余一通,这对鬼夫妻拥抱着走进卧室,坦然地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中间,幸福地相拥而眠。 我靠!三缺一终于补齐,床上的两对夫妻可以打麻将了!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吧,但费家洛感觉快要窒息了。 上班的时候,他又找来我分享他的苦难。 我明白了,当死刑犯丈夫被召唤回家,夫妻团聚之后自然就不肯走了,那套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啊,卖房子的又不是这对鬼夫妻,何必要被活人赶走呢? 啊,难道应该被赶走的,就是我和苏青桐吗? 倒也不是,其实啊,家洛,我并不觉得,人和鬼不能共处于一室——我说,世界上的鬼魂,其实从来不会害人,分尸的也好,奸杀的也好,连环变态杀人的也好,从来都是活人犯的案子,干鬼魂何时? 而我,也想了起来,几年前,在我的微博上留言的那对读者情侣,似乎就叫余一通与李元子。 我打开自己的微博搜索,果然找到那段留言—— “我爱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是畜?是妖?我爱你,爱你到死,爱到你死,爱到我死,爱到所有人死光光,我依然爱你。” 丧心病狂的誓言啊! 既如此,纵做鬼魂,亦断然不会分离。 我留给费家洛的只有四个字:顺其自然。 这天晚上,更糟糕的事情来了——苏青桐发现自己怀孕了。 费家洛脑袋发晕,他从没想过做爸爸,以为生孩子还很遥远,尤其是在他俩裸婚,完全没有父母资助的时刻。 当晚,余一通与李元子的鬼魂,依然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的中间。当他翻个身想要抱住老婆,摸到的却是枪毙鬼裸露的天灵盖。再翻个身又想要抱老婆,抓住的却是被分尸的李元子的二十根手指头。 没过几天,费家洛陪苏青桐去第一妇婴保健院做检查,确认了怀孕这件事,而且从时间上来分析,极有可能就是在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小夫妻搬进凶宅的那晚怀上的。 苏青桐忽然想到——李元子的鬼魂不是说过,自己被杀的那晚前夕,曾经查出刚刚怀孕吗?也就是说,她是带着鬼胎一起死的。 那么,这个鬼胎,是不是到了苏青桐的肚子里? 她恐惧地扑在费家洛的怀里:我们要不要把孩子打掉呢? 不,就算是鬼胎,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又是头胎。老人们都说,头胎好啊,要是头胎被打掉,二胎恐怕也危险。 对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是陈家洛的后代。他们家族是七代单传,怎能说打就打掉啊?这么做,对得起红花会的十四位大当家吗?对得起霍青桐与香香公主的痴情吗?对得起陈家洛亲兄弟乾隆皇帝吗?对得起内地与回疆的父老乡亲吗? 回到家里,两人闷闷不乐,就算家里有一对鬼夫妻,也不能占据中心话题了。 忽然,苏青桐的身后多出一只女鬼,李元子白衣飘飘而来道:青桐妹妹啊,你不必烦忧,你腹中的孩子,自是费家洛弟弟的骨肉。我这双鬼眼,胜似B超,早已看出,这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我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这男孩,将来必定会成就大事业,以我作为鬼魂修炼三年来看,不会有错的。 苏青桐拍拍自己小腹,弱弱地说,切,难道要这孩子来复兴红花会吗? 女鬼嫣然一笑,饶是风情万种:妹妹别怕,姐姐我生前,是在母婴用品网站上班的,知道一些怀孕与育儿知识,我会保你这孩子健康平安诞下。 真的么? 我们夫妻作证,岂能食言?李元子的身后,余一通也冒了出来。 可是,你俩原本答应相会后就消失,可还是赖着不走。 对不起,阴间不要我们这对夫妻,阳间也不肯让我们去投胎,说是我俩与活人沟通,泄露了天机,罪不可恕,责罚我们永世做孤魂野鬼啊。 啊,看来,还是我们害了你俩? 费家洛早已把这段对话听在耳中,他抓着苏青桐的手说,老婆,别害怕,我们就当养两只宠物,养两只猛鬼在家,不也很

没过几天,费家洛陪苏青桐去第一妇婴保健院做检查,确认了怀孕这件事,而且从时间上来分析,极有可能就是在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小夫妻搬进凶宅的那晚怀上的。

苏青桐忽然想到——李元子的鬼魂不是说过,自己被杀的那晚前夕,曾经查出刚刚怀孕吗?也就是说,她是带着鬼胎一起死的。

那么,这个鬼胎,是不是到了苏青桐的肚子里?

门都没了,你受苦了。 接着,响起一对男女的哭声。 哎,没办法,枪毙嘛,子弹从这打进去的,这回不用化妆,就可以参加万圣节聚会了。 李元子苦笑一声,老公,你过去,可没有这么幽默啊。 对不起,元子,我错了,我也很想回来,跟你说一声,抱歉。 哎呀,我的宝贝老公啊,三年来,我始终游荡在我们家里,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这房子。我在想,其实,错的是我。我不该总是骂你,不该逼你去市中心买房子,什么城里的月光啊,其实,跟我的老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对我而言,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你了。 余一通的平心静气地回答,老婆,是我没有能力,没办法赚更多的钱,要是我能早些买好中意的房子,也不至于如此啊。当然,千错万错,我更不能打老婆。这三年来,我两年在监狱,两年在坟墓,总算是想透了——老婆啊,是要用来烘,用来疼的,就算是老婆骂你几句,就当是在夸你。因为,她是喜欢你的啊,否则干嘛还要恨铁不成钢呢? 然后,李元子似乎是嚎陶大哭了,想必是鬼夫妻拥抱在一起。个中滋味,难以言尽。 鬼妻子还说了一桩秘密,三年前自己遇害前夕,她发现自己刚刚怀孕。但是,原本说好在搬回市中心前是不要孩子的,她暂时没有这个消息告诉老公。但她已经决定,等到几天后老公的生日再行公布,给全家人一个惊喜...... 果然是惨啊,午夜分尸的时候,老公并不知道,老婆肚中还有他的骨肉。 可是,李元子早已完全原谅了余一通——老公,我们简直比牛郎织女还苦啊,人家每年七夕还能鹊桥会,我们小夫妻三年才能见一面。 好啊,老婆,现在我们重逢了,就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到这里,卫生间里的声音,渐渐平息了。 这一晚,费家洛与苏青桐躺在床上,终于没有再感觉到鬼婚的气息,家里的摄像头显示,也没有一个女鬼睡在中间了。 早上打开卫生间,费家洛取出骨灰盒,跪在地上千恩万谢。 然后,他把骨灰盒送回余一通父母家里,并且撤回了打官司的诉讼,小夫妻将继续住在这套房子里。 当天晚上,苏青桐幸福地纠缠着老公,热烈庆祝终于送走了女鬼,费家洛却有些心不在焉。 后半夜,他又睡不着了。 醒来以后,总觉得各种异样,重新打开电脑里的摄像头,却吓得他魂飞魄散——凌晨三点,从马桶里爬出来一男一女,赫然正是李元子与余一通,这对鬼夫妻拥抱着走进卧室,坦然地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中间,幸福地相拥而眠。 我靠!三缺一终于补齐,床上的两对夫妻可以打麻将了!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吧,但费家洛感觉快要窒息了。 上班的时候,他又找来我分享他的苦难。 我明白了,当死刑犯丈夫被召唤回家,夫妻团聚之后自然就不肯走了,那套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啊,卖房子的又不是这对鬼夫妻,何必要被活人赶走呢? 啊,难道应该被赶走的,就是我和苏青桐吗? 倒也不是,其实啊,家洛,我并不觉得,人和鬼不能共处于一室——我说,世界上的鬼魂,其实从来不会害人,分尸的也好,奸杀的也好,连环变态杀人的也好,从来都是活人犯的案子,干鬼魂何时? 而我,也想了起来,几年前,在我的微博上留言的那对读者情侣,似乎就叫余一通与李元子。 我打开自己的微博搜索,果然找到那段留言—— “我爱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是畜?是妖?我爱你,爱你到死,爱到你死,爱到我死,爱到所有人死光光,我依然爱你。” 丧心病狂的誓言啊! 既如此,纵做鬼魂,亦断然不会分离。 我留给费家洛的只有四个字:顺其自然。 这天晚上,更糟糕的事情来了——苏青桐发现自己怀孕了。 费家洛脑袋发晕,他从没想过做爸爸,以为生孩子还很遥远,尤其是在他俩裸婚,完全没有父母资助的时刻。 当晚,余一通与李元子的鬼魂,依然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的中间。当他翻个身想要抱住老婆,摸到的却是枪毙鬼裸露的天灵盖。再翻个身又想要抱老婆,抓住的却是被分尸的李元子的二十根手指头。 没过几天,费家洛陪苏青桐去第一妇婴保健院做检查,确认了怀孕这件事,而且从时间上来分析,极有可能就是在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小夫妻搬进凶宅的那晚怀上的。 苏青桐忽然想到——李元子的鬼魂不是说过,自己被杀的那晚前夕,曾经查出刚刚怀孕吗?也就是说,她是带着鬼胎一起死的。 那么,这个鬼胎,是不是到了苏青桐的肚子里? 她恐惧地扑在费家洛的怀里:我们要不要把孩子打掉呢? 不,就算是鬼胎,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又是头胎。老人们都说,头胎好啊,要是头胎被打掉,二胎恐怕也危险。 对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是陈家洛的后代。他们家族是七代单传,怎能说打就打掉啊?这么做,对得起红花会的十四位大当家吗?对得起霍青桐与香香公主的痴情吗?对得起陈家洛亲兄弟乾隆皇帝吗?对得起内地与回疆的父老乡亲吗? 回到家里,两人闷闷不乐,就算家里有一对鬼夫妻,也不能占据中心话题了。 忽然,苏青桐的身后多出一只女鬼,李元子白衣飘飘而来道:青桐妹妹啊,你不必烦忧,你腹中的孩子,自是费家洛弟弟的骨肉。我这双鬼眼,胜似B超,早已看出,这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我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这男孩,将来必定会成就大事业,以我作为鬼魂修炼三年来看,不会有错的。 苏青桐拍拍自己小腹,弱弱地说,切,难道要这孩子来复兴红花会吗? 女鬼嫣然一笑,饶是风情万种:妹妹别怕,姐姐我生前,是在母婴用品网站上班的,知道一些怀孕与育儿知识,我会保你这孩子健康平安诞下。 真的么? 我们夫妻作证,岂能食言?李元子的身后,余一通也冒了出来。 可是,你俩原本答应相会后就消失,可还是赖着不走。 对不起,阴间不要我们这对夫妻,阳间也不肯让我们去投胎,说是我俩与活人沟通,泄露了天机,罪不可恕,责罚我们永世做孤魂野鬼啊。 啊,看来,还是我们害了你俩? 费家洛早已把这段对话听在耳中,他抓着苏青桐的手说,老婆,别害怕,我们就当养两只宠物,养两只猛鬼在家,不也很

她恐惧地扑在费家洛的怀里:我们要不要把孩子打掉呢?

不,就算是鬼胎,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又是头胎。老人们都说,头胎好啊,要是头胎被打掉,二胎恐怕也危险。

对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是陈家洛的后代。他们家族是七代单传,怎能说打就打掉啊?这么做,对得起红花会的十四位大当家吗?对得起霍青桐与香香公主的痴情吗?对得起陈家洛亲兄弟乾隆皇帝吗?对得起内地与回疆的父老乡亲吗?

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回到家里,两人闷闷不乐,就算家里有一对鬼夫妻,也不能占据中心话题了。

忽然,苏青桐的身后多出一只女鬼,李元子白衣飘飘而来道:青桐妹妹啊,你不必烦忧,你腹中的孩子,自是费家洛弟弟的骨肉。我这双鬼眼,胜似B超,早已看出,这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我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这男孩,将来必定会成就大事业,以我作为鬼魂修炼三年来看,不会有错的。

苏青桐拍拍自己小腹,弱弱地说,切,难道要这孩子来复兴红花会吗?

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女鬼嫣然一笑,饶是风情万种:妹妹别怕,姐姐我生前,是在母婴用品网站上班的,知道一些怀孕与育儿知识,我会保你这孩子健康平安诞下。

真的么?

我们夫妻作证,岂能食言?李元子的身后,余一通也冒了出来。

可是,你俩原本答应相会后就消失,可还是赖着不走。

对不起,阴间不要我们这对夫妻,阳间也不肯让我们去投胎,说是我俩与活人沟通,泄露了天机,罪不可恕,责罚我们永世做孤魂野鬼啊。

啊,看来,还是我们害了你俩?

费家洛早已把这段对话听在耳中,他抓着苏青桐的手说,老婆,别害怕,我们就当养两只宠物,养两只猛鬼在家,不也很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门都没了,你受苦了。 接着,响起一对男女的哭声。 哎,没办法,枪毙嘛,子弹从这打进去的,这回不用化妆,就可以参加万圣节聚会了。 李元子苦笑一声,老公,你过去,可没有这么幽默啊。 对不起,元子,我错了,我也很想回来,跟你说一声,抱歉。 哎呀,我的宝贝老公啊,三年来,我始终游荡在我们家里,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这房子。我在想,其实,错的是我。我不该总是骂你,不该逼你去市中心买房子,什么城里的月光啊,其实,跟我的老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对我而言,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你了。 余一通的平心静气地回答,老婆,是我没有能力,没办法赚更多的钱,要是我能早些买好中意的房子,也不至于如此啊。当然,千错万错,我更不能打老婆。这三年来,我两年在监狱,两年在坟墓,总算是想透了——老婆啊,是要用来烘,用来疼的,就算是老婆骂你几句,就当是在夸你。因为,她是喜欢你的啊,否则干嘛还要恨铁不成钢呢? 然后,李元子似乎是嚎陶大哭了,想必是鬼夫妻拥抱在一起。个中滋味,难以言尽。 鬼妻子还说了一桩秘密,三年前自己遇害前夕,她发现自己刚刚怀孕。但是,原本说好在搬回市中心前是不要孩子的,她暂时没有这个消息告诉老公。但她已经决定,等到几天后老公的生日再行公布,给全家人一个惊喜...... 果然是惨啊,午夜分尸的时候,老公并不知道,老婆肚中还有他的骨肉。 可是,李元子早已完全原谅了余一通——老公,我们简直比牛郎织女还苦啊,人家每年七夕还能鹊桥会,我们小夫妻三年才能见一面。 好啊,老婆,现在我们重逢了,就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到这里,卫生间里的声音,渐渐平息了。 这一晚,费家洛与苏青桐躺在床上,终于没有再感觉到鬼婚的气息,家里的摄像头显示,也没有一个女鬼睡在中间了。 早上打开卫生间,费家洛取出骨灰盒,跪在地上千恩万谢。 然后,他把骨灰盒送回余一通父母家里,并且撤回了打官司的诉讼,小夫妻将继续住在这套房子里。 当天晚上,苏青桐幸福地纠缠着老公,热烈庆祝终于送走了女鬼,费家洛却有些心不在焉。 后半夜,他又睡不着了。 醒来以后,总觉得各种异样,重新打开电脑里的摄像头,却吓得他魂飞魄散——凌晨三点,从马桶里爬出来一男一女,赫然正是李元子与余一通,这对鬼夫妻拥抱着走进卧室,坦然地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中间,幸福地相拥而眠。 我靠!三缺一终于补齐,床上的两对夫妻可以打麻将了!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吧,但费家洛感觉快要窒息了。 上班的时候,他又找来我分享他的苦难。 我明白了,当死刑犯丈夫被召唤回家,夫妻团聚之后自然就不肯走了,那套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啊,卖房子的又不是这对鬼夫妻,何必要被活人赶走呢? 啊,难道应该被赶走的,就是我和苏青桐吗? 倒也不是,其实啊,家洛,我并不觉得,人和鬼不能共处于一室——我说,世界上的鬼魂,其实从来不会害人,分尸的也好,奸杀的也好,连环变态杀人的也好,从来都是活人犯的案子,干鬼魂何时? 而我,也想了起来,几年前,在我的微博上留言的那对读者情侣,似乎就叫余一通与李元子。 我打开自己的微博搜索,果然找到那段留言—— “我爱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是畜?是妖?我爱你,爱你到死,爱到你死,爱到我死,爱到所有人死光光,我依然爱你。” 丧心病狂的誓言啊! 既如此,纵做鬼魂,亦断然不会分离。 我留给费家洛的只有四个字:顺其自然。 这天晚上,更糟糕的事情来了——苏青桐发现自己怀孕了。 费家洛脑袋发晕,他从没想过做爸爸,以为生孩子还很遥远,尤其是在他俩裸婚,完全没有父母资助的时刻。 当晚,余一通与李元子的鬼魂,依然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的中间。当他翻个身想要抱住老婆,摸到的却是枪毙鬼裸露的天灵盖。再翻个身又想要抱老婆,抓住的却是被分尸的李元子的二十根手指头。 没过几天,费家洛陪苏青桐去第一妇婴保健院做检查,确认了怀孕这件事,而且从时间上来分析,极有可能就是在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小夫妻搬进凶宅的那晚怀上的。 苏青桐忽然想到——李元子的鬼魂不是说过,自己被杀的那晚前夕,曾经查出刚刚怀孕吗?也就是说,她是带着鬼胎一起死的。 那么,这个鬼胎,是不是到了苏青桐的肚子里? 她恐惧地扑在费家洛的怀里:我们要不要把孩子打掉呢? 不,就算是鬼胎,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又是头胎。老人们都说,头胎好啊,要是头胎被打掉,二胎恐怕也危险。 对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是陈家洛的后代。他们家族是七代单传,怎能说打就打掉啊?这么做,对得起红花会的十四位大当家吗?对得起霍青桐与香香公主的痴情吗?对得起陈家洛亲兄弟乾隆皇帝吗?对得起内地与回疆的父老乡亲吗? 回到家里,两人闷闷不乐,就算家里有一对鬼夫妻,也不能占据中心话题了。 忽然,苏青桐的身后多出一只女鬼,李元子白衣飘飘而来道:青桐妹妹啊,你不必烦忧,你腹中的孩子,自是费家洛弟弟的骨肉。我这双鬼眼,胜似B超,早已看出,这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我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这男孩,将来必定会成就大事业,以我作为鬼魂修炼三年来看,不会有错的。 苏青桐拍拍自己小腹,弱弱地说,切,难道要这孩子来复兴红花会吗? 女鬼嫣然一笑,饶是风情万种:妹妹别怕,姐姐我生前,是在母婴用品网站上班的,知道一些怀孕与育儿知识,我会保你这孩子健康平安诞下。 真的么? 我们夫妻作证,岂能食言?李元子的身后,余一通也冒了出来。 可是,你俩原本答应相会后就消失,可还是赖着不走。 对不起,阴间不要我们这对夫妻,阳间也不肯让我们去投胎,说是我俩与活人沟通,泄露了天机,罪不可恕,责罚我们永世做孤魂野鬼啊。 啊,看来,还是我们害了你俩? 费家洛早已把这段对话听在耳中,他抓着苏青桐的手说,老婆,别害怕,我们就当养两只宠物,养两只猛鬼在家,不也很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门都没了,你受苦了。 接着,响起一对男女的哭声。 哎,没办法,枪毙嘛,子弹从这打进去的,这回不用化妆,就可以参加万圣节聚会了。 李元子苦笑一声,老公,你过去,可没有这么幽默啊。 对不起,元子,我错了,我也很想回来,跟你说一声,抱歉。 哎呀,我的宝贝老公啊,三年来,我始终游荡在我们家里,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这房子。我在想,其实,错的是我。我不该总是骂你,不该逼你去市中心买房子,什么城里的月光啊,其实,跟我的老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对我而言,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你了。 余一通的平心静气地回答,老婆,是我没有能力,没办法赚更多的钱,要是我能早些买好中意的房子,也不至于如此啊。当然,千错万错,我更不能打老婆。这三年来,我两年在监狱,两年在坟墓,总算是想透了——老婆啊,是要用来烘,用来疼的,就算是老婆骂你几句,就当是在夸你。因为,她是喜欢你的啊,否则干嘛还要恨铁不成钢呢? 然后,李元子似乎是嚎陶大哭了,想必是鬼夫妻拥抱在一起。个中滋味,难以言尽。 鬼妻子还说了一桩秘密,三年前自己遇害前夕,她发现自己刚刚怀孕。但是,原本说好在搬回市中心前是不要孩子的,她暂时没有这个消息告诉老公。但她已经决定,等到几天后老公的生日再行公布,给全家人一个惊喜...... 果然是惨啊,午夜分尸的时候,老公并不知道,老婆肚中还有他的骨肉。 可是,李元子早已完全原谅了余一通——老公,我们简直比牛郎织女还苦啊,人家每年七夕还能鹊桥会,我们小夫妻三年才能见一面。 好啊,老婆,现在我们重逢了,就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到这里,卫生间里的声音,渐渐平息了。 这一晚,费家洛与苏青桐躺在床上,终于没有再感觉到鬼婚的气息,家里的摄像头显示,也没有一个女鬼睡在中间了。 早上打开卫生间,费家洛取出骨灰盒,跪在地上千恩万谢。 然后,他把骨灰盒送回余一通父母家里,并且撤回了打官司的诉讼,小夫妻将继续住在这套房子里。 当天晚上,苏青桐幸福地纠缠着老公,热烈庆祝终于送走了女鬼,费家洛却有些心不在焉。 后半夜,他又睡不着了。 醒来以后,总觉得各种异样,重新打开电脑里的摄像头,却吓得他魂飞魄散——凌晨三点,从马桶里爬出来一男一女,赫然正是李元子与余一通,这对鬼夫妻拥抱着走进卧室,坦然地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中间,幸福地相拥而眠。 我靠!三缺一终于补齐,床上的两对夫妻可以打麻将了!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吧,但费家洛感觉快要窒息了。 上班的时候,他又找来我分享他的苦难。 我明白了,当死刑犯丈夫被召唤回家,夫妻团聚之后自然就不肯走了,那套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啊,卖房子的又不是这对鬼夫妻,何必要被活人赶走呢? 啊,难道应该被赶走的,就是我和苏青桐吗? 倒也不是,其实啊,家洛,我并不觉得,人和鬼不能共处于一室——我说,世界上的鬼魂,其实从来不会害人,分尸的也好,奸杀的也好,连环变态杀人的也好,从来都是活人犯的案子,干鬼魂何时? 而我,也想了起来,几年前,在我的微博上留言的那对读者情侣,似乎就叫余一通与李元子。 我打开自己的微博搜索,果然找到那段留言—— “我爱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是畜?是妖?我爱你,爱你到死,爱到你死,爱到我死,爱到所有人死光光,我依然爱你。” 丧心病狂的誓言啊! 既如此,纵做鬼魂,亦断然不会分离。 我留给费家洛的只有四个字:顺其自然。 这天晚上,更糟糕的事情来了——苏青桐发现自己怀孕了。 费家洛脑袋发晕,他从没想过做爸爸,以为生孩子还很遥远,尤其是在他俩裸婚,完全没有父母资助的时刻。 当晚,余一通与李元子的鬼魂,依然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的中间。当他翻个身想要抱住老婆,摸到的却是枪毙鬼裸露的天灵盖。再翻个身又想要抱老婆,抓住的却是被分尸的李元子的二十根手指头。 没过几天,费家洛陪苏青桐去第一妇婴保健院做检查,确认了怀孕这件事,而且从时间上来分析,极有可能就是在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小夫妻搬进凶宅的那晚怀上的。 苏青桐忽然想到——李元子的鬼魂不是说过,自己被杀的那晚前夕,曾经查出刚刚怀孕吗?也就是说,她是带着鬼胎一起死的。 那么,这个鬼胎,是不是到了苏青桐的肚子里? 她恐惧地扑在费家洛的怀里:我们要不要把孩子打掉呢? 不,就算是鬼胎,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又是头胎。老人们都说,头胎好啊,要是头胎被打掉,二胎恐怕也危险。 对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是陈家洛的后代。他们家族是七代单传,怎能说打就打掉啊?这么做,对得起红花会的十四位大当家吗?对得起霍青桐与香香公主的痴情吗?对得起陈家洛亲兄弟乾隆皇帝吗?对得起内地与回疆的父老乡亲吗? 回到家里,两人闷闷不乐,就算家里有一对鬼夫妻,也不能占据中心话题了。 忽然,苏青桐的身后多出一只女鬼,李元子白衣飘飘而来道:青桐妹妹啊,你不必烦忧,你腹中的孩子,自是费家洛弟弟的骨肉。我这双鬼眼,胜似B超,早已看出,这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我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这男孩,将来必定会成就大事业,以我作为鬼魂修炼三年来看,不会有错的。 苏青桐拍拍自己小腹,弱弱地说,切,难道要这孩子来复兴红花会吗? 女鬼嫣然一笑,饶是风情万种:妹妹别怕,姐姐我生前,是在母婴用品网站上班的,知道一些怀孕与育儿知识,我会保你这孩子健康平安诞下。 真的么? 我们夫妻作证,岂能食言?李元子的身后,余一通也冒了出来。 可是,你俩原本答应相会后就消失,可还是赖着不走。 对不起,阴间不要我们这对夫妻,阳间也不肯让我们去投胎,说是我俩与活人沟通,泄露了天机,罪不可恕,责罚我们永世做孤魂野鬼啊。 啊,看来,还是我们害了你俩? 费家洛早已把这段对话听在耳中,他抓着苏青桐的手说,老婆,别害怕,我们就当养两只宠物,养两只猛鬼在家,不也很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门都没了,你受苦了。 接着,响起一对男女的哭声。 哎,没办法,枪毙嘛,子弹从这打进去的,这回不用化妆,就可以参加万圣节聚会了。 李元子苦笑一声,老公,你过去,可没有这么幽默啊。 对不起,元子,我错了,我也很想回来,跟你说一声,抱歉。 哎呀,我的宝贝老公啊,三年来,我始终游荡在我们家里,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这房子。我在想,其实,错的是我。我不该总是骂你,不该逼你去市中心买房子,什么城里的月光啊,其实,跟我的老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对我而言,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你了。 余一通的平心静气地回答,老婆,是我没有能力,没办法赚更多的钱,要是我能早些买好中意的房子,也不至于如此啊。当然,千错万错,我更不能打老婆。这三年来,我两年在监狱,两年在坟墓,总算是想透了——老婆啊,是要用来烘,用来疼的,就算是老婆骂你几句,就当是在夸你。因为,她是喜欢你的啊,否则干嘛还要恨铁不成钢呢? 然后,李元子似乎是嚎陶大哭了,想必是鬼夫妻拥抱在一起。个中滋味,难以言尽。 鬼妻子还说了一桩秘密,三年前自己遇害前夕,她发现自己刚刚怀孕。但是,原本说好在搬回市中心前是不要孩子的,她暂时没有这个消息告诉老公。但她已经决定,等到几天后老公的生日再行公布,给全家人一个惊喜...... 果然是惨啊,午夜分尸的时候,老公并不知道,老婆肚中还有他的骨肉。 可是,李元子早已完全原谅了余一通——老公,我们简直比牛郎织女还苦啊,人家每年七夕还能鹊桥会,我们小夫妻三年才能见一面。 好啊,老婆,现在我们重逢了,就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到这里,卫生间里的声音,渐渐平息了。 这一晚,费家洛与苏青桐躺在床上,终于没有再感觉到鬼婚的气息,家里的摄像头显示,也没有一个女鬼睡在中间了。 早上打开卫生间,费家洛取出骨灰盒,跪在地上千恩万谢。 然后,他把骨灰盒送回余一通父母家里,并且撤回了打官司的诉讼,小夫妻将继续住在这套房子里。 当天晚上,苏青桐幸福地纠缠着老公,热烈庆祝终于送走了女鬼,费家洛却有些心不在焉。 后半夜,他又睡不着了。 醒来以后,总觉得各种异样,重新打开电脑里的摄像头,却吓得他魂飞魄散——凌晨三点,从马桶里爬出来一男一女,赫然正是李元子与余一通,这对鬼夫妻拥抱着走进卧室,坦然地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中间,幸福地相拥而眠。 我靠!三缺一终于补齐,床上的两对夫妻可以打麻将了!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吧,但费家洛感觉快要窒息了。 上班的时候,他又找来我分享他的苦难。 我明白了,当死刑犯丈夫被召唤回家,夫妻团聚之后自然就不肯走了,那套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啊,卖房子的又不是这对鬼夫妻,何必要被活人赶走呢? 啊,难道应该被赶走的,就是我和苏青桐吗? 倒也不是,其实啊,家洛,我并不觉得,人和鬼不能共处于一室——我说,世界上的鬼魂,其实从来不会害人,分尸的也好,奸杀的也好,连环变态杀人的也好,从来都是活人犯的案子,干鬼魂何时? 而我,也想了起来,几年前,在我的微博上留言的那对读者情侣,似乎就叫余一通与李元子。 我打开自己的微博搜索,果然找到那段留言—— “我爱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是畜?是妖?我爱你,爱你到死,爱到你死,爱到我死,爱到所有人死光光,我依然爱你。” 丧心病狂的誓言啊! 既如此,纵做鬼魂,亦断然不会分离。 我留给费家洛的只有四个字:顺其自然。 这天晚上,更糟糕的事情来了——苏青桐发现自己怀孕了。 费家洛脑袋发晕,他从没想过做爸爸,以为生孩子还很遥远,尤其是在他俩裸婚,完全没有父母资助的时刻。 当晚,余一通与李元子的鬼魂,依然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的中间。当他翻个身想要抱住老婆,摸到的却是枪毙鬼裸露的天灵盖。再翻个身又想要抱老婆,抓住的却是被分尸的李元子的二十根手指头。 没过几天,费家洛陪苏青桐去第一妇婴保健院做检查,确认了怀孕这件事,而且从时间上来分析,极有可能就是在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小夫妻搬进凶宅的那晚怀上的。 苏青桐忽然想到——李元子的鬼魂不是说过,自己被杀的那晚前夕,曾经查出刚刚怀孕吗?也就是说,她是带着鬼胎一起死的。 那么,这个鬼胎,是不是到了苏青桐的肚子里? 她恐惧地扑在费家洛的怀里:我们要不要把孩子打掉呢? 不,就算是鬼胎,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又是头胎。老人们都说,头胎好啊,要是头胎被打掉,二胎恐怕也危险。 对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是陈家洛的后代。他们家族是七代单传,怎能说打就打掉啊?这么做,对得起红花会的十四位大当家吗?对得起霍青桐与香香公主的痴情吗?对得起陈家洛亲兄弟乾隆皇帝吗?对得起内地与回疆的父老乡亲吗? 回到家里,两人闷闷不乐,就算家里有一对鬼夫妻,也不能占据中心话题了。 忽然,苏青桐的身后多出一只女鬼,李元子白衣飘飘而来道:青桐妹妹啊,你不必烦忧,你腹中的孩子,自是费家洛弟弟的骨肉。我这双鬼眼,胜似B超,早已看出,这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我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这男孩,将来必定会成就大事业,以我作为鬼魂修炼三年来看,不会有错的。 苏青桐拍拍自己小腹,弱弱地说,切,难道要这孩子来复兴红花会吗? 女鬼嫣然一笑,饶是风情万种:妹妹别怕,姐姐我生前,是在母婴用品网站上班的,知道一些怀孕与育儿知识,我会保你这孩子健康平安诞下。 真的么? 我们夫妻作证,岂能食言?李元子的身后,余一通也冒了出来。 可是,你俩原本答应相会后就消失,可还是赖着不走。 对不起,阴间不要我们这对夫妻,阳间也不肯让我们去投胎,说是我俩与活人沟通,泄露了天机,罪不可恕,责罚我们永世做孤魂野鬼啊。 啊,看来,还是我们害了你俩? 费家洛早已把这段对话听在耳中,他抓着苏青桐的手说,老婆,别害怕,我们就当养两只宠物,养两只猛鬼在家,不也很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门都没了,你受苦了。 接着,响起一对男女的哭声。 哎,没办法,枪毙嘛,子弹从这打进去的,这回不用化妆,就可以参加万圣节聚会了。 李元子苦笑一声,老公,你过去,可没有这么幽默啊。 对不起,元子,我错了,我也很想回来,跟你说一声,抱歉。 哎呀,我的宝贝老公啊,三年来,我始终游荡在我们家里,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这房子。我在想,其实,错的是我。我不该总是骂你,不该逼你去市中心买房子,什么城里的月光啊,其实,跟我的老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对我而言,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你了。 余一通的平心静气地回答,老婆,是我没有能力,没办法赚更多的钱,要是我能早些买好中意的房子,也不至于如此啊。当然,千错万错,我更不能打老婆。这三年来,我两年在监狱,两年在坟墓,总算是想透了——老婆啊,是要用来烘,用来疼的,就算是老婆骂你几句,就当是在夸你。因为,她是喜欢你的啊,否则干嘛还要恨铁不成钢呢? 然后,李元子似乎是嚎陶大哭了,想必是鬼夫妻拥抱在一起。个中滋味,难以言尽。 鬼妻子还说了一桩秘密,三年前自己遇害前夕,她发现自己刚刚怀孕。但是,原本说好在搬回市中心前是不要孩子的,她暂时没有这个消息告诉老公。但她已经决定,等到几天后老公的生日再行公布,给全家人一个惊喜...... 果然是惨啊,午夜分尸的时候,老公并不知道,老婆肚中还有他的骨肉。 可是,李元子早已完全原谅了余一通——老公,我们简直比牛郎织女还苦啊,人家每年七夕还能鹊桥会,我们小夫妻三年才能见一面。 好啊,老婆,现在我们重逢了,就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到这里,卫生间里的声音,渐渐平息了。 这一晚,费家洛与苏青桐躺在床上,终于没有再感觉到鬼婚的气息,家里的摄像头显示,也没有一个女鬼睡在中间了。 早上打开卫生间,费家洛取出骨灰盒,跪在地上千恩万谢。 然后,他把骨灰盒送回余一通父母家里,并且撤回了打官司的诉讼,小夫妻将继续住在这套房子里。 当天晚上,苏青桐幸福地纠缠着老公,热烈庆祝终于送走了女鬼,费家洛却有些心不在焉。 后半夜,他又睡不着了。 醒来以后,总觉得各种异样,重新打开电脑里的摄像头,却吓得他魂飞魄散——凌晨三点,从马桶里爬出来一男一女,赫然正是李元子与余一通,这对鬼夫妻拥抱着走进卧室,坦然地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中间,幸福地相拥而眠。 我靠!三缺一终于补齐,床上的两对夫妻可以打麻将了!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吧,但费家洛感觉快要窒息了。 上班的时候,他又找来我分享他的苦难。 我明白了,当死刑犯丈夫被召唤回家,夫妻团聚之后自然就不肯走了,那套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啊,卖房子的又不是这对鬼夫妻,何必要被活人赶走呢? 啊,难道应该被赶走的,就是我和苏青桐吗? 倒也不是,其实啊,家洛,我并不觉得,人和鬼不能共处于一室——我说,世界上的鬼魂,其实从来不会害人,分尸的也好,奸杀的也好,连环变态杀人的也好,从来都是活人犯的案子,干鬼魂何时? 而我,也想了起来,几年前,在我的微博上留言的那对读者情侣,似乎就叫余一通与李元子。 我打开自己的微博搜索,果然找到那段留言—— “我爱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是畜?是妖?我爱你,爱你到死,爱到你死,爱到我死,爱到所有人死光光,我依然爱你。” 丧心病狂的誓言啊! 既如此,纵做鬼魂,亦断然不会分离。 我留给费家洛的只有四个字:顺其自然。 这天晚上,更糟糕的事情来了——苏青桐发现自己怀孕了。 费家洛脑袋发晕,他从没想过做爸爸,以为生孩子还很遥远,尤其是在他俩裸婚,完全没有父母资助的时刻。 当晚,余一通与李元子的鬼魂,依然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的中间。当他翻个身想要抱住老婆,摸到的却是枪毙鬼裸露的天灵盖。再翻个身又想要抱老婆,抓住的却是被分尸的李元子的二十根手指头。 没过几天,费家洛陪苏青桐去第一妇婴保健院做检查,确认了怀孕这件事,而且从时间上来分析,极有可能就是在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小夫妻搬进凶宅的那晚怀上的。 苏青桐忽然想到——李元子的鬼魂不是说过,自己被杀的那晚前夕,曾经查出刚刚怀孕吗?也就是说,她是带着鬼胎一起死的。 那么,这个鬼胎,是不是到了苏青桐的肚子里? 她恐惧地扑在费家洛的怀里:我们要不要把孩子打掉呢? 不,就算是鬼胎,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又是头胎。老人们都说,头胎好啊,要是头胎被打掉,二胎恐怕也危险。 对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是陈家洛的后代。他们家族是七代单传,怎能说打就打掉啊?这么做,对得起红花会的十四位大当家吗?对得起霍青桐与香香公主的痴情吗?对得起陈家洛亲兄弟乾隆皇帝吗?对得起内地与回疆的父老乡亲吗? 回到家里,两人闷闷不乐,就算家里有一对鬼夫妻,也不能占据中心话题了。 忽然,苏青桐的身后多出一只女鬼,李元子白衣飘飘而来道:青桐妹妹啊,你不必烦忧,你腹中的孩子,自是费家洛弟弟的骨肉。我这双鬼眼,胜似B超,早已看出,这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我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这男孩,将来必定会成就大事业,以我作为鬼魂修炼三年来看,不会有错的。 苏青桐拍拍自己小腹,弱弱地说,切,难道要这孩子来复兴红花会吗? 女鬼嫣然一笑,饶是风情万种:妹妹别怕,姐姐我生前,是在母婴用品网站上班的,知道一些怀孕与育儿知识,我会保你这孩子健康平安诞下。 真的么? 我们夫妻作证,岂能食言?李元子的身后,余一通也冒了出来。 可是,你俩原本答应相会后就消失,可还是赖着不走。 对不起,阴间不要我们这对夫妻,阳间也不肯让我们去投胎,说是我俩与活人沟通,泄露了天机,罪不可恕,责罚我们永世做孤魂野鬼啊。 啊,看来,还是我们害了你俩? 费家洛早已把这段对话听在耳中,他抓着苏青桐的手说,老婆,别害怕,我们就当养两只宠物,养两只猛鬼在家,不也很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我们先找到了被害人李元子的父母。 这对可怜的老人,先向费家洛道歉隐瞒了凶案真相,但想退款的话——做梦。 其实,我也不奢望能退款,只是希望老人们配合一下,能否提供关于他们女儿更多的线索?比如李元子跟余一通这对小夫妻的关系?凶案发生的真正原因? 踌躇许久,李元子的爸爸,将我们引入女儿出嫁前的闺房,竟还保持原来的模样,无论她婚后还是死后,父母都没有动过。 墙上挂着一张醒目的海报,那是许美静的照片,旁边印着一行字——城里的月光。 爸爸说,这是女儿生前最爱听的一首歌。 李元子从小住在市中心,十年前老房子拆迁,被赶到了遥远的浦东外高桥。但是,李元子一直渴望能搬回去,但是父母没有能力,只能指望她等到结婚,找个好人家买套市中心的房子,也算是了却心愿。 于是,李元子嫁给了余一通。 余一通是张江IT男,难得是个上海小伙子。他与李元子的相识,因为都爱看同一位作家的小说。可惜他没有自家房子,跟父母挤在老公房里。上班几年,也有了一些积蓄,本想在中环线附近买套房子,没想到正好碰上房价狂涨,仅仅因为看房耽误了一个月,手里的预算就完全不够用了。 最后,有人介绍了外环线的这个一手房小区。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房型很好,价格也不贵,每平方才一万五,总共75万就能搞定。 他答应即将领证的女朋友,再过两年收入上去了,肯定会换套房子去市中心,那么结婚的新房就暂时这里过渡一下吧。 李元子,虽然有些不开心,但现实如此,也无可奈何。 何况,她是真心喜欢余一通的。 结婚很顺利,新人很幸福,双方的父母,相处得也算融洽,毕竟是小夫妻单独居住,也不存在什么婆婆媳妇的矛盾。 但是,新婚后的李元子,每晚都在渴望——城里的月光。 她厌恶城外的月光,虽然交通也还方便,但是上海的地铁图,就像只巨大的蜘蛛。这座几千万人口的魔都里,许多买不起市中心房子的小夫妻,被迫要远离蜘蛛的心脏,搬到漫长的蜘蛛触脚的最末段。每天清晨辛苦地上班,沿着蜘蛛网向市中心爬去,路上要经历各种拥挤,女生被痴汉骚扰,男生防备扒手摸皮夹子。下班后,又要告别市中心的繁华,落寞地回到几年前还是农田的新小区,听着清冷的郊外上空的风,仰望似乎并不怎么圆的月亮。 许多人都相信,只有城里的月光,才能把梦照亮。 听着听着,费家洛的眼圈发红,蓦地想起,苏青桐也有过差不多相同的抱怨。 凶案的发生,就与此有关——小夫妻新婚后,李元子总是催促余一通在市中心置换一套房子,否则就坚决不要孩子,她不想让孩子生在这城外的小房子里。余一通也很努力地挣钱,到处看有没有合适的房源,但是他挣钱的速度,永远及不上房价的上涨。李元子却误会老公不够努力,或者说还不够爱她。于是,两个人总是吵架,搞得整栋楼鸡犬不宁。 三年前,阴历七月半,中节鬼节的晚上。余一通坦白说,以他们目前的收入,要置换一套市中心的房子,不可能。他希望妻子忍耐几年,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李元子觉得那是借口,又把丈夫骂得狗血喷头。几天前,她刚参观过新婚女同事的新房,静安区单价五万元的房子,那是个羡慕嫉妒恨啊。女人的小心理,全都涌上心头,简直恨铁不成刚。 余一通,毕竟也是男人,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虽然平时上海男人好脾气,但日积月累的愤懑,终究没忍住。肾上腺素作用下,他狂吼起来,把妻子拽到卫生间,砸到冲淋房的玻璃上。 没想到,整面山寨货的钢化玻璃破碎,划破李元子的颈动脉。 一分钟内,他的新婚妻子死了。等到余一通清醒回来,鲜血如河流布满整个屋子。他追悔莫及,这完全是个意外,过失致人死亡。如果,当时他去公安局自首,或许就能逃过一死,判个死缓,甚至无期。 但,他愚蠢地选择了分尸,一边还哼着妻子最喜欢的《城里的月光》。 他觉得自己还年轻,不想就这么被毁掉,心存侥幸可以骗过警察。而且,他觉得碎尸了的话,他就可以永远和心爱的妻子生活在一起了。 余一通并不是个太会说谎的人,很快怀疑焦点就到了他身上。经过搜查,水落石出,他全部认罪交代。 因为,分尸的情节太过凶残,经过两年的审判与上诉,包括精神病鉴定,他还是被最高法院核准执行了死刑。 而死刑犯被处决后,尸体要被立即火化,骨灰会转交给家属。 我告诉费家洛,要召唤回余一通的鬼魂,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他的骨灰。 不久,我们来到余一通的父母家里,祈求他们把被枪毙的儿子的骨灰借给我们用两天,作为费家洛不再跟他们打官司退款的条件。 刚开始,我们被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老两口赶出来了。 但是,在费家洛真诚地说明了来意之后,他们同意了这个请求。 在两位老人的陪同下,我们去了郊区的公墓,从地下挖出了余一通的骨灰盒。 费家洛抱着自己房子的前任主人的骨灰,感觉分量很轻,大概是子弹掀飞了天灵盖的缘故。 这天夜里,费家洛与苏青桐,紧张地蹲在卫生间。他们请出余一通的骨灰盒,放在淋浴房与马桶之间,这就是三年前发生凶案的位置。 然后,小夫妻退到走廊,关紧卫生间的门,两人靠在墙上,互相拥抱,抵御满屋子的阴冷鬼气。 等待许久,不知道枪毙鬼的灵魂回家了没有?更不知道碎尸鬼的愿望满足了吗? 苏青桐突然想起什么,嘴里伊伊呀呀地唱道—— “每颗心上某一个地方 总有个记忆挥不散 每个深夜某一个地方 总有着最深的思量 世间万千的变幻 爱把有情的人分两端 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 那怕不能够朝夕相伴。。。。。。” 这歌声幽幽,伴窗外月光,穿透整个家。突然,费家洛有种可怕的错觉——亲爱的老婆是不是被灵魂附体了? 卫生间的房门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元子,老婆啊,我是一通啊,你还认得我吗? 鬼魂终于召来了! 费家洛与苏青桐都哑口无言,藏在卫生间的房门外面,偷听里面那对鬼夫妻的重逢。 门里响起李元子的声音,老公,你怎么变得——哎牙,脑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门都没了,你受苦了。 接着,响起一对男女的哭声。 哎,没办法,枪毙嘛,子弹从这打进去的,这回不用化妆,就可以参加万圣节聚会了。 李元子苦笑一声,老公,你过去,可没有这么幽默啊。 对不起,元子,我错了,我也很想回来,跟你说一声,抱歉。 哎呀,我的宝贝老公啊,三年来,我始终游荡在我们家里,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这房子。我在想,其实,错的是我。我不该总是骂你,不该逼你去市中心买房子,什么城里的月光啊,其实,跟我的老公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对我而言,世上最重要的,就是你了。 余一通的平心静气地回答,老婆,是我没有能力,没办法赚更多的钱,要是我能早些买好中意的房子,也不至于如此啊。当然,千错万错,我更不能打老婆。这三年来,我两年在监狱,两年在坟墓,总算是想透了——老婆啊,是要用来烘,用来疼的,就算是老婆骂你几句,就当是在夸你。因为,她是喜欢你的啊,否则干嘛还要恨铁不成钢呢? 然后,李元子似乎是嚎陶大哭了,想必是鬼夫妻拥抱在一起。个中滋味,难以言尽。 鬼妻子还说了一桩秘密,三年前自己遇害前夕,她发现自己刚刚怀孕。但是,原本说好在搬回市中心前是不要孩子的,她暂时没有这个消息告诉老公。但她已经决定,等到几天后老公的生日再行公布,给全家人一个惊喜...... 果然是惨啊,午夜分尸的时候,老公并不知道,老婆肚中还有他的骨肉。 可是,李元子早已完全原谅了余一通——老公,我们简直比牛郎织女还苦啊,人家每年七夕还能鹊桥会,我们小夫妻三年才能见一面。 好啊,老婆,现在我们重逢了,就永远都不要再分开! 到这里,卫生间里的声音,渐渐平息了。 这一晚,费家洛与苏青桐躺在床上,终于没有再感觉到鬼婚的气息,家里的摄像头显示,也没有一个女鬼睡在中间了。 早上打开卫生间,费家洛取出骨灰盒,跪在地上千恩万谢。 然后,他把骨灰盒送回余一通父母家里,并且撤回了打官司的诉讼,小夫妻将继续住在这套房子里。 当天晚上,苏青桐幸福地纠缠着老公,热烈庆祝终于送走了女鬼,费家洛却有些心不在焉。 后半夜,他又睡不着了。 醒来以后,总觉得各种异样,重新打开电脑里的摄像头,却吓得他魂飞魄散——凌晨三点,从马桶里爬出来一男一女,赫然正是李元子与余一通,这对鬼夫妻拥抱着走进卧室,坦然地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中间,幸福地相拥而眠。 我靠!三缺一终于补齐,床上的两对夫妻可以打麻将了!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吧,但费家洛感觉快要窒息了。 上班的时候,他又找来我分享他的苦难。 我明白了,当死刑犯丈夫被召唤回家,夫妻团聚之后自然就不肯走了,那套房子本来就是他们的家啊,卖房子的又不是这对鬼夫妻,何必要被活人赶走呢? 啊,难道应该被赶走的,就是我和苏青桐吗? 倒也不是,其实啊,家洛,我并不觉得,人和鬼不能共处于一室——我说,世界上的鬼魂,其实从来不会害人,分尸的也好,奸杀的也好,连环变态杀人的也好,从来都是活人犯的案子,干鬼魂何时? 而我,也想了起来,几年前,在我的微博上留言的那对读者情侣,似乎就叫余一通与李元子。 我打开自己的微博搜索,果然找到那段留言—— “我爱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是畜?是妖?我爱你,爱你到死,爱到你死,爱到我死,爱到所有人死光光,我依然爱你。” 丧心病狂的誓言啊! 既如此,纵做鬼魂,亦断然不会分离。 我留给费家洛的只有四个字:顺其自然。 这天晚上,更糟糕的事情来了——苏青桐发现自己怀孕了。 费家洛脑袋发晕,他从没想过做爸爸,以为生孩子还很遥远,尤其是在他俩裸婚,完全没有父母资助的时刻。 当晚,余一通与李元子的鬼魂,依然睡在费家洛与苏青桐的中间。当他翻个身想要抱住老婆,摸到的却是枪毙鬼裸露的天灵盖。再翻个身又想要抱老婆,抓住的却是被分尸的李元子的二十根手指头。 没过几天,费家洛陪苏青桐去第一妇婴保健院做检查,确认了怀孕这件事,而且从时间上来分析,极有可能就是在阴历七月十五,也就是小夫妻搬进凶宅的那晚怀上的。 苏青桐忽然想到——李元子的鬼魂不是说过,自己被杀的那晚前夕,曾经查出刚刚怀孕吗?也就是说,她是带着鬼胎一起死的。 那么,这个鬼胎,是不是到了苏青桐的肚子里? 她恐惧地扑在费家洛的怀里:我们要不要把孩子打掉呢? 不,就算是鬼胎,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又是头胎。老人们都说,头胎好啊,要是头胎被打掉,二胎恐怕也危险。 对了,这个未出生的孩子,也是陈家洛的后代。他们家族是七代单传,怎能说打就打掉啊?这么做,对得起红花会的十四位大当家吗?对得起霍青桐与香香公主的痴情吗?对得起陈家洛亲兄弟乾隆皇帝吗?对得起内地与回疆的父老乡亲吗? 回到家里,两人闷闷不乐,就算家里有一对鬼夫妻,也不能占据中心话题了。 忽然,苏青桐的身后多出一只女鬼,李元子白衣飘飘而来道:青桐妹妹啊,你不必烦忧,你腹中的孩子,自是费家洛弟弟的骨肉。我这双鬼眼,胜似B超,早已看出,这是个如假包换的男孩。我并不是重男轻女,只是这男孩,将来必定会成就大事业,以我作为鬼魂修炼三年来看,不会有错的。 苏青桐拍拍自己小腹,弱弱地说,切,难道要这孩子来复兴红花会吗? 女鬼嫣然一笑,饶是风情万种:妹妹别怕,姐姐我生前,是在母婴用品网站上班的,知道一些怀孕与育儿知识,我会保你这孩子健康平安诞下。 真的么? 我们夫妻作证,岂能食言?李元子的身后,余一通也冒了出来。 可是,你俩原本答应相会后就消失,可还是赖着不走。 对不起,阴间不要我们这对夫妻,阳间也不肯让我们去投胎,说是我俩与活人沟通,泄露了天机,罪不可恕,责罚我们永世做孤魂野鬼啊。 啊,看来,还是我们害了你俩? 费家洛早已把这段对话听在耳中,他抓着苏青桐的手说,老婆,别害怕,我们就当养两只宠物,养两只猛鬼在家,不也很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有乐趣吗? 你是被蔡骏洗脑了吧? 不,是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一切,让我改变了想法,相信我,没错的。 九个月后,今年春天,苏青桐顺利产下了一个男孩,费家洛给儿子取名为费复明,以纪念红花会的反清复明志士们。 而他家里养的两只鬼,则承担起了月嫂的角色,帮着对小夫妻来带孩子。要知道如今请个月嫂,起码也得几万块吧,一下子节省了大笔开销呢。当月嫂最辛苦就是晚上带孩子,几乎整夜不能睡觉,鬼魂恰在夜间活动,这个生物钟太适合带小孩了。再加上李元子的专业育儿知识,用科学方法加上灵异手段,双管齐下,如有神效啊。 宝宝也是天资聪颖,根本就不怕鬼,反而被鬼哄得服服帖帖。定时喂奶,更换尿布,洗澡睡觉,安排得井井有条。宝宝在鬼夫妻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出四个月,苏青桐已能放心地去上班了。 有时候,费家洛与苏青桐去超市购物,大包小包提不动,余一通和李元子也会来帮忙。只要是在黑夜里活动,他们都不会有问题的。鬼魂的力道大得不可想象,手指头动动就把几百斤提回家了。 家里有两只鬼,费家洛就能经常向它们讨教死后的世界。因此,他在悬疑世界杂志上撰写的灵异专栏,也得到了无数人的追看,多赚了不少稿费呢。 苏青桐的广告公司经常加班,作为年轻妈妈,她有权早回家,但为了多赚些业绩,她还是会留到半夜。从地铁站到家的这条路上,晚上常有强盗出没,每逢此时,李元子就会飘出来接苏青桐回家。有一回,果然碰到强盗,还是个劫财劫色的大盗,看她独自一人就要撒野。这时李元子显形,变成被分尸的血肉,啪地一下砸在强盗脸上,吓得那家伙精神错乱地逃跑了。 嘿嘿,费家洛与苏青桐的故事还在继续,只是从不邀请朋友去家里作客,大概是怕那两只鬼吓到别人。 据我所知,这一家五口——三个活人,两只鬼,仍然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晚都像万圣节PARTY,其乐融融,好有爱啊。 中秋夜。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全家人吃完月饼,亡灵夫妇也品尝了气味。待到费家洛、苏青桐与宝宝睡下,李元子却是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回想前生往事,倍感蛋蛋忧桑。窗边的她,垂下幽魂长发,仰望城外的月光,回忆城里的月光,这才明白,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一样的月光 一样地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地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地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什么时候蛙鸣蝉声都成了记忆 什么时候家乡变得如此地拥挤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高楼大厦 到处耸立 七彩霓虹

把夜空染得如此地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苏芮《一样的月光》作词:吴念真、罗大佑、作曲:李寿全

蔡骏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初稿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